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反共最前線:香港贏了選舉,是否也推進抗爭?

民主派林浩波當選海怡西區議員,圖為支持者的歡呼,攝於11月25日,香港。 圖/路透社
民主派林浩波當選海怡西區議員,圖為支持者的歡呼,攝於11月25日,香港。 圖/路透社

血淚交橫下的香港區議會選舉已於11月24日落幕,民主派取得385席,建制派59席,投票率高達71%,投票人數294萬,打破了香港歷年來的紀錄。

許多建制派的人氣議員如何君堯、周浩鼎落敗;紀律部隊宿舍13個選區中,有11個由民主派勝出;警察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角逐的觀塘雙順選區,其大型紀律部隊宿舍有2,368個單位,警察佔了6、700戶,陳仍只得900多席而落敗,這表示連警察家屬,甚至有些白警也不支持現在的警隊。

以示威者訴求為競選政綱的素人候選人,如仇栩欣、蕭德健、學生陳梓維、離開警隊與港人同行的前警官邱汶珊、被刀手襲擊致重傷的民陣發言人岑子杰均勝出。這是流水革命大環境下的結果,淺藍絲變成黃絲。

區選的意義儼如公投,再一次證明香港逾半選民認為半年下來的動亂,是因政府一直未回應五大訴求,且人民希望能透過文明途徑爭取民主自由,選擇武力抗爭是迫不得已。

攝於11月24日,投票當日。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24日,投票當日。 圖/路透社

沉默的大多數不再沉默

從牌面上看,民主派似已取得壓倒性勝利,但並不算大勝。民主派和建制派的人數比仍維持在6:4,294萬是投票人數的極限,且有利於政府針對明年立法會選舉的布署。

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落實在即,港府是不會取消選舉的。此次選舉也成為世界媒體注目的焦點,政府可透過區選,在國際面前保有實踐民主制度的外穀,一改之前重演六四之說。另一方面藉選舉緩和民怨,卻繼續分化和理非和勇武,甚至企圖藉此建立一個能和政府妥協及談判的大台。

另一個令區選平安順利進行的原因是,有民間自發名為「前線科技人員」的團體,安排十個國家包括英國保守黨黨員等20人訪港,他們意在透過民間力量舉辦和G20性質相近的國際高峰會。這是改寫遊戲規則極有創意的嘗試,也是香港在困境中相信「一切有可能」的求生意志。加上國際媒體紛湧而至,當日的防暴警察也稍微收斂。

筆者相信,這次建制派以為沉默的大多數仍會選擇繼續沉默;也沒想過這幾個月港鐵常常故意關閉停駛,仍沒有成功分化市民與抗爭者,或使市民責難示威者;更意想不到亂放催淚彈、濫捕及與鄉黑合作等,會使淺藍絲變成黃絲。再加上首投族,投票率史無前例達到高峰,黃絲及泛民主派取得壓到性的勝利。

圖為九龍塘開票現場,攝於11月24日,香港。 圖/路透社
圖為九龍塘開票現場,攝於11月24日,香港。 圖/路透社

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仍需當心

不過,投票當天也發生一些對民主派候選人不公的事件。比如有人發現自己「被投票」,有選民聲稱防暴警察攜帶兩個不明箱子進票站,又有媒體指發現至少五個票站點算的選票數目多於投票人數,多出的選票超過800張,懷疑是種票(事實上種票並非新鮮事,早在2011年就發現一屋七姓13票的虛報事件,然而都只是輕判或因證據不足而獲釋)。

此外,藍田民主派侯選人以50票落敗,但其中的問題票逾百張,選舉主任不肯覆票,並要求防暴到場護送選票,引發該區選民的不滿。選舉主任稱任何投訴及不滿可通過選舉呈請提出上訴,然而誰都曉得程序跑完至少一年半載。過往有關選舉所出現的種票等舞弊事件,均由民主派議員提出投訴,而最後都無法達到阻嚇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選民仍沒突破過往的6:4比例,這會否提供了港共在明年立法會「下藥」的指標?畢竟從票數來看,民主派大多席位都不算是壓到性勝出。當然不可否認的是,區選結果仍鬆動了向來建制派通過「蛇齋餅糭」、滲入中小學家長會、法團、互助委員會等的穩定票源。

目前的牌面來看,起碼2021年特首選舉的117個選委,以及明年立法會超級區議會議席都已由民主派取得。這些民主地區「樁腳」,能否讓明年立法會民主派的議席大增,仍得取決於民主派內部的協調,以避免票源被分散。

區選大勝並不等於抗爭大勝,民眾仍持續上街,攝於11月26日,香港。 圖/歐新社
區選大勝並不等於抗爭大勝,民眾仍持續上街,攝於11月26日,香港。 圖/歐新社

區選大勝,並不等於抗爭勝利

區選大勝並不等於抗爭大勝。18日晚間,警方以兩輛白車撞向人群,造成高達6呎的人踩人慘狀,有60人受傷。作為目擊證人的美國戰地記者Michael Yon表示,當晚旺角的傷亡如中東戰場。警方否認此事,但消防員及救護員證實為真。

區選後香港的氣氛稍緩和,防暴警察在媒體鏡頭前也稍收斂。筆者相信港府、中聯辦、港澳辦也會有人事變動。區選結果出來翌日,特首林鄭月娥拒絕了60位新選議員所提出的撤離包圍理工大學防暴警察之要求。她的態度說明了,無論之後政府換了什麼人,抗爭絕不能鬆懈。

筆者相信中共不會取消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但也會用盡方法刁難侯選人、更改遊戲規則,阻擋真正民主議會的產生。另一方面,暗殺、擄走勇武抗爭者等事件必定也會持續發生。早前英國領事館職員鄭文傑被大陸公安拘留期間,目睹有香港抗爭者約10人被送往深圳拘留,這多少證明了傳聞一輛輛把示威者送上惠州之說,並非空穴來風。林鄭雖聲稱撤回送中條例,很明顯中共不會履行;而即使林鄭答應五大訴求,也可能隨時反悔。近日,港府在毫無法理下阻止抗爭者出境,更是鎖國的行為。

流水革命式的街頭抗爭已不同於過往的永續式社會運動,希望議會有另一番新景象,讓明年的立法會能直搗黃龍,為香港的未來翻開新的一頁。

小結

選舉結果出爐後,中國網路封鎖有關消息,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的回應竟是:「香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一個《基本法》下容許的選舉,為何被當成像是在挑戰中國主權?原來民主自由的追求即等於外國勢力?可預期的是,明年立法會選舉或會腥風血雨,若結果不符北京期待,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自九七回歸後,中共大量滲透港府機關及各行各業,每日150個單程證更是企圖「溝淡」香港人口,令香港即使有雙普選,在中國的控制之下亦無法真正起作用。然而,在不記名投票下,脫離了籠牢、嚐過自由空氣的雀鳥,是否會再投羅網?藏富於美國的中國裸官,或許最清楚。

選舉結束後,民眾持續聲援受困於理工大學的抗爭者,攝於11月25日,香港。 圖/路透社
選舉結束後,民眾持續聲援受困於理工大學的抗爭者,攝於11月25日,香港。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