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從圈地自萌到全民嗑CP(下):「腐」的困境、變換與未知想像

耽美可以具有強烈的培力意義,它允許女性能想像不同於傳統的社會經驗,更自由地表達自身慾望,展現自身對性的好奇與渴望,也在親密關係中捕捉更平等、不受制於傳統性別角色的互動模式。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耽美可以具有強烈的培力意義,它允許女性能想像不同於傳統的社會經驗,更自由地表達自身慾望,展現自身對性的好奇與渴望,也在親密關係中捕捉更平等、不受制於傳統性別角色的互動模式。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上篇:

從圈地自萌到全民嗑CP(上):誰愛看男人談戀愛?為什麼?

北京大學教授戴錦華認為,耽美作品同時反映了女性在父權體制下的突破與限制。她指出,耽美作品如今涵蓋的主題內容極為廣泛,事實上已經超越了傳統女性創作者會選擇處理的題材——如家庭、情愛——而涉及更宏觀的敘事,這顯示女性創作者其實在心理上已經進入並駕馭傳統陽剛領域。然而,另一方面,女性創作者也認知到,在傳統性別規範下,那些宏大敘事難以用女性身分完成,因此便必須寄託於男性的身體。

由此看來,耽美可以具有強烈的培力意義,它允許女性擺脫自身身體在父權體制下所受之限制,而去想像不同於傳統的社會經驗,更自由地表達自身慾望,展現自身對性的好奇與渴望,也在親密關係中捕捉更平等、不受制於傳統性別角色的互動模式。

此外,耽美創作另一個正面意義是,它是一個由女性主導、排除男性干預的文化。在耽美社群裡,由女性創作者負責餵養、滿足女性消費者的情感和慾望需求與親密想像,而不是由男性支配者決定,女人應該如何表達自身情慾。在這個生產—消費的過程中,女性發展出自身社群、交換經驗與感受,進而得以彼此理解與支持。

耽美中的刻板性別想像與消費

不過,耽美文化也並非全然美好。某些人質疑,在滿足女性情慾想像之餘,耽美作品是否又同時複製、強化了傳統異性戀對於親密關係之想像。比方說,堅持攻(插入方)/受(被插入方)身分,以及經常賦予攻/受角色特定之人格特質和角色(例如受方可能負擔較多家務),進而強化某種性別想像(如強攻弱受)和權力位階1。有人便質疑,這樣的攻受角色設定,是否不僅無法解放女性,反而可能強化舊時的性別刻板印象;耽美文學儘管看似突破了異性戀霸權的親密關係形式,但卻只是單純地置換了性別,在他處卻無縫移植傳統異性戀的各種互動模式想像。

此外,這種無縫移植在強化性別刻板印象之餘,甚至可能操縱與強化厭女情結。比方說,女性可能被設定為邪惡的工具性角色,其存在只是為了證明主角的善良與推進雙方之感情,並因此在主角修成正果後遭到懲罰。另一方面,社會性的女性也可能遭到排擠,例如耽美作品中不時會出現的「拒C」情結——也就是貶低、打壓拒有陰柔氣質的男性角色,同時在「果然/畢竟是男人」的語言下,鼓吹、讚揚各種陽剛氣質的表現。

另一種常見的情況則是,女性角色消失於耽美作品中。儘管耽美社群是一個由女性為女性打造,用來投射自身生命想像的載體,在此互動過程中,真正的女性形象卻消失了。對此現象可能也存在不同的解釋,其中一種是這源自於女性對自身想像的匱乏——儘管男性在耽美作品中做為性客體,但它們仍舊是想像的具體終點,得以實踐各種角色與目標。因此,從這個角度看來,耽美文學所帶來的更大助益,反而為男性打造了更寬闊的世界觀。

另一項解釋則是,作為耽美生產者與消費的女性,太過於深刻認知到女性在父權社會裡所受到的箝制與打壓,觀看女性角色變得太為痛苦、難以忍受。因此,在深知創作情節也難以撼動現實之餘,不如徹底抹煞女性角色,好不讓自己不斷地被提醒,現實與期許間的落差。

這也某種程度上說明了,耽美「出圈」、腐女不再需要掩藏自己,並不見得代表社會進步;事實上,腐文化成為某種「主流」,可能僅僅只是呼應了金錢的流向。隨著女性消費力增強,女性的商品需求受到關注,因此,對於資本來說,「賣腐」往往不是因為性別平等,更不是促進同志權益,只是反映了哪裡有錢賺。

這並非表示,耽美作為對男性情慾的想像,勢必要納入女性角色。而是說,當耽美只是作為資本工具,在某些層面上仍遵循著傳統的性別規範。女性的身體與社會角色在其中被消除或樣板化,那麼女性創作者與消費者就只能持續地透過男性身體來投射自身。

耽美文學儘管看似突破了異性戀霸權的親密關係形式,但卻只是單純地置換了性別,在他處卻無縫移植傳統異性戀的各種互動模式想像,甚至可能操縱與強化厭女情結。 圖/路透社
耽美文學儘管看似突破了異性戀霸權的親密關係形式,但卻只是單純地置換了性別,在他處卻無縫移植傳統異性戀的各種互動模式想像,甚至可能操縱與強化厭女情結。 圖/路透社

全民嗑CP與原地結婚

讓我們將目光轉回麟洋配。

如前所述,全民嗑CP的風潮可能反映了同志社群在台灣的能見度,但另一方面,眾人之想像似乎也透露出某些刻板的情慾和親密關係想像?比方說,某些論者主張,麟洋配展示了男性氣質之鬆動,如今男性不再只能陽剛,而得以表現出個人陰柔、柔軟的一面。可同時,麟洋的「被相愛」是否顯示,我們賦予男男互動的可能解讀仍舊偏狹,某些交往形式只能被歸在愛情底下,沒有其他解釋。換句話說,當兩個(男)人表現出某種親密感時,他們勢必只能受愛情所趨動?反過來看的假設則是,在單純的「戰友情」底下,某些互動方式不能、不應該,也不適當出現。

此外,在這次的嗑CP熱潮中,「請原地結婚」成為許多CP粉的頭條口號。這種在腐社群中相當常見的吆喝可以被視為某種喜悅表達與支持,尤其在過去同性婚姻無可能的情況下,這是腐男女們對CP情感的終極認可。但再一次地,「真愛=結婚」的等式昭示我們對親密關係的單一想像與期待——彷彿證明一段感情價值的唯一方式就是邁入婚姻,也唯有邁入婚姻才能夠賦予親密關係正當性。

於是,嗑男男CP這件事的意義可能無比複雜。一來,這確實讓同性伴侶成為可以被看見與認可的親密關係形式,但二來,我們在嗑CP時的語言也反映出,我們仍舊期許愛情、親密關係、愛情呈現「一條龍」的線性關係,必須彼此連結,且依序發生。

最後,某些人主張,為麟洋配CP是一種不尊重當事人的行為,就如同女性主義者所抗拒的「男性凝視」(male gaze),是對個人的入侵與物化。然而,腐女對男性身體和情慾的想像及互動時,是否等同於男性對女性的凝視相同?這個問題的根本或許在於,凝視的基礎為何。

某些人主張,為麟洋配CP是一種不尊重當事人的行為,就如同女性主義者所抗拒的「男性凝視」(male gaze),是對個人的入侵與物化。然而,腐女對男性身體和情慾的想像及互動時,是否等同於男性對女性的凝視相同?這個問題的根本或許在於,凝視的基礎為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某些人主張,為麟洋配CP是一種不尊重當事人的行為,就如同女性主義者所抗拒的「男性凝視」(male gaze),是對個人的入侵與物化。然而,腐女對男性身體和情慾的想像及互動時,是否等同於男性對女性的凝視相同?這個問題的根本或許在於,凝視的基礎為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腐女的觀看

儘管同為觀看,身處不同社會位置上的個人,擁有不同的物質與權力處境、受到不同程度的規範,他們的觀看也會導致不同的結果。換言之,當父權社會仍舊賦予男性主導地位,並以厭女情結為基礎,分別獎勵與約束遵守和反叛規則的女性時,男性和女性的觀看就會導致極為不同的結果——男性對女性的觀看和想像,可以造成更多的規訓及打壓。

此外,腐女的觀看是否真的如此自由?在這次麟洋CP的熱潮中,不乏有許多人認為,將異性戀放置於同性戀的身分是,是一種「污辱」,並以兩人都已有女友一事,來證明嗑CP的不妥當。這說明,我們的社會仍將不同親密關係形式放置於不同的權力位階:異性戀較為高尚,同性戀可以被容忍卻不是「理想結果」。尤其在當事人已經處於一段異性戀親密關係中時,持續賦予同志情慾想像成為一種對異性戀正統的「背叛」。

因此,腐女的觀看是有條件限制的,必須遵守某些規矩,才能夠安然無事。例如當事人不應該是已經被「證實」的異性戀;又例如前述的「肖戰事件」,當想像與意淫突破了某些界線(如讓陽剛不再陽剛),就不再被接受,甚至會面臨嚴厲的懲罰。

與此同時,許多人對此的回應也不自覺地延續著同樣的思維,例如強調「腐女並不如何」。一個極為常見的說法是,「腐女嗑的不是同志,而是愛情」,藉由剝除同志情慾、強調愛情神聖性,讓腐文化獲得正當性。同時,除了模糊同志身分,這類說法也排除性和慾望,將嗑CP「純潔化」,好讓其無害。

另一種可能則是將腐女「架空」,強調腐女的虛構性(腐女並不會當真),好讓當事人在現實世界仍然可以繼續當異性戀。儘管如前所述,對於腐社群來說,當事人有沒有實際往來的親密關係並非重點。很多時候,腐女甚至會因為恐懼異性戀霸權對當事人的反撲,而不見得希望自己「搞到真的」。縱然如此,在筆者看來,將腐女置於完全無關現實的真空,使她們所有的想像都缺少實現之可能,是一種剝奪腐文化正當性的舉措,讓腐永遠只能是幻想。

在筆者看來,將腐女置於完全無關現實的真空,使她們所有的想像都缺少實現之可能,是一種剝奪腐文化正當性的舉措,讓腐永遠只能是幻想。 圖/路透社
在筆者看來,將腐女置於完全無關現實的真空,使她們所有的想像都缺少實現之可能,是一種剝奪腐文化正當性的舉措,讓腐永遠只能是幻想。 圖/路透社

腐文化拓展親密關係想像

當我們試著把「腐」侷限在幻想之境時,最主要的目的便是維持它與現實之距離,這一方面帶給腐社群某種安全感,避免自己因為「干擾」現實而受到攻擊,但另一方面,這卻也持續鞏固異性戀親密關係想像的獨占和優越位置。

這當然不是說,腐女們應該或有權「左右」當事人的慾望趨向和親密關係,而是透過腐文化,我們或許可以為親密關係的樣貌型態保留、創造更多異質想像。就如同這次李洋在面對媒體詢問時,可以肯定兩人的互動方式確實有和情人相似之處,這說明了,異性戀男子的友情不是只能以傳統陽剛的方式表達。同時,這未嘗不讓我們進一步思考,所謂「情人的互動」是什麼?某些互動方式只能被浪漫愛獨占嗎?又,友情與愛情之間的界線真的永遠如此分明?

換個角度來說,我們每一個人所需要的某種親密和安全感,也許不是只能由親密伴侶提供(或者說,我們的親密伴侶不見得只能是那一個和自己有性行為的人而已),而我們可、也應當發展更多元的親密形式。腐文化帶來的另一種思考練習則是,我們的性傾向與慾望是否也是流動的?就像耽美作品裡經常使用的金句所說:我愛上的是這個人,而不是他的性別。

將腐文化從真空中解放出來,並不等於強迫人人都成為同性戀,而是給予不同親密關係形式與慾望實踐同樣的空間與地位,在性別身分、性別氣質表現、性傾向之間,探索不同的流動與組合可能。

動態的腐文化

「腐」作為一種相對年輕的文化,其實具有高度動態性,它的形式與內涵極為多元,並且仍不斷發展變動。比方說,耽美創作中的攻受設定與性別氣質越來越多樣,漸漸擺脫過去以異性戀互動為基準的想像;又比方說,對男明星的「泥塑」2——反轉性別,將男性視為女性稱呼,如喊男明星為「老婆」——模糊陽剛與陰柔的界線,也推翻性別身分和角色之間的固定配對。

因此,在分析腐社群與耽美文化時,不論問題是「耽美是否厭女」或「嗑CP是否代表進步性別觀」,其實都很難以做出一刀兩斷的判斷,而必須要考慮到整體的語境、物質基礎和社會環境,以及在當前社會下,這些敘事可能促成什麼樣的結果。

可以確定的或許是,唯有當我們不斷討論,試圖在腐文化中拓展各種可能,並且不畏懼討論各種想像背後所隱含的性別意識,才有可能開始更多的性別與關係想像。

將腐文化從真空中解放出來,並不等於強迫人人都成為同性戀,而是給予不同親密關係形式與慾望實踐同樣的空間與地位,在性別身分、性別氣質表現、性傾向之間,探索不同的流動與組合可能。 圖/路透社
將腐文化從真空中解放出來,並不等於強迫人人都成為同性戀,而是給予不同親密關係形式與慾望實踐同樣的空間與地位,在性別身分、性別氣質表現、性傾向之間,探索不同的流動與組合可能。 圖/路透社

腐文化帶來的另一種思考練習則是,我們的性傾向與慾望是否也是流動的?就像耽美作品裡經常使用的金句所說:我愛上的是這個人,而不是他的性別。 圖/美聯社
腐文化帶來的另一種思考練習則是,我們的性傾向與慾望是否也是流動的?就像耽美作品裡經常使用的金句所說:我愛上的是這個人,而不是他的性別。 圖/美聯社

  • 但亦有學者持相反看法,如中國學者楊玲認為,一方面耽美作品中的攻受樣貌多元(強攻弱受以外,也不乏弱攻強受、美人攻糙漢受、忠犬受女王攻等較不符合傳統異性戀互動模式的組合),另一方面,性在耽美作品中經常有著平衡權力關係的功用,用來矯正、反轉主角雙方原本因為其它社會權力體系(如階級)而形成的權力位置。
  • 泥塑來自於「逆蘇」,「蘇」指的是當男性發揮陽剛魅力,使女粉絲難以招架,而逆蘇便是把情況反過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