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劉亦/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從金馬割棄論到「台灣群島」共同體

一名遊客在金門烈嶼指向中國廈門。 圖/路透社
一名遊客在金門烈嶼指向中國廈門。 圖/路透社

(※ 文:劉亦,台大社會系畢業,現就讀台大台灣文學研究所)

金門立委陳玉珍在上月30日質詢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時說出:「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引發軒然大波,網上對金馬的新仇舊恨再度引爆。本島人質疑金馬不忠,要金馬和陳玉珍「滾回祖國」。不過陳玉珍的下一句解釋是:「因為中華民國是包括台灣、澎湖、金門、馬祖。」

不過這樣的回應更令人困惑:有人不知道嗎?需要陳玉珍委員來名詞解釋?陳玉珍顯然混淆了「台灣」的兩種意義。第一種意義是,台灣作為地理名詞「台灣島」,如她隔(31)日受訪時所說:「大家有點不理解,因為你們都住在台灣本島。我們『來台灣』就說我們『來台灣』啊。」

是的,馬祖鄉親也稱台灣島為台灣,所以會說「去台灣」、「回馬祖」。如果是高雄長在海上,那就會是「去台灣」、「回高雄」。我相信所有離島人的表述都八九不離十。

但另一個意義是,台灣作為共同體——其內涵包括「台澎金馬」,殆無疑義,早已成為日常用法。並不多人會沒事找事:「你只說了『台灣』?明明還有澎湖金門馬祖綠島蘭嶼小琉球!」而得出結論:「所以你所謂的『台灣』不是一個國家。」

金門立委陳玉珍貌似「事實陳述」,實則混淆「台灣」的不同意義。這成為一枚威力十足的砲彈,再次炸開海峽中線:它既激怒當前捍衛主權的主流民意(台灣當然是國家!),又挑撥了早已因歷史而互相誤解的台灣與金馬。

金門縣烈嶼鄉知名景點八達樓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金門縣烈嶼鄉知名景點八達樓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金馬人內心的傷痕:「金馬割棄論」

從1994年時任民進黨主席的施明德提出「金馬撤軍說」開始,斷斷續續的「金馬割棄論」皆讓金馬人處在不安之中,這份不安也挾帶憤怒:戰地政務體制對金馬造成傷害(雖然也帶來部隊經濟),卻在台灣本土化思潮抬頭後被排除在共同體之外,甚至不惜要斷然放棄。

確實,金門和馬祖之所以留在今日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的版圖內,有蔣介石對「中國」正統性的盤算:必須留幾個地方不只屬於台灣省。哪怕它是彈丸之地。

但時至今日,當初被迫進一家門的台澎金馬已成為共同體70餘年,金馬卻仍時時受到「你不是我家人!」的質疑與考核。「Am I a joke to you?」金馬人被過河拆橋的感受強烈,一如家舅所言:「是不是要逼我們做海峽人?」

這種不包括金馬的共同體想像等於讓金馬人無從選擇,只能更加緊抱以國民黨馬首是瞻的黨國體制。因為在這個體制裡,沒有人質疑金馬作為共同體的一員。相反的,還能緬懷金馬作為國之重鎮、戰地前線的往日榮光。

然而愈是緊抱當今的國民黨,愈更坐實了金馬「其心必異」的指控。

只是我仍要提醒,並非所有金馬人都同意、甚至接受陳玉珍所代表的陳舊的黨國想像。台灣人固然應避免受這種層次的言語挑撥,但金馬人也該更積極的表態、參與共同體的生成。

畢竟在中國統一的步步進逼之下,台澎金馬的「共同體意識」已是當務之急。

金馬確實是國之重鎮,頻繁的軍事演習依舊是鄉親生活的一部份——我永遠記得被近距離的砲擊驚醒的清晨,和蜿蜒的山路上像星群一樣墜落的防空火網——這些,都是為了台灣全域的歲月靜好,金馬一直以來承受戰備化的負重前行。

70年的共同體經驗,台澎金馬早已緊密相依,唇亡齒寒。我們不可能天真到放棄一部分,卻以為中共會保你另一部分的完整。

金門一處牆上畫有前總統蔣介石畫像。 圖/路透社
金門一處牆上畫有前總統蔣介石畫像。 圖/路透社

海洋上的「台灣群島」

中國官媒聲稱「中華民國台灣」的說法是「台獨新冠」,意指和新冠肺炎一樣奸巧、有害。

我不同意中共把源自武漢的病毒張冠李戴,但很高興他們正視事實:這是從「中華民國」體制往「台灣」共同體身上過渡的關鍵時刻。如同我們也必須正視國際上「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中華民國」在中國正統性的競爭上早已落敗、卻要全體國人承受被誤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的事實。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在臉書上貼文:「別只往西看。」她說:「如果妳只往西看,當然只會看到『台澎金馬』;但如果妳願意往東看,還會看到綠島、蘭嶼。」

是的,「中華民國台灣」是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體內的折衷修辭、「台澎金馬」的表列也仍有疏漏。西有海峽、東有太平洋,這個座落在海洋上的綠色島群——「台灣群島」——是我們美麗的家。

獅嶼位於金門西北方的金廈水道,面積為0.007平方公里,目前有國軍駐守。 圖/路...
獅嶼位於金門西北方的金廈水道,面積為0.007平方公里,目前有國軍駐守。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