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夥伴關係」是騙局?烏克蘭識破中國兩手策略 | 吳介聲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錯較多的一方不得訴請離婚」違憲?分析台灣現行法律的謬誤

「戰略夥伴關係」是騙局?烏克蘭識破中國兩手策略

烏克蘭國會外交委員會主席梅列日科。 圖/取自梅列日科臉書帳號
烏克蘭國會外交委員會主席梅列日科。 圖/取自梅列日科臉書帳號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超過半年,中國對俄宣稱「合作沒有禁區」之充分支持態度,已經過時間驗證,從而更使得烏克蘭政界識破中烏兩國所謂「戰略夥伴關係」,純屬中共的騙局。

俄烏戰爭半年以來,中國對俄羅斯的種種支持與協助,烏克蘭看在眼裡忍在心裡,往往隱而不發,相當低調。近期烏克蘭政界終於付諸行動,除了重申質疑中國援俄,並且呼籲政府當局應該謹慎重估與中國之關係。

禁不起考驗的戰略夥伴關係

烏克蘭國會外交委員會主席梅列日科(Oleksandr Merezhko)8月底在基輔於《美國之音》書面專訪指出,北京當局辜負了與烏克蘭的戰略夥伴關係。

烏克蘭與中國於2011年簽署「戰略夥伴協定」,此為當年7月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烏克蘭所確立,親近中國與俄羅斯的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還曾在2013年12月特地訪問中國,進一步簽署烏中廣泛友好合作協定,加強推動烏中「戰略夥伴關係」。

梅列日科羅列中國不值得烏克蘭信任的四大「罪狀」,包括:與對烏克蘭犯下種族滅絕重罪的侵略國俄羅斯擁有「沒有禁區」的戰略夥伴關係、幫腔俄羅斯散布不實宣傳、協助俄羅斯規避西方制裁,以及與俄羅斯聯合軍演。

梅列日科直言,在此現實條件下烏克蘭如果仍然維持與中國的戰略夥伴關係,相當荒謬。強調烏克蘭應該認真重估與中國的戰略夥伴關係。

親近中國與俄羅斯的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圖右)還曾在2013年12月特地訪問中國,進一步簽署烏中廣泛友好合作協定,加強推動烏中「戰略夥伴關係」。 圖/美聯社
親近中國與俄羅斯的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圖右)還曾在2013年12月特地訪問中國,進一步簽署烏中廣泛友好合作協定,加強推動烏中「戰略夥伴關係」。 圖/美聯社

烏克蘭國會剛於8月17日成立跨黨派友台小組,以便與台灣建立雙邊合作關係,15位成員有三分之二為執政黨籍,梅列日科為友台小組領袖。友台小組籌備過程備受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施壓阻撓。

早在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沒多久,美國前國務卿龐佩奧在3月4日的訪台專題演說中已經提醒世人,中國破壞與烏克蘭「雙方在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等共同關切的議題上彼此支持」之承諾,如今這項攸關烏中兩國戰略夥伴關係的諾言已經消逝無蹤。

龐佩奧批評「獨裁者」普丁侵犯烏克蘭,並且持續以武力重劃與鄰國邊界,警告世人切莫錯估形勢,因為普丁的目標是重建蘇聯版圖,不會止步於烏克蘭。

另一方面,中國從未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甚至有中國政府早知普丁計畫侵烏,但希望別在北京冬奧前動武之說法。龐佩奧強調,中國撕毀對香港的承諾舉世皆知,世人也應該注意最近中國又破壞另一項承諾——「烏中戰略夥伴關係」。

然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對中共無限挺俄向來低調以對,迄今似乎仍為中國保留外交斡旋彈性與經濟合作空間,甚至近期還曾兩度公開期許中國政府與企業參與烏克蘭戰後重建。

對此,梅列日科認為民主社會國會議員與行政高層對某些議題看法不同很正常,但就經濟發展而言,烏克蘭應該更仰賴西方民主國家,而非中國。

烏克蘭國會剛於8月17日成立跨黨派友台小組,以便與台灣建立雙邊合作關係,15位成員有三分之二為執政黨籍,梅列日科為友台小組領袖。 圖/取自梅列日科推特帳號
烏克蘭國會剛於8月17日成立跨黨派友台小組,以便與台灣建立雙邊合作關係,15位成員有三分之二為執政黨籍,梅列日科為友台小組領袖。 圖/取自梅列日科推特帳號

中國失去參與重建之正當性

與澤連斯基同屬人民公僕黨(Servant of the People)的梅列日科於8月17日與14位跨黨派國會議員成立友台小組,期望在經貿、文化、人道等領域與台灣發展雙邊關係。擔任發起人與主席的梅列日科表示小組人數可能增加,而澤倫斯基對於小組成立並不知情。友台小組要在下屆國會全體大會經過議長宣布之後才算正式成立。

根據台灣中央社專訪,8月15日的友台小組成立聲明指出,台灣支持烏克蘭,在烏克蘭抗俄過程中提供援助,烏克蘭有必要與台灣加強關係,因為與價值相近的社會深化連結有助捍衛自由、法治、民主等共同價值。此外,梅列日科認為友台小組符合烏克蘭各項國際協定義務以及「一中政策」,發展友台關係也符合歐盟方針。梅列日科強調烏克蘭是主權獨立國家,北京沒有理由阻撓烏克蘭國會成立對台小組以及訪問台灣。

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8月28日報導,烏中兩國醞釀外交爭端,梅列日科表示因爲友台小組的成立,北京已向烏克蘭駐中國大使館提出抗議,梅列日科批評中共「試圖對外國國會發號施令」,並且披露在宣布成立友台小組前夕,中國駐烏克蘭大使范顯榮除了曾向烏克蘭執政黨大老投訴,並且曾經試圖會面,但被他拒絕。

梅列日科並向《新聞週刊》指出,他在3月曾經和數名國會同事試著拜會范顯榮,希望中國支持開闢人道走廊,但是范拒絕見面——在烏克蘭有難之際,中國的冷漠甚至落井下石,是促成國會成立友台小組加強台灣關係的重要因素。

此外,梅列日科表示烏克蘭感謝台灣支持對抗俄羅斯,特別是迅速對俄制裁以及捐贈鉅資協助重建,烏克蘭珍視與台灣共同擁有的民主、人權及自由等共同價值。

在中共黨國的外交邏輯,「親中共政權」才配共享「戰略夥伴關係」。如今力抗俄羅斯的烏克蘭政府亟需西方民主陣營支持與協助,自然不如十年前親中;而半年來中國「親俄抗美不理烏克蘭」的手法,恐怕早被烏克蘭看破,在歷史記上一筆,將來中國即使有機會參與烏克蘭戰後重建,也已經失去正當性,勢必引爆民怨、遭受民意嚴厲挑戰。

在中共黨國的外交邏輯,「親中共政權」才配共享「戰略夥伴關係」。圖為2022年習近平與普丁在北京進行會談。 圖/美聯社
在中共黨國的外交邏輯,「親中共政權」才配共享「戰略夥伴關係」。圖為2022年習近平與普丁在北京進行會談。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