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三個《大都會》:手塚治虫後悔創造了原子小金剛?

邪魔歪道?讓一棒 vs. 開強振…日職「指定打擊」的辯證

2020年的日本一冠軍戰,軟銀以4比1擊敗巨人隊。 圖/路透社
2020年的日本一冠軍戰,軟銀以4比1擊敗巨人隊。 圖/路透社

日本職棒在2020年球季結束後,中央聯盟「是否該採指定打擊(DH)」再成熱議話題。為此,讀賣巨人隊的球團代表山口壽一具名發文,並列舉三點指出,取消投手打擊改採用指定打擊將保護投手不受傷、給予野手更多出賽機會,與避免投手在打擊區練習揮棒的負擔等。

不過該項聲明在12月14日提出,經過一夜討論下,中央聯盟六隊還是以兩票贊成、四票反對,決議2021年持續維持投手打擊。其中只有阪神虎隊球團副社長谷本修出面表示:「現階段下個賽季會放棄(採用指定打擊),但央聯如何變強是永遠需要考慮的課題,需要統整方案。」

16日,同是讀賣巨人隊的選手會長炭谷銀仁朗也在接受《日刊體育》訪問時,表達央聯應該採用指定打擊的想法。炭谷還在12月初針對部分央聯選手作民意調查,顯示不少央聯球員支持採用,也認為此舉可望減輕投手負擔。

回顧2020年的日本一冠軍戰,軟體銀行老戲碼重演,連四戰橫掃讀賣巨人隊高舉冠軍金杯,除讓巨人隊沒面子外,「洋高央低」的說法更被擴大成兩聯盟問題。原先在2020央聯順風順水大幅領先的巨人,沒想到在冠軍戰還是被剃頭,連帶讓央聯面子掛不住。

2019年當時,巨人就被軟銀在冠軍戰中四連戰橫掃,2020年為了拉近差距,11月18日時巨人就率先提出「因應新型冠狀病毒,全賽事採指定打擊」的要求避免舊事重演,但仍逃不過遭橫掃命運。事實上,兩個聯盟體質在分別導入指定打擊與否的45年來,已出現若干變遷。

曾經的邪魔歪道

指定打擊的誕生,起源於1972年球季結束的美國大聯盟,當時美聯因為過度「投高打低」,比賽時間變得短促且無趣,12支球團中有9支球團一年觀賽人數不到100萬人,為了增加打擊的強度,奧克蘭運動家隊率先提出此靈感,並在1973年起開始採用。

指定打擊創設後,該想法也在同一年流傳到日本職棒,不過對指定打擊有興趣的不是洋聯,而是央聯。原因是當時「巨人先生」長嶋茂雄已在思考退休,巨人隊為了挽留長嶋,一度認為採用指定打擊的話,不失為一個延緩他退休的方案。

不過巨人隊提出這個建議後,卻被當時總教練川上哲治極力反對,川上並稱指定打擊是「邪魔歪道」,破壞了棒球既有的公平。最後央聯就在巨人為主的輿論壓力下放棄採用指定打擊,而長嶋也在1974年退休。

當時活躍在洋聯南海鷹隊的已故名捕手野村克也,晚年出書時也指出,當他聽到「指定打擊」這個詞時,直覺得很奇怪「棒球不就是球場上九個人一隊的運動嗎?」指定打擊有如「外來的第十人」,讓很多選手不能適應。

就如同現在的投手故意四壞球採直接上壘、或採用錄影重播輔助判決等,或多或少都會招來一些正反聲浪,指定打擊當年亦是如此。這樣的狀況到了1975年時,因為一名「代打之星」的出現,讓洋聯開始出現變革。

今年在央聯順風順水大幅領先的巨人,沒想到在冠軍戰還是被剃頭。 圖/美聯社
今年在央聯順風順水大幅領先的巨人,沒想到在冠軍戰還是被剃頭。 圖/美聯社

日本版「恐怖份子」

台灣中華職棒昔日有代打出名的恐怖份子陳政賢,日本職棒在1970年代則早已有綽號「世界代打男」的前阪急勇士(現歐力士猛牛)球員高井保弘。高井在60年代原先為拿下多次打擊王、全壘打王與打點王的明星球員,不過在進入70年後打擊能力明顯下滑,變化球掌握不好,守備能力也不佳,最後被冰在一軍板凳。

高井在場邊觀戰之餘,開始研究各家投手的習性,結果意外開啟他對投手的解讀能力,甚至可以模仿各投手的投球習慣。高井後來多半以代打出場,結果代打成績意外地好,在1974年球季創下單季6發代打全壘打的紀錄。高井擊出代打再見全壘打後,會在行經一壘時手指隊友豪氣大喊「都到本壘準備迎接我回來!」成為棒球界傳說。

高井的高超代打能力,也讓記者為之驚艷。當時日本《每日新聞》刊登評論,引述美國棒球記者意見表示「這麼好的選手太可惜!日本職棒也應該採用指定打擊才是」。當年洋聯正好碰到人氣下滑、票房低落的難題,因此便順勢而為,在1975年後正式採用指定打擊。高井因此一路代打到1980年退休,最後留下生涯27發代打全壘打的世界紀錄。

不過根據時任日職主席的下田武三的回憶錄指出,當年洋聯採指定打擊前,未跟央聯有任何討論就獨斷下決定,讓央聯覺得被冒犯,長年以來兩聯盟不同調的問題又再一次被點出來,爾後央聯就沒有對指定打擊有近一步討論。1985年的日本一冠軍戰雖然採用過一次全指定打擊,不過在1987年後的冠軍戰,就變成以隊伍主場來決定是否採用指定打擊。

讀賣巨人隊看板球星坂本勇人。 圖/美聯社
讀賣巨人隊看板球星坂本勇人。 圖/美聯社

堂堂正正「第十人」

有趣的是,就在45年後,當年閉口不談指定打擊的讀賣巨人隊,反而搖身一變成為指定打擊制的擁護者。就數據來看,2020年央聯六隊24003打數中,敲出6095隻安打與674發全壘打,2839打點與平均0.254打擊率。洋聯則是23560打數中敲出5797隻安打與614發全壘打,打點2822與0.246打擊率。除全壘打外,其實整體差距不會到太大,但仍可隱約看出,洋聯投手壓制力確實較好。

當年在洋聯實施指定打擊後,投手完投率變高,並進一步使投手在比賽的分工更為細膩,單局投手、一人打者投手、因應不同狀況的投手開始應運而生。更明顯變化的是,洋將可以專心在指定打擊上,不用分神在其他守備位置。在重視投手數據的2010年代,幾乎是洋聯稱霸的年代。隨之而來的變化,是投手可以根據各種狀況調整應對,甚至平常就可以做各種訓練以因應場上情況所需。

在這一次的日本一冠軍戰中,包括從巨人隊轉戰羅德隊的澤村拓一也說「軟銀分工很明確、每名選手都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什麼」,當然這種「體質」上的轉變已經不只是採用指定打擊,而是如打電玩般,在採用該制度後,各種進階項目能力開始被點醒,進而產生根本上的體質變化。

就在45年後,當年被視為「邪魔歪道」、「球場上的外來者」的指定打擊,如今也因為職業運動的分工細緻化,而更加重視場上的「第十人」。投手打擊時「浪費的一打席」,與指定打者的「珍貴的打擊力」差距,讓央聯洋聯的對決意識,數十年來早就已經產生根本性的變化,並在關鍵比賽中展現出差距。

注重數據的現在,過去強打者等於強投手的概念,已然不再適用。在2020年美國大聯盟國家聯盟思考全面指定打擊的同時,為了棒球娛樂的進步,全面採用指定打擊似乎已經勢不可擋。只待相對保守的中央聯盟,能否改善其過往傳統思維,接受這歷史的必然了。

45年後,當年閉口不談指定打擊的讀賣巨人隊,反而搖身一變成為指定打擊制的擁護者。 圖/美聯社
45年後,當年閉口不談指定打擊的讀賣巨人隊,反而搖身一變成為指定打擊制的擁護者。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