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反送中運動陷瓶頸:香港暗夜漫長,黎明何時升起?

831無差別暴打後,香港市民到太子站閘口獻花悼念。 圖/美聯社
831無差別暴打後,香港市民到太子站閘口獻花悼念。 圖/美聯社

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8月31日,防暴警察更在太子地鐵站對市民/示威者進行無差別的拘捕與襲擊,一幕幕暴力執法的畫面,令人觸目驚心。

如有影片顯示,三、四名防暴警察以警棍攻擊一名黑衫青年的頭部,並把他壓制在地。而青年眼睛張開卻失去了知覺,兩名警員見狀緊急停了手,驚慌對望、尋求其他支援。其後防暴警察驅趕在場記者,地鐵內還發生什麼事,已經無人曉得。

翌日太子站仍遭封鎖,網傳防暴打死人了,陸續有市民到地鐵閘口擺放悼念的花朵。但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則強調未有送院者死亡,呼籲市民不要誤信流言。至於鏡頭下失去知覺的男子,其下落至今懸疑。

林鄭月娥錄音外流的含意

日前,一段特首林鄭月娥與商會會面的錄音傳出,內容重點為:第一,她有選擇的話她會辭職;第二,北京沒有計劃出動解放軍;第三,北京沒設10月1日平息事件的底線。隔了一天,她發表電視談話宣布,將動議撤回逃犯條例。

輿論多數認為是林鄭故意流出錄音為自己刷白,然而重點在於,北京干預香港事務這個「公開秘密」已得到香港官方的確認,縱然之後林鄭又公開否認曾請辭,但她身不由己的處境早已為人所知。故此,她無疑是佐證北京違反了基本法,如是,在9月8日美國復會勢要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後,《香港關係法》是否也要跟著討論取消?

林鄭的刷白亦反映她明白事態已愈來愈嚴重,預料北京可能會採取更不人道的鎮壓手法,並不在乎犧牲人命。今天香港問題早已與美中貿易戰掛勾,而貿易戰中國多數慘敗;隨之而來的,除了美國、可能還有英國配合的制裁,這些制裁必牽涉警察的暴行之名。現在透露自己於事情沒有自主權,可謂為日後推卸責任開啟一道太平門。

事實上,香港很多高官,包括林鄭的兒子、丈夫都是英籍,全家到底有多少資產在英國?頗受人質疑。林鄭此番刷白之舉,或許意味北京對她已不信任,她知道自己很快將被完全架空,甚至在運動的大局被穩定後會被處理;錄音檔事件亦可理解為是為自己買保險。

林鄭宣布動議撤回逃犯條例,一方面是假裝向美國求饒,也同時在國際上魚目混珠——因為美國等西方國家最在乎的是這條例。另一方面,則是配合大搜捕與白色恐怖手段的分化策略。

今次運動的成功是因為各界前所未有的團結,逃犯條例牽涉了香港商界重大的利益,建制派人士也表示保留,連登籌款數百萬港幣迅速達標,相信其中必有大戶幫忙。現在提出撤回逃犯條例,是企圖安撫外資企業、中產,削弱示威者的正當性,並使一部份已感疲倦的市民動搖意志。

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送中條例,攝於9月4日,香港。 圖/美聯社
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送中條例,攝於9月4日,香港。 圖/美聯社

林鄭正式宣布撤回條例,真的是「重大讓步」?

與此同時,警察在地鐵各區的濫捕不只是急於傳聞中的達標,更重要的是令同情抗爭者的一般市民噤聲。

鏡頭下,一名青年在街道上只是問了警察一句:「你們的良心在那裡?」馬上被三、四個警察追捕;9月3日,市民目擊一名黑衫青年在太子地鐵內被警察追打而昏迷,並遭拖行,而後證實傷者是頸椎骨折;更跨張的是,警員到發動罷課的學校追撲學生致受傷。

更尤甚者,警員對於前線的抗爭者,於心理和生理上極盡凌辱,手段殘忍:男警違規對女被捕者上下其手;用腳踩碎少女的手腕,鏡頭下清晰聽到骨折及慘叫的聲音、被捕後的私刑等等,警方對傳媒的質詢竟報以荒謬的回應。已有輿論以二次大戰香港淪陷時的日本皇軍來比擬今天的警隊;筆者相信這些警察的囂張行徑,背後是高層默許不需要負上刑責。

9月3日,港鐵太子站一名黑衫男子遭多名警員壓制造成頭頸骨折。 圖/路透社
9月3日,港鐵太子站一名黑衫男子遭多名警員壓制造成頭頸骨折。 圖/路透社

就在林鄭宣告撤回逃犯條例後,傳媒多數以「重大讓步」為標,看似示威者取得重大進展,然實際上,她只是「動議」撤回,意思是要兩個月復會後才會討論跟表決,只要在這段期間收拾勇武抗爭的一群,到時再串通建制派,莫說撤回,即使二讀、三讀通過生效都可能。事實上,2003年剝奪言論自由的第23條法案宣布撤回後,已於近年再次提出!

就林鄭的發言,有外媒馬上在Twitter給香港人做了個投票,結果,9萬多票裡85%的人認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只有1%接納。

很明顯,抗爭將持續,也預期政府將會以更大的暴力鎮壓,不在乎造成死傷以威嚇出來示威的人,更會重判被捕的人士。

林鄭宣布撤回逃犯條例後,恐怕無助平息抗爭,也預期政府將會以更大的暴力鎮壓示威者。...
林鄭宣布撤回逃犯條例後,恐怕無助平息抗爭,也預期政府將會以更大的暴力鎮壓示威者。 圖/路透社

2019前線革命宣言

反送中運動如今已陷瓶頸。即便國際上不乏出面聲援的國家,也讓世界看到儼如軍管下的香港,但到底有多少實際的支援,終止抗爭者的苦難?

近日,連登上有人發表了8千多字的《2019前線革命宣言》,宣言也被《紐約時報》的文章連接上,內容承認8月30晚襲擊休班黑警的責任,並表示:

只有以武力強行推翻殖民政府,奪回政權為唯一出路。我們深信,沒有一個當權者會甘心放棄自己的權力,而政權爭奪戰中, 最後一定要明以武力同死亡人數分出勝負,世上沒有不死人的革命。

執筆者是小隊中的一員已流亡海外,他和一小隊友是2014年就存在的勇武派,他們把抗爭定位為持久戰,並定下革命的方針和策略。在他們眼中,革命並不是口號,而是要建立軍隊實踐的事;五大訴求即使落實,最後中共也可以反口,故此推翻政權是唯一的出路。他們已經開始接觸到一些流亡台灣的義士,打算在台灣(夠近)、美國(容易得到軍事訓練)進行武裝的訓練。

宣言在一般的香港人眼中必然是偏激之詞,甚至是不擇手段,然而他們卻認為目前已不能依賴一群口惠實不至的道德高地香港人,「……孫中山也只是黑社會紅棍,共產黨都是以毒品及綁架地主起家,連列寧都是搶劫銀行犯。」

無論認同這小隊的宣言與否,他們確講出一些事實,香港人上街動輒十萬百萬,也不乏以武抗暴的前線,叫喊「香港警察,知法犯法」之聲震天,但心裡仍然有一個過往社會秩序設下、不會主動反抗的心理關口,也許這就是目前運動的瓶頸所在。

曾入圍第88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獎《凜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是關於2014年在烏克蘭一場由示威遊行、抗爭、之後演變成近武裝革命的運動,導演Evgeny Afineevsky給港人的公開信末中寫道:

切記機不可失(Remember it’s now or never)!我的精神與你們同在。

原來在別人眼中,香港真的要進入革命了。但港人可能是最後知道的一群。

在別人眼中,香港真的要進入革命了。但港人可能是最後知道的一群。 圖/路透社
在別人眼中,香港真的要進入革命了。但港人可能是最後知道的一群。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