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蘿蔔與棍棒齊落——中共對內對外加強網路控制

中國網信辦近日約談中國熱門問答網站「知乎」負責人,要求立即整改,以免成為「違法違規」訊息的傳播平台。 圖/取自百度圖庫
中國網信辦近日約談中國熱門問答網站「知乎」負責人,要求立即整改,以免成為「違法違規」訊息的傳播平台。 圖/取自百度圖庫

中共持續整肅中國網路業,急遽加強嚴管,對於國際網路巨頭的影響與干涉也更為積極大膽,引發國際輿論高度關注。

中國網信辦近日約談中國熱門問答網站「知乎」負責人,要求立即整改,以免成為「違法違規」訊息的傳播平台。不久之前,新浪微博、豆瓣也因相似原因被懲處。知乎擁有超過一億用戶,中共對其影響力不敢忽視。

要求「知乎」等平台整頓言論

12月20日中國網信辦於微信公布,近日要求北京網信辦約談知乎負責人,針對該平台多次出現「法律法規禁止發布或者傳輸的信息」問題,依據中國《網絡安全法》責令知乎立即整改、嚴肅處理「相關責任人」。北京網信辦對知乎的「違法行為」進行行政處罰立案。

在「整改」期間,知乎網負責人表示將「深刻吸取教訓」,暫停相關功能。北京網信辦表示將進一步督促網站平台加強內部管理,依法依規維護「清朗」網路空間。然而北京網信辦並未說明知乎到底傳播了哪些被當局視為「違法違規」的訊息。

對於中國網路平台業者以及網友而言,這種界線模糊的威嚇管制,可大可小,是中共專制治理的典型模式,令人深恐大難臨頭,心生恐懼、無所適從。

幾乎同時間,美國《紐約時報》繼日前揭露中共高價收買大量外國「網紅」幫忙進行大外宣之後;12月20日進一步揭露中國政府透過民企假造境外社群平台帳號、製作大外宣節目,並且貼出大外宣的操作模式以及「報價單」,中共大外宣工作輪廓於焉現形。

日前《紐約時報》報導一對英國網紅父子,以影片描繪外國人在中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反擊外界對北京專制獨裁、鎮壓少數民族、疫情管理不當等批評。《紐約時報》直稱在此背後是北京的大型國家宣傳機器,近期大量外籍網紅的宣傳,正是中共企圖在全球擴大親中影響力。

《紐約時報》接著以〈購買影響力:中國如何操控臉書和推特〉("Buying Influence:How China Manipulates Facebook and Twitter")為題,進一步揭露中共大外宣內幕。

《紐約時報》報導中貼出「報價單」,列有合作項目以及價格,例如:「境外社交平台註冊」每個月費用為人民幣5,000元(約合台幣2.2萬元);「境外社交平台帳號偽裝及維護」也是人民幣5,000元;「原創影片製作」為人民幣40,000元(約合台幣17.5萬元)。

這份報價單來自今年5月2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在網上招標的「輿論技術服務項目」。《紐約時報》指出,中共當局要求包商每個月在臉書、推特等境外社群網路平台至少「生出」三百個帳號,不論是憑註冊或者買帳號。

不僅於此,浦東分局要求包商要將「生出來」的帳號進行「包裝」以吸引粉絲,保證每月粉絲數量必須成長。此外,除了推廣中共提供的素材,每個帳號也得製作原創影片,以歌頌中國、打擊不利中國的負面消息。

《紐約時報》表示此現象恐怕只是冰山一角,中共會以此模式影響海外媒體平台,並且發現中共除了這招大外宣,也會透過民企大量付費加入「訂閱制」,藉此操縱海外媒體平台。

《紐約時報》以〈購買影響力:中國如何操控臉書和推特〉("Buying Influence:How China Manipulates Facebook and Twitter")為題,進一步揭露中共大外宣內幕。 圖/美聯社
《紐約時報》以〈購買影響力:中國如何操控臉書和推特〉("Buying Influence:How China Manipulates Facebook and Twitter")為題,進一步揭露中共大外宣內幕。 圖/美聯社

與海外網路巨頭建立親密關係

中共與國際網路巨頭幾乎已經建立「互利共生」的親密關係。12月17日《路透社》引述美國電商巨頭亞馬遜(Amazon)內部文件,以及對數十位熟悉亞馬遜中國業務活動者之採訪,揭露亞馬遜藉由幫助中共在國際社會推進其意識形態以及政經主張,換取中國市場利益。

《路透社》報導,2019年亞馬遜為了討好北京政府,配合中共宣傳機構中宣部,刪除在亞馬遜中文網站上針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選集《習近平:治國理政》等著作的負面評論,繼而關閉評級和評論功能。

由於中國「愛國」電影《厲害了我的國》(Amazing China)遭到大量負評,亞馬遜配合中共要求刪除評論,並且為了確保得以繼續在中國營運,亞馬遜應中共要求將亞馬遜雲端服務公司(AWS)的雲端技術移交給中國企業。

《路透社》引用報告強調,遵守中共當局指示、擴大在中國市場影響力,是亞馬遜近十年來的努力要點,特別重視習近平政府的支持。亞馬遜還曾經為中國政府創建一個專賣官方書籍的網站,販售九萬多種出版品,但收入不佳。

此外,今年8月1日,總部位於美國波士頓的權威網路週刊《連線中國》(The Wire China曾經報導,即使臉書自2009年起被中國封鎖,每年仍能透過中國網路廣告代理商從中國賺取數十億美金。中國是臉書僅次於美國的次要收入來源國,廣告主包括遊戲公司、電商巨頭、應用軟體商以及政府組織。中國作為臉書的頂級大客戶,影響力不在話下。

中共利用專制高壓以及市場優勢,對於網路巨頭威逼利誘,可謂鋪天蓋地,早已不分國內國外,如今更是加重力道,蘿蔔與棍棒齊落,各種網路平台的影響力背後,「中國因素」黑影幢幢,著實不容輕忽。

中共利用專制高壓以及市場優勢,對於網路巨頭威逼利誘,可謂鋪天蓋地,如今更是加重力道,各種網路平台的影響力背後,「中國因素」黑影幢幢,著實不容輕忽。示意圖。 圖/美聯社
中共利用專制高壓以及市場優勢,對於網路巨頭威逼利誘,可謂鋪天蓋地,如今更是加重力道,各種網路平台的影響力背後,「中國因素」黑影幢幢,著實不容輕忽。示意圖。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