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武力擴及市民,港人選擇妥協或頑抗?

警察逮捕數名抗爭者,攝於11月2日。 圖/美聯社
警察逮捕數名抗爭者,攝於11月2日。 圖/美聯社

中共第19屆四中全會後,並沒有會前傳出的人事更換的消息,反之,其中一項「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法機制」,明顯是趨促香港基本法第23條需盡快立法,這是加強對香港言論的管制,封鎖香港自由最後的管道,也就是說,中共對香港的強硬政策不變。

另一方面,此舉也顯示習近平在處理香港問題上技窮,香港作為中國經濟的重要命脈,黨內卻無法達成任何緩衝方案的協議,習接下來要面對的恐怕是兵敗山倒的局面。

一般市民也成警察搜捕對象

11月2日、3日兩天在香港出現了幾個象徵性的畫面,整個香港街頭瀰漫著毒性極高且會燃燒的中國製催淚彈,有露宿者在街頭帶著防毒面具,躺在街上睡覺;有開著保時捷跑車的車主,在車內播放俗稱「國歌」的〈願榮光歸香港〉,被防暴警察強行拉下車拘捕,防暴更在車主不在場時搜車;也有防暴警察任意進入私人住宅內,要求穿著拖鞋的街坊面壁跪下半小時。

襲擊市民不是新鮮事,催淚彈竟射向在場執勤的消防車;防暴警察進入各區商場內舉槍、用胡椒噴劑對付市民,更在香港標誌性高價地段的太古商場驅散正在和理非人鏈唱歌的市民街坊,同時,商場門外正發生刀手斬傷市民、咬斷民主派議員耳朵的恐怖事件,在另一區,一名科大學生疑似為了躲避催淚彈,不慎墜樓而腦幹死亡......

11月3日,大批警察衝進沙田新城市廣場追捕反送中抗爭者。 圖/路透社
11月3日,大批警察衝進沙田新城市廣場追捕反送中抗爭者。 圖/路透社

11月3日,一名灰衣男子持刀砍傷數人,甚至咬斷民主派區議員趙家賢的耳朵。 圖/美...
11月3日,一名灰衣男子持刀砍傷數人,甚至咬斷民主派區議員趙家賢的耳朵。 圖/美聯社

上面的畫面其實透露了一些訊息,中共不只是針對示威者、黑衫人,對象已經擴及一般市民,同情抗爭者的香港富人也成了驅逐的對象。如是,香港起碼有2百萬人要被整治,濫捕的實質意義很可能是要透過檢查手機,搜出所有牽連到的社群,這也和當局催促23條立法以達言論控制的策略相配合。在權力至上的共產黨思維中,當然可以鬥富人、地主,甚至推垮樓市,文革2.0隨時可能上場。

筆者不驚訝警察囂張地對著記者說不曉得什麼是「第四權」,甚至毫不忌諱地威脅被截查的年輕人「是否想被雞姦及變浮屍」、推撞同為紀律部隊的消防員。在大埔廣場一班防暴不理會指揮官喊破喉嚨命令,闖入商場範圍的舉動,令我們有理由相信警隊不僅已不聽命於港府,早前聽聞其內部已開始分化的傳言也可能屬實。

如是,四中全會其實是中共鬥爭的風眼,縱使市民用最溫和的形式表達訴求、示威者以武制暴的力度也總是克制,但警察的行為就像是要挑釁市民做出更大的反抗。隨著中共內部鬥爭,警方將香港亂局推至更高峰,令人懷疑習近平是否能完全掌控香港警隊?警隊是否有可能奪權,甚至凌駕政府各部門?

蠍子對青蛙的承諾

早於「反蒙面法」連登曾有一篇〈臨時政府獨立宣言〉指出當前政府的非法性等,後來傳言是港共滲透的作為,也就不了了之。按這兩天警察的作為,將政治議題牽連到一般市民生活上的不安,濫捕後媒體發現警察在被捕者手臂上用不退色水筆寫編號如納稅當年在集中營的所為,這些故意的侮辱,背後只有幾個原因:一、激起更強烈的反抗,其後以更大的暴力鎮壓;二、配合某些中共黨派推動香港獨立的企圖。

然而,香港獨立的想法是在上世紀80年代,中英在討論香港前途時出現過的。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在1983年已經撰寫〈妥協與頑抗——擺在眼前的路〉一文,指出香港人的前途只有兩條,一是沒有底線的妥協,即完全與大陸同化;另一是徹底抗拒同化,邏輯上就只有香港獨立。

從今天的處境回看36年前的文章,不得不佩服作者的遠見,她特別指出中國共產黨也不是掛共產主義之招牌做資本主義之生意。確實,在九七前後,很多港人認為中共會為了經濟利益而選擇不毀掉香港,然而中港關係只是蠍子對青蛙的承諾,中共的本性,權力就是命根,故此香港回歸的終極命運,就是等待一個走毛澤東老路的習近平落實。

吳靄儀更提出,要長遠保留香港現有的一切特殊有利條件,保留一切居民現有的權益自由,保留目前這種不受中、英政府干預的實際自主,則事實上只有一條路可行,那就是獨立。文章中又分析香港獨立的不可能:「一,香港不能以軍事防守;二,中國統一是神聖的大業,每一個真正的中國人都要奉為基本信條;三中國不容許。」吳當年冒大不韙發表這篇文章後,反應甚為冷淡,許多人不同意她的看法,也有人「收聲」,甚至要絕交。

民眾受催淚彈波及,急救員志工提供協助。 圖/路透社
民眾受催淚彈波及,急救員志工提供協助。 圖/路透社

香港人被迫抉擇

近十年的本土運動隨著一國兩制的實踐失敗,每天150個單程證暗示著中國殖民的步步進迫,以及資源掠奪等情況的紮根。2014年9月雨傘革命爆發,其間香港大學出版社出版了《香港民族論》一書試圖論證香港民族主義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其中,2019年7月1日衝入立法會的梁繼平也是作者之一。這本來也只屬小圈子紙上談兵的作品,卻因前特首梁振英的高調批評而受到注目。

而傘後的青年政團線相繼以「港獨」或「自決」作為2047年香港前途的選項,當中亦討論過獨立的現實問題,例如募兵制、資源如何自給自足等。中共一貫做法當然是在見火頭時即撲熄,因此2016年梁天琦因港獨政綱失去參選的資格,旺角警民衝突事件參與者更被控暴動罪重判6年,其後中共對香港基本法的破壞勢如破竹。

2016年,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轄下的傳播及民意調查中心最新民調顯示,有17%人支持港獨,其中以年輕人居多;2017年則是11.4%;2018、2019年的數據則還未公布,預估一成是基本盤,而如果現在再做民調,數據必定大幅增加。

筆者相信若「一國兩制」落實執行,「港獨」是沒有市場的。香港人大多沒有「港獨」意識,主要原因並非和中國人血濃於水的感情,而是現實上是否可能的考慮。其中包括怕中國懲罰、沒有外國的支持會失敗等等,而港人要求「中港區隔」、「自治」肯定是大比數。然而現在中央的態度是將「自治」視同「獨立」,於是香港人又回到妥協與頑抗的抉擇上。

中央的態度,迫使香港人回到妥協與頑抗的抉擇上。 圖/路透社
中央的態度,迫使香港人回到妥協與頑抗的抉擇上。 圖/路透社

中國經濟崩潰,香港成計時器

時至今日,在香港人覺得「一國兩制」已喊不出口、五大訴求亦已遙遠,「民不畏死」之際,練乙錚日前重提2016年時介紹的瑞士模式港獨,有相當參考價值,如能參考瑞士成為主權獨立及無武裝的永久中立國,並同時成為聯合國一員,保有國際金融中心的位置,對中國與香港都是雙贏的,若考慮中國的利益,也能透過和平談判完成協商。

這聽來不可能,但見近日印度政府正式實施《查謨——喀什米爾重組法》,將部分中國領土劃入印行政管轄範圍,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堅決反對」,卻也表示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爭議,應當根據《聯合國憲章》、相關安理會決議以及雙邊協定,以和平方式妥善解決。有關方面應透過對話協商解決有關爭議,維護地區的和平穩定,且條約中並沒有說可以威脅出兵懲罰。

畢竟中國目前面臨更大的危機是經濟崩潰,外資撤退、國企虧損、民企倒閉、失業率急升、樓市爆破、外匯存款下滑、一帶一路的失敗等等,還未算上各種人禍因素已齊備,天災一到就隨時爆發的災難。面對中美貿易戰、國際圍堵、各地潛在的動亂的因子,前文提及香港在中國經濟上的地位,如果香港問題無法安頓下來,就會成為引爆中國經濟崩潰,甚至導致中國解體的計時器!

若香港問題無法安頓下來,可能會引爆中國經濟崩潰。 圖/路透社
若香港問題無法安頓下來,可能會引爆中國經濟崩潰。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