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香港流水革命持續中——寫在中共召開「四中全會」之際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會議前接受媒體訪問,攝於10月29日,香港。 ...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會議前接受媒體訪問,攝於10月29日,香港。 圖/路透社

香港問題,肯定是近日進行中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下簡稱「四中全會」)上鬥爭的焦點之一。

開會前夕,美國《金融時報》傳出中共將於明年3月前撤換香港特首;也有消息指出,中央為使美副總統彭斯在香港問題上低調,會回應五大訴求;針對「黑警」的處理,會先懲罰幾個警察殺一儆百,以熄民憤。

然而,近日警暴明顯更囂張,中共可能會以含糊敷衍的態度回應訴求,採取「邊打邊談」拖延時間的手段,這亦是中共一向「低頭下跪,背後插刀」的老招 。

警察已成中共最可靠的統治權力

正當「黑警」成國際醜聞之際,美國眾議院於10月16日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如果最後參議院亦通過落實該法案,加上英國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 擬推的《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當英美雙雙制裁侵犯香港人權之人士,對香港官員的財產、入境構成實質打擊之時,香港建制派勢必展現騎牆本色,因利益選擇跳船。

至於撤換特首對香港人而言,中共無論欽點誰,都影響不了其搾乾香港儲備的計劃。香港只要還得聽命於中央的軍政府統治,即使給港人雙普選又如何?他們相信的是「槍杆子裡面出政權」,且看11月區議會選舉的多名候選人被襲等事件就明白。只要警權緊握在手,警黑便能繼續合作,中共仍能通過高壓控制香港。

黃之峰因涉「民主自決」被剝奪香港區議員參選資格,攝於10月29日,香港。 圖/路...
黃之峰因涉「民主自決」被剝奪香港區議員參選資格,攝於10月29日,香港。 圖/路透社

對中共來說,雙普選不一定是壞事,把街頭社運收編入議會,再用普選來分化反對派,收買、尋找黑材料控制議員,也起碼可拖延時間。找適合的群體建大台,使群眾的直接民主意願,收回到原來的遊戲規則。當然,在「一人一票」處開放,必在登記時動手腳收緊,看黃之鋒的參選資格被遞奪,甚至先撤換選舉主任,可見一斑。

中共無法通過文明的政治制度統治港人、回應不滿,最後只剩下警察作為最可靠的統治權力。故此,無論如何,中共不可能解散警隊,也不會透過他們建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查出中國武警、公安、解放軍混入警隊出勤,以及多起疑似被自殺、性侵的真相,免得解放軍駐港的合法/合理性受質疑——即使這對香港人而言,已是公開的秘密。

陳彥霖浮屍案發生後不久,英國外交部副部長阿瑪德(Lord Ahmad of Wimbledon)於本月24日指香港有不尋常自殺事件,而他已收到一個受害者家庭的求助,並稱日後將會公布事件細節。筆者亦相信,有更多的證據在美國手上,礙於美中貿易談判仍在進行中,未到適當時候,暫時存檔。

攝於10月27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0月27日,香港。 圖/路透社

警暴事件依舊頻傳,一國兩制也無法修補

早前警方提出由他們發採訪證、或由政府新聞處統一審批記者身份資格,以區別真假記者,消息一出即引來極大反對。最後應是恐怕公然在文件上再次踐踏《基本法》而作罷,卻直接以行動禁止言論自由。

10月27日晚,防暴警察無理拘捕記者,強行扯去防毒面具,向多名記者噴加料的胡椒噴霧。在這之前的21日晚,筆者在拍攝隔一條馬路的警署廣播台,警察用強光照並舉槍示意不準拍攝,廣播要市民和記者馬上離開。這是已行戒嚴之實,無需任何藉口拒絕前線採訪。《蘋果日報》亦已宣報,以後不會出席警方充滿謊言的記者會。

警察打擊第四權的背後,意味著不放棄對示威者更大力度、更廣泛的凌虐。市民在多次與警察的對峙中直呼他們「殺人犯」「強姦犯」,而五大訴求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項,已改成「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攝於10月27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0月27日,香港。 圖/路透社

不只這樣,最近還有警察太太涉嫌盜用公司(渣打銀行)的客戶資料,企圖藉此協助警察丈夫緝拿示威者。香港引以為傲的專業精神,以及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就從警察急於制暴獲取政治功勳下,點滴穿破香港累積多年的文明基石。香港亂局始於治權旁落到警察手上,而警權能凌駕一切,顯然有中央作後台配合。筆者甚至認為,其中不排除反習黨從中作梗,使香港亂局變本加厲。

就中央的利益,該是分化示威者和一般市民,搜捕前線示威者,慢慢減弱反對的聲音。然而,當示威者克制靜候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示威情況稍為平靜之時,就發生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被五名南亞刀手攻擊致重傷、派傳單的年輕人遭一名大陸男子用刀劏腹至肚破腸流等,明顯有勢力要買兇襲擊抗爭人士的血腥暴力,令市民的怒火保持旺盛。

27日晚,警察向旺角一間藥房發射催淚彈、損毀食店等。翌日,警方試新型催淚彈,威力強勁,影響範圍遠至民居感受到強烈氣味。消防人員表示,初步調查發現是催淚彈洩漏,有3名市民不適入院,影響所及附近民居要暫停食水。屯門居民馬上街抗議,連同日前故意用水砲車射向清真寺,一方面拒絕交出成份,一方面撒謊指水砲車的藍色水可食用,卻被民間團體驗出含有毒化學成份。種種行徑,已到了草菅人命的地步。

無論中共黨派鬥爭結果如何,誰勝誰負,一國兩制也無法修補。因為香港人相信中共已透過解放軍、武警公安,以控制中國大陸境內的方式對付反對派、抗爭者及支持抗爭的市民。解放軍駐港已成為嚴重陰影,這意味著日後解放軍隨時以同樣的方式在警隊執法,使災難重來。然而,中共能放棄駐兵嗎?也許這是《中英聯合聲明》被毀後,談判桌上該重點處理的問題。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被五名南亞刀手攻擊致重傷,攝於10月16日,香港。 圖/美聯社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被五名南亞刀手攻擊致重傷,攝於10月16日,香港。 圖/美聯社

五大訴求不徹底實現,港人將永不罷休

示威者10月份主要集中在金融戰線,打擊紅色資本,全面癱瘓支持警隊、親共的店鋪,這明顯奏效。市民這幾個星期以來無視「禁矇面法」和「非法集會」罪名對人權的壓迫。27日尖沙咀的示威中,警察似獸性大發用警棍襲擊老婆婆,被黑衣人徒手拳擊牙咬送院,而亦在雙方裝備武力懸殊下,市民仍用傘反抗警暴。向來和理非的香港市民在短短五個月中得到了「以武制暴」的共識,其反抗意志沒有因警暴而退卻,這可能也是美國方面所觀察到的。

日前美副總統彭斯強調這場運動要「非暴力」,背後是希望香港問題平定下來,中美可聚焦談中美貿易戰。而另一方面,中央智囊指出,香港問題不能用武力解決,一旦出現更大的衝擊,外匯供給出現問題,中國整個資金供給就會出問題。

香港問題實際上已對中國大陸外匯儲備、外匯供給帶來很大的衝擊。亂局對任何一方均是無益而非理性,也可見香港既處於中共高層形勢加劇的鬥爭中,也有被川普出賣(即在香港問題上放軟手腳以達成美中貿易協議)的危機。

四中全會必會帶來中共對香港問題處理上的改變,但也只屬極權一時的妥協。五大訴求必不會全部答應,又或狡猾地施以緩兵之計,減弱社運的力度。香港人只有把握中美雙方均焦急的時機,堅持五大訴求不徹底實現永不罷休的意志,持續打金融戰線,要求英美介入監管中共的承諾,才會得到真正的勝利。

攝於10月27日,香港。 圖/歐新社
攝於10月27日,香港。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