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下台連署破百萬:譚德塞靠中共壯膽恐變本加厲

今年1月2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北京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 圖/中新社
今年1月2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北京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 圖/中新社

由於認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因應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過度偏袒中國、嚴重失職,加拿大人Osuka Yip一月底展開「呼籲WHO秘書長譚德塞辭職」全球連署,至台北時間4月24日下午6時,連署人數超過百萬。此連署雖然彰顯全球對譚德塞之強烈不滿,但並無直接強制力,也恐怕讓譚德塞更死心地追隨中共帶領。

這次在全球最大請願平台Change.org的連署內文也提及台灣,認為台灣公共衛生水準比許多國家先進許多,不應因為政治因素將台灣排除在外。

連署書指控,今年1月23日譚德塞不願宣布在中國武漢爆發的肺炎為全球關注衛生緊急事件,如今確診及死亡人數在全球迅速暴增,「與譚德塞低估有關」,譚德塞不適任WHO秘書長,必須立即辭職。

連署書也強調,WHO本應維持政治中立,然而譚德塞顯然未經調查,竟全然相信中共當局提供的資訊與病亡統計數據,並且做為對全球公布疫情的依據。此外,台灣的公衛與科技比起經由WHO「篩選」成為成員國的國家,更為先進,「台灣不該因為任何政治因素而被排除在世衛之外」。

譚德塞(左)2017年被中共扶植上任WHO秘書長。圖為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右)與譚德塞,攝於2018年。 圖/美聯社
譚德塞(左)2017年被中共扶植上任WHO秘書長。圖為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右)與譚德塞,攝於2018年。 圖/美聯社

諂媚中共有跡可循

前衣索比亞衛生部長與外交部長譚德塞,長期代表親共政黨在非洲政壇扶搖而上,早已是頗受爭議的政客,2017年被中共扶植上任WHO秘書長成為「非洲之光」,其背景與過程更招來衣國內外不少抨擊,疫情爆發以來,外界知道他親共政治立場鮮明,自然更以放大鏡觀察其獻媚中共、影響決策的離譜行徑。

例如,早在1月5日疫情已經爆發,譚德塞惟恐疫情衝擊中國經濟,堅持不建議各國對中國進行任何旅遊與貿易限制;1月14日則引用中國官方說法,表示尚無證據顯示病毒會人傳人。直到1月23日武漢封城,湖北各地淪陷,中國至少上千確診、上百人死亡,譚德塞仍強調這只是中國境內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並且稱讚中共處理疫情高度透明,次日重申不建議對中進行旅遊貿易限制。

1月28日譚德塞拜會北京之後,認為中國有足夠能力掌控疫情,呼籲各國沒必要從武漢撤僑。1月30日因疫情難以收拾,譚德塞迫於國際輿論壓力才匆忙宣布「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但仍忌憚中共反應,強調此舉並非不信任中國政府,還盛讚中國為保護其他國家而犧牲奉獻。

直到2月初,中國公布近2萬人確診,然而譚德塞仍對全球宣告不必對中國旅遊貿易進行「不必要的干擾」。短短數天後,2月10日,中國確診爆增至4萬例,死亡破千。譚德塞仍表示全球確診數零零星星,還只是火花階段。

2月11日,譚德塞表示為避免病毒讓中國武漢被「污名化」,WHO正式將病毒命名為「COVID-19」。而當2月17日,中國確診破7萬人,全球許多知名城市已隱約有疫情爆發之勢,譚德塞仍宣稱不應提高全面防疫措施。2月下旬中國確診與病亡數量離奇減少,譚德塞卻不深究其因,僅表示中國的消息「令人鼓舞」,事實上當時已有超過30個國家出現確診病例,譚德塞以及WHO「不科學」的政治態度令人瞠目。

雖然持續遭受國際輿論與專家質疑,譚德塞分別在2月28日與3月2日宣稱仍有時間阻止疫情蔓延全球,堅稱疫情尚未大流行。遲至3月11日才終於宣布疫情已經全球大流行。

WHO遲至3月11日才終於宣布疫情已經全球大流行。圖攝於4月23日,北京。 圖/美聯社
WHO遲至3月11日才終於宣布疫情已經全球大流行。圖攝於4月23日,北京。 圖/美聯社

擁抱熊貓變本加厲

甚至到4月份,全球因疫情大流行死傷慘重,譚德塞為轉移嚴重瀆職、諂媚中共、備受國際輿論抨擊的問題焦點,竟轉為謾罵台灣,對於來自美國政府的批評,也極力捍衛中共的說法,顯得有恃無恐。

隨著中共扶植的陳馮富珍以及譚德塞任職秘書長,近十年來WHO的豪奢、瀆職以及擴編中共幹部等弊端,早已引起詬病,如今疫情爆發,對全體人類的傷害百年難得一見,短期難以復元,也因疫情而更凸顯了譚德塞的詭異行徑,以及身在其位對世界的持續傷害。

呼籲譚德塞引咎下台的連署人數即使在短短不到三個月超過百萬,與中共合作愉快的譚德塞似乎老神在在,顯得不痛不癢。另一方面,中共加碼力挺譚德塞,不僅在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停止資助WHO後馬上捐兩次錢,也發動外交體系美化譚德塞領導抗疫,實為一搭一唱,呼應中共「抗疫大國」之計,而中共發動的宣傳機器也四處揶揄表示,全球有數十億人、中國有十多億人,百萬連署不算什麼。

譚德塞從政至今富貴所倚,皆源自其親共意識形態以及與中共之依存關係,早已是中共命運共同體,世人若要期待譚德塞以及其任內的WHO有任何重大改變,無異緣木求魚。

也因此現實顯得弔詭的是,世人對譚德塞嚴重瀆職以及中共隱匿疫情的抨擊越是強烈,譚德塞與中共越是同舟共濟,關係更是緊密,為了壯膽以應付歷史性的重大難關,譚德塞也只能持續追隨中共指導,擁抱熊貓,變本加厲。

圖為4月4日,北京火車站站前廣場降下半旗誌哀。 圖/中新社
圖為4月4日,北京火車站站前廣場降下半旗誌哀。 圖/中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