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浴火香港,六四重演?中共打開的潘朵拉盒子

攝於11月18日,香港九龍。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18日,香港九龍。 圖/美聯社

11月17日香港防暴警察以裝甲車、音波砲、水砲車、實彈步槍在理工大學一帶和示威者對峙,連同各區開花的抗戰,有警察聲言要「六四重演」。理工大學學生被困校內,呼籲市民來一幕「圍魏救趙」或港版《敦克爾克大撤退》(港譯《鄧寇克大撤退》)。於是18日晚,逾10萬市民兵分幾路營救,其間校內勇武派趁機逃脫,而前往支援的市民有千餘人被捕,比困在校內的人要多。

當晚香港尖沙咀、彌敦道一帶火光紅紅,儼如內戰。亦在此時,前一日曾建議港府「特赦」的前香港立法會主席,被稱為最具民望的建制派人士——曾鈺成——則到理大遊說學生投降。曾鈺成與中共的關係匪淺,此事令外界猜想中共可能已介入布署。

香港民眾於理大外聚集傳送物資,攝於11月18日,香港。 圖/路透社
香港民眾於理大外聚集傳送物資,攝於11月18日,香港。 圖/路透社

港警武力升級,香港陷人道危機

近日防暴警察圍攻多所大學、槍擊、拘捕記者和市民,並首次出動裝甲車及可導致失鳴及內臟損傷的聲波砲。國際社會開始警覺,反送中運動可能會演變成第二個六四事件。早在7月筆者就曾說過,中共是用另一種方式在港進行六四,然而絕不可能得到六四的結局。

香港政府近三個月共接獲2,537宗發現屍體個案,而三個月新增的自殺通報為256宗,至於失蹤人士,則無從估量。同時,警方還修改警例將警棍列為低殺傷力武器,以正當化其使用警棍的行為。

除此之外,有媒體在11月11日拍攝到警員近距離射擊手上沒有任何武器的示威者,致其重傷的片段,警方卻擅自修改影片,重新剪輯,企圖誤導公眾。近日更有港警上韓國電視台,揭露被自殺及被性侵是真有其事。其實,只要翻翻中共過去的所作所為,不難發現相同的手法已應用在香港。

現在管治香港的是無綱紀可言的港警和中共公安、武警及「秘密特工」,有報導分析他們的分工:一支冒充港警執行抓捕及清場;另一支「秘密特工」採用一切手段竊聽、綁架及密捕示威者進行嚴刑迫供,甚至殺人滅口。現時中共是以「暗地裡的六四」代替出動坦克的大場面,而西方媒體往往以戲劇性的衝突畫面來評斷,無法全然掌握香港局勢。

不少抗爭前線是和家庭意見不同或單親、無父母的年輕人,許多被捕遭酷刑、不人道對待的就是這群支援較少的人。筆者亦從不同知情渠道得知,部份的被捕年輕人已被送往大陸,成了失蹤人口……。

加上近日來隨意發放中國製、含二噁英山埃的催淚彈,單單在中文大學的校園就已達千枚,從6月至今,在全港更發放了上萬枚。這是嚴重損害人體,可能致癌、無法醫治的皮膚病,及影響生育的生化武器。全港有88%市民受影響,可以說,香港已進入人道災難的狀態。

攝於11月18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18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19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9日,香港。 圖/路透社

科技時代的六四?

當年六四的慘劇是迅速而可見的,在網路時代的今日,則用的是暗黑手段,暗殺、失蹤,甚至是生化武器遺留長期毒害等等。

早前香港美心集團的創辦人伍淑清在接受中共官媒《環球時報》訪問時表示,社會忽視國民教育,年輕人已完全被社交媒體洗腦,社會已經失去整整兩代年輕人,她會放棄這些年輕人。伍女士的言論向來「離地」,她如何得出兩代人被社交媒體洗腦的結論?這明顯不是她的結論,而是中央的結論。

按曾鈺成在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指,中央在6月時誤判港人的反抗能力。確實,這一代港人並不是當時鄧小平所稱「馬照跑、舞照跳」的那一群,從中共的角度來看,要香港「長治久安」,必須從洗腦教育、言論自由著手。但已經無法扭轉的,仍是正值青年、壯年,最具反抗力的15至45歲的兩代。伍淑清的言論其實是透露出,中央會不惜以武力清洗、殺害這群人。

到底以勇武為核心、會冒險支持他們的人,總數有多少?18日晚「圍魏救趙」的數目就是個指標。若從被捕人士的手機搜出其同溫層,就是企圖在香港重現修訂版六四,同場上演一場文革!當年文革受迫害者數以百萬計,香港的十萬或幾十萬,對他們來說只是個小數目,只要世界看不見。

而上述種種皆證明,中央會不顧一切急速平亂,以便中美貿易可達成協議,免得中國在農曆年後可能因失業、經濟崩潰而帶來的內亂會爆發。習近平統治當前最大的危機,應該已經達到臨界點,因此儘管香港這個金融中心暫時損害,他也在所不惜。

在呼籲三罷後,防暴警察於午餐時間在香港金融中心地帶施放催淚彈,又到理工外進行攔捕並毆打校董、在教堂內拘捕民眾及噴胡椒水;更有區議會選舉候選人遇襲並遭死亡恐嚇。這是中共槍桿子給香港文明的下馬威,也企圖預示香港以後在生活文化上的必須改變。

攝於11月19日,香港理工大學。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19日,香港理工大學。 圖/美聯社

中共將修法控制言論自由?

與此同時,在中國傳來年底前解放軍血洗香港的傳聞之際,一批解放軍駐港部隊人員,列隊步出九龍塘九龍東軍營,稱自發協助清理路障。解放軍違法行為引來25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聯合聲明,強烈譴責此行為,認為是想合理化解放軍在港行動,意圖「溫水煮青蛙」。

西藏詩人Tsering Woese馬上在她的Facebook憶述,2008年3月間爆發從拉薩至全藏區的請願抗議被鎮壓後,解放軍拿著掃帚水桶走上街頭,當時中共西藏官員對媒體說了這段話:「這兩天事態平息、社會趨於穩定以後,一些部隊幫助群眾打掃路面、清潔衛生,這是我們向來的傳統。」還說他們「絕對沒有開槍」。

接下來中共必然會就《香港基本法》23條言論自由立法,控制網路上的抗爭文宣平台,打擊媒體,以及管制一直難以用武力攻陷的網路言論自由。長遠而言,更是為了重啟國民教育,對新生代進行洗腦教育,加上每天150個中國殖民的人口換血,使香港新生代也變成五毛及小粉紅。

現實是,香港市民在被捕、被輪姦、被射殺等恐嚇下,仍有十萬人無懼極權上街。雖然中共以一貫手法插入間諜、臥底警察在示威群中挑釁,也在網路群組、大學裡滲透,然而香港最強的群眾效應(critical mass),即是抗衡中共間諜混入運動的重要屏障。故此,香港的媒體雖和台灣一樣被染紅,但在香港的網路媒體上,五毛基本上無法發揮影響力。

流水革命是網路上發起的,沒有大台。而在這五個月的抗爭中,網路資訊傳播迅速,也重視消息的核實,更緊貼英美政府在此議題中的動向,亦有對抗爭行動的公開討論,不同的評論人、各界專業皆提供了重要的資訊及意見,團結、自律,止息了箇中紛爭,獲得最大共識繼續前行。

攝於11月18日,香港理工大學。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8日,香港理工大學。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20日,香港理工大學。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20日,香港理工大學。 圖/美聯社

美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故此,雖然中共想重演六四,到目前為止,我們仍未得知香港人因抗爭而失去生命、自由、工作的準確數字,只知道必在四位數;但香港的抗爭者不是等待死亡的北京學生,中共無法重現殘害人民後,所享有的經濟繁榮。

中共一直企圖阻止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而就在11月20日,美國參議院在無反對票下通過,這和中共近日的強硬手段不無關係。接下來尚要闖兩關,法案才正式成為法律,包括因目前參眾兩院通過的版本有異,兩院需協商一致版本,再提交予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亦有意見指,兩院協商後將有關內容附加於《國防授權法案》為最有效及快捷的方法。同時,要求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調查香港暴警事件的50萬聯署已達標。

中共對於《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非常緊張的,在法律落實及執行期間,相信會以更換特首或代特首的表面方式,以舒緩民憤,香港區議會的選舉料會如期進行。習慣「邊談邊打」的中共,若繼續以暴力對待香港抗爭者及市民,必將打開潘多拉的盒子。雖然,中共的愚蠢和邪惡不是常人能預估。

攝於11月18日,香港。 圖/法新社
攝於11月18日,香港。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