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富豪星際爭霸戰(上):馬斯克、貝佐斯與他們的太空事業

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左);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右)。 圖/美聯社;路透社
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左);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右)。 圖/美聯社;路透社

自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以來,主要大國政府為救經濟而啟動各種措施,形成GDP下降、患者上升,但許多國家股市屢攀新高的奇景。風雲詭譎的一年多來,有兩個站在頂上的男人——特斯拉的馬斯克(Elon Musk)和亞馬遜的貝佐斯(Jeff Bezos),或許可說是這波疫情的最大獲利者。

今年1月,馬斯克憑藉大漲數倍的特斯拉股票,擠下蟬聯數年世界首富的貝佐斯,不少人更看好特斯拉有超越亞馬遜股價的潛力。到了2月,貝佐斯宣布將在第三季交棒,但是退而不休,把精力轉向其他部分,包括他最重要的新創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這也彰示著未來貝、馬兩人的戰場,將是太空。

兩大富商的太空競賽

事實上,近年來馬斯克和貝佐斯在太空事業上已有數度交鋒,雙方你來我往、競爭大於合作。如2013年,馬斯克創辦的SpaceX打算向NASA承租甘迺迪太空中心的LC-39A發射台,對手有藍色起源和聯合發射聯盟(ULA),當時貝佐斯提議將其轉換為所有衛星發射公司均可使用的商業太空港,得到一些國會議員支持。

但馬斯克認為這是「假共享真封鎖」,目的在於阻擾SpaceX擴張。他無情的嘲諷藍色起源花了十年還無法做出亞軌道太空船,而SpaceX的獵鷹九號(Falcon 9)已有多次成功發射紀錄。馬斯克也改變態度,聲明即使他贏得合約,非常歡迎與其他公司共享發射台,最後NASA決定由SpaceX勝出

隔年,雙方打起專利戰。SpaceX控訴藍色起源申請獲准的太空船海上降落系統等專利是「舊瓶裝新酒」,因SpaceX也在研究類似技術,若藍色起源擁有專利,將被迫付費才能使用。經過上訴調查,美國專利審查委員會判決藍色起源申請的大部分專利無效,讓SpaceX贏了這回合。

雙方在競逐美國政府合約上,更是互不相讓。像是2018年美國空軍公開太空發射招標,投標者有SpaceX、藍色起源、ULA等企業,然而空軍對這些企業等提供發展火箭的補助款,其中唯獨缺少SpaceX,讓馬斯克憤怒不已,將藍色起源等三家公司告上法院,對方也展開反制

後來空軍決定將招標者減少到兩家企業,只剩SpaceX和ULA有資格投標,這使貝佐斯不滿,並以避免壟斷為由,向美國政府問責署(GAO)提出抗議。後來川普政府新建的太空部隊仍宣布由SpaceX和ULA得標,承包2022到2026年的發射合約,但馬斯克表示合約給ULA完全是浪費,也不放棄對ULA的訴訟

SpaceX的獵鷹九號(Falcon 9)已有多次成功發射紀錄。 圖/美聯社
SpaceX的獵鷹九號(Falcon 9)已有多次成功發射紀錄。 圖/美聯社

衛星寬頻:Starlink vs. Kuiper

在企業經營上,雙方陷入零和遊戲。先前馬斯克嫌旗下衛星寬頻「Starlink計畫」步伐太慢,解僱了數名高級幹部,包括衛星副總裁和頂級設計師,後來這兩人都加入亞馬遜,負責衛星寬頻計畫「Kuiper」。

對此,馬斯克曾大表不滿,認為貝佐斯只會花大錢挖角,更嘲笑Kuiper乃是模仿Starlink。由於這兩種系統都是為了將寬頻網路推向全球,雙方最近的爭議,也是圍繞著寬頻衛星而起。

為了將高速寬頻網路帶到網速過低(或者根本沒有網路)的地區,SpaceX和亞馬遜等企業正爭相建立在低地球軌道上的衛星群。SpaceX的Starlink迄今已有超過千枚在軌衛星,預計每兩週發射60顆,目前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批准SpaceX布署12,000枚,未來可能批准到3萬枚以上。

相較之下,亞馬遜的Kuiper系統處於開發的早期階段,目前尚無在軌衛星。FCC批准Kuiper的數量是3,200顆衛星,而亞馬遜設定的目標是到2026年至少布署一半以上的衛星群,但尚未公開發射時間表。

馬斯克曾大表不滿,認為貝佐斯只會花大錢挖角,更嘲笑Kuiper乃是模仿Starlink。 圖/路透社
馬斯克曾大表不滿,認為貝佐斯只會花大錢挖角,更嘲笑Kuiper乃是模仿Starlink。 圖/路透社

去年夏季,馬斯克向FCC提出申請,要求批准更改部分Starlink衛星的高度範圍,從以前的1,110到1,325公里降低至540到570公里。理由是衛星在此間距助於減少寬頻訊號的延遲,且未來如果遭撞擊或其他情形而產生碎片,500公里的高度更容易落到地球大氣層中焚毀。

但是,500公里間距的高度,正好是亞馬遜當初獲准的布署範圍,雙方衛星如果過近,很可能會彼此干擾。加上SpaceX為因應高度變化、增加衛星覆蓋範圍,還建議將Starlink地面基地的最小仰角從40度減到25度,更讓亞馬遜和其他衛星服務企業——如克普勒(Kepler)等——擔心會平添他們的風險。

儘管亞馬遜祭出公平大旗,宣稱SpaceX更改方案會阻礙衛星系統之間的競爭,扼殺搖籃中的其他企業,即使符合特定企業利益,但不符合公眾利益。然而,FCC仍通過特別批准,允許SpaceX依照修改後的參數發射衛星。

這是因為SpaceX布署的地點在阿拉斯加等地的上空,通過極地軌道進行衛星寬頻服務的覆蓋,是美國政府追求在國土偏遠地帶連結網路的重要目標。當地居民都非常支持SpaceX的計畫,聲稱他們迫切需要寬頻網路,尤其因為大流行期間,學生必須在家進修。

同時,SpaceX也做出妥協,聲明一旦亞馬遜發射Kuiper衛星,該公司同意限制所有Starlink衛星的運行高度不超過580公里。亞馬遜雖然不滿,但形勢比人強,也只能要求SpaceX共享重新設計後的Starlink資訊,以便確認更改後是否會干擾Kuiper,雙方仍在角力當中。

在衛星寬頻競爭上,馬斯克與貝佐斯仍在角力當中。 圖/美聯社
在衛星寬頻競爭上,馬斯克與貝佐斯仍在角力當中。 圖/美聯社

衛星之爭,誰能勝出?

目前SpaceX已有足夠能力在地球軌道上插旗,特別是重要的亞軌道。亞軌道說高不高、說低不低,論高,衛星不必消耗大量燃料再提升高度;論低,萬一衛星有問題,可直接進入大氣層銷毀,符合FCC要求解決軌道碎片的考量。若SpaceX在亞軌道布署越多衛星,其他公司未來放置的空間就越小,商業利益也就越少。

Starlink已經推出Beta版測試價,一般用戶要先花499美元的硬體設備成本,每個月不限網速的寬頻服務則是99美元。最近SpaceX獲選FCC的補助計畫,只要達到預定的衛星布署目標,就可得到近九億美元。但別忘了對手亞馬遜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擁有在獲利前對Kuiper進行長期投資的資源,這是Starlink較欠缺的部分

因此,馬斯克打算投資100億美元挹注Starlink,未來也不排除讓SpaceX上市。貝佐斯同樣承諾向Kuiper投資100億美元,鞏固與SpaceX等企業競爭的能力,且亞馬遜擁有廣泛的業務平台,可以將Kuiper的網路服務與其他服務整合,不似Starlink只能靠用戶方案獲利。

最新戰場:登月計畫

最後,兩雄之爭的重頭戲,應屬今年的阿提米絲(Artemis)登月合約。2020年4月NASA挑選了藍色起源、Dynetics和SpaceX三家企業,補助它們以開發人類著陸器(HLS),藍色起源獲得的補助最多,也很快地推出藍月亮(blue moon)登月器的原型機,受到外界注目,但所搭載的New Glenn火箭尚未試飛。

SpaceX則是早就著手打造星艦(starship)計畫,但今年兩次著陸測試都遭遇失敗。這代表著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三名候選人在HLS的開發上都面臨著亟待克服的重大障礙,並需要推出如太空加油等新技術,預計4月過後,NASA就會在其中決定兩者作為登月夥伴。

如今貝佐斯離開亞馬遜經營陣,外界預期他投入藍色起源的時間將更多,藍色起源也會呈現新的氣象。隨著2024年登月計畫進入倒數計時,貝佐斯和馬斯克將面臨可能是此生前所未有的艱鉅任務,兩人的競爭也將更有看頭。

▍下篇:

富豪星際爭霸戰(下):雲端、衛星與國防,誰能把握太空經濟先機?

隨著2024年登月計畫進入倒數計時,貝佐斯和馬斯克將面臨可能是此生前所未有的艱鉅任務。 圖/路透社
隨著2024年登月計畫進入倒數計時,貝佐斯和馬斯克將面臨可能是此生前所未有的艱鉅任務。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