勇渡「白河之關」的仙台育英,開啟日本東北棒球下一個百年 | 鄭仲嵐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中國禁台灣農漁產:可以用國際法制裁中共的經濟脅迫嗎?

勇渡「白河之關」的仙台育英,開啟日本東北棒球下一個百年

仙台育英為東北地區奪得首座夏季甲子園冠軍。 圖/法新社
仙台育英為東北地區奪得首座夏季甲子園冠軍。 圖/法新社

冠軍旗橫渡白河之關

2022年8月23日,日本東北宮城縣的仙台車站前,被當地五百多位熱情市民擠得水泄不通,大家都在引頸期盼夏季甲子園冠軍仙台育英的榮光歸來。等到仙台育英隊長佐藤悠斗手持冠軍獎牌,與深紅的冠軍旗一齊出現在剪票口時,「恭喜!」之聲不絕於耳,歡呼聲浪響徹雲霄。

此時此刻,冠軍的深紅大旗,正式跨越「白河之關」,來到東北的「杜之都」仙台。就在2022年,仙台育英以8比1擊敗山口縣的下關國際,奪下首個殊榮。

「白河之關」是源自日本關東進入東北地區的隘口,古時候奈良時代到平安時代間,在當時的古奧州地區設立勿來(現福島縣磐城市)、念珠(現山形縣鶴岡市)與白河(現福島縣白河市)關,對往來的人與物資進行盤查。

在仙台育英之前,回顧夏季甲子園超過百年的歷史,未曾有來自東北的高中拿下冠軍,因此也被日本媒體稱為「冠軍旗越不了白河之關」。不過,仙台育英打破了這項魔咒。拿下冠軍後,他們特別選擇搭乘新幹線,希望經由陸路回到家鄉,列車並在23日下午2點19分通過新白河站。

「其實咻得一聲就過去了,但就有『從這起就是東北了呢』的感覺,能搭新幹線回去真是太棒了」。回憶這段的是39歲的總教練須江航,接任球隊四年以來,已經讓這隻球隊脫胎換骨,走出陰影,並拿下校史的首冠。

第13次挑戰終登頂

1915年夏天,首屆夏季甲子園在當時的朝日新聞社長村山龍平開球下正式開幕。當年甲子園球場尚未蓋好,大阪的豐中棒球場聚集各地共十所棒球強校。來自秋田縣的秋田中學,一路打到最後一戰,卻在延長13局失誤的下,讓壘上跑者跑回來得分,以1:2飲恨。東北地區高校的命運多舛,似乎就此展開。

東北地區高校第1屆失利後,要等到1969年的第51屆,來自青森縣的三澤高校才又打入冠軍戰,對上愛媛縣的名校松山商。結果這場比賽依舊難分難解,一路打到18局還是0:0後,最後隔天再度比賽。連兩天先發的三澤王牌太田幸司氣力放盡,最後三澤以2:4落敗。

緊接著兩年後的1971年,福島縣的磐城高校再度殺入決賽,對上名門桐蔭學園。怎奈磐城打線無法護援,先發的田村隆壽全場僅失一分,最後就以0:1一分之差被氣走。

隨後則是過了18年,到了1989年時,仙台育英高校首次進入決賽,決賽時卻輸給擁有吉岡雄二(前近鐵)的帝京高校。隨後仙台育英又過了26年,才在2015年再度夏甲決賽,仍是輸給擁有優秀投手的東海大相模。

另一方面,2003年時,宮城縣的東北高校也殺進決賽過,當時的東北的先發正是活躍於美國大聯盟的達比修有,但仍是敗給常總學院。此外,青森縣的光星學院也在2011年、2012年連續兩年殺進決賽,但都分別輸給日大三高校與大阪桐蔭高校。

直到2018年,秋田的金足農高校因為先發投手吉田輝星的風采,在日本造成一股旋風。大家一度認為當年第100屆,對秋田來說不僅可以雪第1屆飲恨的過去,還能讓東北地區球隊登上頂點。

然而,現實並未如願,金足農被優秀地大阪桐蔭以2:13的大比分橫掃,優勝錦旗在當年仍未能跨越「白河之關」。

而就在2018當年,仙台育英總教練須江航也立下了「1000日奪下全國冠軍」之夢。

秋田的金足農高校因為先發投手吉田輝星的風采,在日本造成一股旋風。 圖/美聯社
秋田的金足農高校因為先發投手吉田輝星的風采,在日本造成一股旋風。 圖/美聯社

教頭的千日奪冠計畫

須江航在34歲的2018年1月接任仙台育英總教練。仙台育英在前一年剛歷經隊員抽菸喝酒、被禁賽等醜聞,倉皇更換總教練後,有點積弱不振。不過隊形體質仍不壞,在2018年重整待發後,回到夏季甲子園賽場。不過在首戰,仙台育英就以0:9慘敗浦和學院。

巧合地是,須江航正好來自埼玉縣,首戰居然被家鄉球隊橫掃,讓他備感失落。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他居然說出「我要制定1000日以內稱霸全國的計畫,明天開始練習」一話,讓媒體一時摸不著頭緒。

須江原先跟很多棒球菁英一樣,都是高中負笈東北仙台育英的「棒球留學生」,在當年東北棒球人才比較稀疏的90年代末、2000年初期,是很常見的現象。不過須江航棒球技巧普通,高二起就轉任球隊經理,高三時變成隨隊紀錄員,並未有上場紀錄。

在青森當地上了大學後,須江轉任學生棒球教練,漸漸對成為指導者燃起興趣。畢業後留在當地國中帶球隊,隨後經介紹來到仙台育英帶隊。「東北人對於『東北是一體』的想法相當濃烈。這讓來自埼玉的我感觸良多」。

不過,善用統計數據的須江,也在這一屆的大會中,讓選手能夠各自分工、充分發揮。可用的5名投手中,都能投出超過140公里的速球,18名球員中,有16名是來自東北各縣市的精英。過往的「棒球留學」,在這15年出現大幅轉變。

獲勝後仙台育英球員將教練須江航舉起慶祝。 圖/取自スポーツ報知推特
獲勝後仙台育英球員將教練須江航舉起慶祝。 圖/取自スポーツ報知推特

白河之關也如釋重負

就在奪下冠軍後,「優勝旗過白河之關」在網路上也成了流行語。特別是以前「不過白河之關」這種說法傳了許久後,也確實讓白河當地鄉親莫名開始感受壓力。在決賽當天,有八十多位白河市居民聚集在「白河之關遺跡」前看球,目睹冠軍的誕生。

有的白河市民打趣說:「如果是聖光學院(福島縣代表)就更好了,但仙台育英也很棒」,也有71歲的當地市民,還記得1971年磐城高校的決賽情景。對於白河市民來說,終於能迎接冠軍到來,似乎比其他東北地區的人都還高興。

事實上,離新幹線新白河站開車約三十分鐘的白河之關遺跡,以及白河神社等,在甲子園比賽後反而成為知名景點,許多人紛紛來此求籤,想要討個吉利。

不過真要說,其實在2004年跟2005年,來自南北海道、擁有名投田中將大的駒大苫小牧高校連續兩屆拿下夏甲冠軍後,就被廣義地認為跨過「白河之關」。只是後來多數人普遍認為北海道不算歷史上的東北地區,以及球隊是搭飛機回去北海道等,最終改成「越過津輕海峽」。

來自南北海道,目前效力於東北樂天金鷲的田中將大,高中時曾連續兩屆拿下夏甲冠軍。 圖/美聯社
來自南北海道,目前效力於東北樂天金鷲的田中將大,高中時曾連續兩屆拿下夏甲冠軍。 圖/美聯社

百年以來,東北地區已經從當初被認為是棒球的不毛之地,到後來出現菊池雄星、大谷翔平與佐佐木朗希等,現在已經是棒球人才豐饒之地。2005年起職棒球隊樂天金鷲也在此落腳,如今仙台育英也拿下冠軍,耕耘多年已然有成。

但總教練須江航仍不因此自滿,回到仙台後他說「日本第一已經過去了,優勝旗總是要歸還的,但是為了下次能再抓住它,我們的信念只會更強」。9月3日的秋季縣大會正式開始,仙台育英又回歸練球日常。當初立下千日奪冠誓言,雖然須江多花了471天,到也是個言出必行的男人。

夏季甲子園的第104屆之後,東北球隊越過白河之關,下一個百年開始,東北地區也將成為另一個棒球資源肥沃之地。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