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靠攏俄國或挑戰西方?土耳其試射S-400導彈的盤算

10月23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證實了土耳其軍方進行S-400地對空導彈系統測試。 圖/新華社
10月23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證實了土耳其軍方進行S-400地對空導彈系統測試。 圖/新華社

10月中,世界各大媒體報導指出,土耳其軍方進行了S-400地對空導彈系統測試。由於本次測試相當敏感,安卡拉於23日才公開證實此事。不過在早前,根據媒體掌握的資料,就幾乎可肯定確有其事,如俄羅斯國營的俄通社即援引軍政界的匿名消息,顯示測試導彈均成功地擊中目標。

媒體除了捕捉到疑似導彈試射畫面,還有具體事證。月初土耳其發布飛航公告(NOTAM),錫諾普機場(Sinop Airport)將關閉多日、禁止進出,這是為了警告飛行該地區有潛在危險,也是導彈測試的標準程序。同時,土耳其官方也發布航行警告電傳(NAVTEX),表示將進行射擊訓練,警告船舶停止進入周邊區域。

這些都可佐證土耳其確實進行導彈測試,如果安卡拉認為其行為符合國際法,且為國內事務,外國無權過問,為何要保持低調?問題就出在S-400是俄國製造,而土耳其為北約盟國,兩者之間有著難以協調的潛在衝突。

安卡拉為何要保持低調?問題就出在S-400是俄國製造。圖為S-400地對空導彈系統,攝於9月22日,俄羅斯高加索-2020軍事演習。 圖/法新社
安卡拉為何要保持低調?問題就出在S-400是俄國製造。圖為S-400地對空導彈系統,攝於9月22日,俄羅斯高加索-2020軍事演習。 圖/法新社

土耳其「低調」試射導彈

其實S-400並非土耳其首選,可說是安卡拉權衡全球與區域戰略的結果。過去土耳其受限於美蘇冷戰對峙格局與後冷戰的美國獨霸體系,只能使用美國MIM-23鷹式飛彈和英國短劍(Rapier)防空飛彈等系統。但這些使用已久,不敷土軍所需,安卡拉早就想更換。

2013年,土耳其向各國提出競標需求,以完成其遠程防空和導彈防禦系統(T-LORAMIDS)計劃,最後由中國的FD-2000(紅旗-9遠程導彈系統的出口名稱)勝出。這立即引起美國與北約的關注,他們擔心若將中國系統整合到北約的聯合防空網絡,會有木馬屠城的疑慮,因此施壓迫使安卡拉放棄中國導彈。

然而,美國雷神公司的愛國者制導增強型導彈(GEM-T),以及歐洲防空導彈公司Eurosam的Aster 30也未能贏得標案。據信是因為雷神基於保密理由,不願分享某些技術,與土耳其想要的國防本土化不合;而Eurosam過於昂貴,超過財政預算,也不予考慮。延宕數年後,最終還是在2017年宣布購買S-400。

對此,美國和北約認為,S-400不但與北約防空設備不兼容,影響聯合作戰能力,而且可讓俄羅斯獲得武器敏感資訊,特別是土耳其想要購買的F-35戰機。所以華府特別強調,土耳其只能在S-400和F-35擇其一,等於是下了最後通牒。

美國和北約認為,S-400與北約防空設備不兼容,影響聯合作戰能力。所以華府曾強調,土耳其只能在S-400和F-35擇其一。圖為F-35,攝於美國佛蒙特州。 圖/路透社
美國和北約認為,S-400與北約防空設備不兼容,影響聯合作戰能力。所以華府曾強調,土耳其只能在S-400和F-35擇其一。圖為F-35,攝於美國佛蒙特州。 圖/路透社

土採購俄製S-400惹美不滿

安卡拉堅決拒絕取消S-400協議,並表示俄羅斯提供了一種稱之為敵我身份識別的系統(IFF)。據稱該系統可以區分是否為北約的友機或敵對飛機,讓F-35或其他友機能在S-400的監控下飛行,且安卡拉強調加密系統是由土國製造,保證機密安全,但這種說法不被美國與北約採信

為了給土耳其一個教訓,美國在去年已將土國從全球F-35聯合計劃中移除,這不僅可能會讓土耳其損失數十億美元、上千個工作,更包括做為西方盟國的身份。埃爾多安政府似乎不以為意,除了宣稱即將啟用S-400,也表示對蘇愷-35戰機、新型S-500等俄製武器的採購興趣,擺明回擊華府。

同時,美國國內也有不滿土耳其的聲音,像是兩黨參議員就聯名寫信給國務卿蓬佩奧,要求川普政府祭出《美國敵對國家制裁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 CAASTA),對土耳其施加制裁。具體可能措施包括拒絕土耳其官員簽證、禁止出口許可證,甚至阻止土國與美國金融體系的交易等。

土國望成為新戰略角色

儘管如此,川普政府和埃爾多安政府仍有不想公開翻臉的默契。如川普曾表示,同情土耳其的處境,認為土國無法購買F-35不盡公平;更有消息指出,川普請參議員傳話給安卡拉,強調若土耳其不啟動S-400的雷達,即不構成制裁要件。

川普政府之所以會如此容忍,是因為土耳其是西亞、中東及北非的主要地緣政治參與者,美國所設計的歐亞大陸戰略,少了土國合作將效果大減。但美國的妥協也讓土耳其躊躇滿志,像是支持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作戰、挑戰希臘在地中海的主權、扶持利比亞全國團結政府(GNA)等作為,顯示出安卡拉欲做為區域霸主的雄心。

這也引起土耳其和北約盟國的爭端,像是法國總統馬克宏就因為土耳其襲擊敘利亞的庫德族,批評北約未能做出回應,因此表示北約已腦死。埃爾多安強勢回擊,要馬克宏去檢查他是否腦死,並嘲笑法國無權將土耳其逐出北約。今年土耳其與法國船艦險釀衝突,法國也認為北約沒有秉公處置,更宣布退出聯合海軍行動。

如果說土法之爭限於地中海一隅,只算是北約茶壺內的風暴,但S-400試射可說是趁美國總統大選前的混亂,測試華府紅線,直接挑戰美國霸權。一方面埃爾多安政府可能希望打造土耳其的新戰略角色,和北約、俄國兩方保持微妙平衡;另一方面也昭告天下,土耳其不再是西方的追隨者,而是可獨立行事的大國

埃爾多安政府可能希望打造土耳其的新戰略角色,和北約、俄國兩方保持微妙平衡。圖為S-400地對空導彈系統,攝於9月22日,俄羅斯高加索-2020軍事演習。 圖/歐新社
埃爾多安政府可能希望打造土耳其的新戰略角色,和北約、俄國兩方保持微妙平衡。圖為S-400地對空導彈系統,攝於9月22日,俄羅斯高加索-2020軍事演習。 圖/歐新社

土美之間的敘利亞因素

土耳其之所以會和美國與北約漸行漸遠,很大程度上與敘利亞情勢有關。華府支持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對抗阿薩德政權;安卡拉卻認為SDF被庫德工人黨(PKK)的敘利亞分支——人民保護部隊(YPG)——所把持,應同屬恐怖主義組織。華府雖也視PKK、YPG為恐怖組織,但宣稱SDF與它們並無聯繫,雙方產生摩擦

由於庫德族一直期待獨立建國,和土耳其屢見衝突,美國支持SDF等於支持庫德族,讓土耳其甚為反感。一份民調指出,土國人民認為美國沒有遵守對土耳其的承諾,因此有極大比例的人不相信美國,也不滿北約未能將YPG列為恐怖組織,這就讓埃爾多安覺得民氣可恃,與西方周旋。

隨著S-400試射,讓土美更加交惡,越來越多的立法者呼籲川普政府採取行動,對付埃爾多安政府。如果不打算用《美國敵對國家制裁法案》制裁土耳其,那麼從土國的因吉利克(Incirlik)空軍基地撤出美國核武、減少該基地駐紮美軍,以及將土耳其剔除在某些軍事合作計畫外等措施,也可達到一定程度的懲罰。

這並非無例可循。1974年土耳其入侵賽普勒斯(Cyprus),白宮和國會就曾爭論是否要對土國實施武器禁運。前者認為禁運將損害盟國關係,也無法解決入侵問題;但後者最後仍贏得勝利,對土耳其施加了近四年的禁運。作為報復,土耳其在這段期間也關閉了境內的大多數美國國防和情報設施,兩國後來花了很多年修補關係。

小結

如今歷史可能又要重演,美國國會對於埃爾多安政府的不滿已溢於言表,這從眾院以壓倒性多數投票,承認土耳其對亞美尼亞實施種族滅絕可知。雖然目前國會還沒有出現將土耳其逐出北約的聲音,但經過本次試射後,可能會將土耳其視為是挑戰者而非傳統盟邦。

最後,為阻擋土耳其加速靠向俄羅斯,也為防止侵蝕北約的集體安全體系,川普政府勢必將避免太過激烈的制裁手段,還需要以外交手段得到埃爾多安政府的配合,因為探戈不能一人獨舞。但可確定的是,只要美國仍需要土耳其的戰略地位,埃爾多安政府的退讓就有限,美國和北約恐怕都得習慣土耳其的新常態作為。

土耳其與美國、北約漸行漸遠,很大程度上與敘利亞情勢有關。圖攝於臨近土耳其邊境的敘利亞阿薩茲。 圖/法新社
土耳其與美國、北約漸行漸遠,很大程度上與敘利亞情勢有關。圖攝於臨近土耳其邊境的敘利亞阿薩茲。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