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妻》:親密關係的「放棄」與「寬恕」 | 林秋芬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陳時中的「鹹豬手」:狹隘的性別想像和代言受害者的爭議

《金魚妻》:親密關係的「放棄」與「寬恕」

《金魚妻》劇照。 圖/取自《金魚妻》官方Twitter
《金魚妻》劇照。 圖/取自《金魚妻》官方Twitter

一推出即登上Netflix排行榜前三名的日劇《金魚妻》,於網路上引發討論的焦點是大尺度的性愛畫面、人妻的外遇。在劇中,平賀與櫻這對髮型師夫婦於最後一集離婚調解場景中的對話,網友的反應是「聽了這段話,櫻竟然還感動」、「怎麼就這樣放過平賀對她的傷害」、「櫻就是聖母心、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平賀鬼話連篇地合理化自己的施暴」。

本文將藉由這段話探討「放棄」與「寬恕」。

我打你是怕你離開我:面對不安的控制

櫻在關係中長期遭受平賀的冷言冷語、肢體施暴後離家、不斷換住所躲避平賀,櫻錄下被跟蹤後的受暴影片,與律師討論決定進行離婚訴訟,但先收到平賀聲請的離婚調解,調解員邀請雙方對談時,平賀說了以下這段話:

平賀:「那個施暴影片不能證明我不愛你,我會打你的原因及我不斷出軌,是我很不安,我不確定你是否真的愛我?我沒有自信,我總認為總有一天你會離開我,你會消失得無蹤影,這讓我很不安。」

律師:「你想做任何事確認她不會離開你?」

:「沒有必要這樣做。」

平賀:「大家很信賴你、喜歡你,你天生有一種我無法企及的力量,一直讓我很困擾,當你無法再拿起剪刀時,我真的鬆了一口氣,這樣你就不會離開我了,我以為我能夠控制你,我知道我很自私,我知道我很愚蠢,我並非不愛你,我一直都非常愛你,(此時平賀痛哭流涕),只有透過調解庭能當面跟你說這些,所以我才會來到這裡,我對離婚一事沒有異議,我同意離婚。」

從這段對話可以看出櫻的光芒四射讓平賀的內心感到威脅、挑起他的恐懼與創傷,於是在行為上採取暴力控制、貶抑等惡意對待自己的妻子來面對妻子可能會離開他的痛苦、失落。

平賀潛意識錯誤的認知是「我這樣糟,如果我如此傷害你,你都不會離開我,那你是真的愛我的」,看來平賀缺乏處理親密關係的能力,例如:在關係中如何愛自己、如何愛伴侶、如何以健康的方式維繫一段關係能力,面對關係的變化就如同我們面對地震,要發展的是因應問題的能力而非控制。

《金魚妻》劇照。 圖/取自《金魚妻》官方Twitter
《金魚妻》劇照。 圖/取自《金魚妻》官方Twitter

我同意離婚:能選擇放棄也是一種能力

平賀缺乏經營親密關係的能力,但最後能坦然面對這段婚姻已回不去,同意放手,在上述那段話的結尾是「我同意離婚」,我想這個同意讓櫻與律師都鬆了一口氣,這段婚姻能以調解的方式盡快結束,雙方不需耗費心力於司法程序中、能盡快回歸日常生活是相當重要的。

但在我的工作經驗中,當事人即使承認自己使用語言、精神、肢體等暴力來對待伴侶,要他能主動選擇放棄已殘破不堪的婚姻並不容易,內心處於自己建立的家要被摧毀的極度恐懼,人面對威脅的因應方式常是戰與逃,採取戰(如我沒有錯、我要法官還我清白、證明我非起訴狀寫的那樣不堪),採取逃(擺爛、不面對),這些當事人無法如平賀以調解的溝通方式來結束婚姻關係。我常見當事人會開始將孩子拉進婚姻戰場,質問對方「你要給孩子一個不完整的家嗎? 」、「是你不要這個家,你別想再看到孩子」等傷害孩子、把對方往外推的方式來企圖留住對方,但往往事與願違而又更挫敗。

我們常聽到一句話「大人才做選擇,小孩子都要」,無法選擇、無法為自己的選擇承擔後果,心智就如同退化到孩子的狀態,平賀能自主同意離婚,放棄以控制手段來維繫的關係,意謂他要擺平自己內心的「不控制就會失控」的焦慮,面對放棄帶來的失落、痛苦,承認自己對這段關係修復的無能為力、哀悼這段關係的死亡。這需要一個人有成熟的能力,並能理解結婚無法拯救一個人的不堪、離婚也不會毀掉一個人的精彩,懂得及時停損。

《金魚妻》劇照。 圖/取自《金魚妻》官方Twitter
《金魚妻》劇照。 圖/取自《金魚妻》官方Twitter

我不原諒你,但我不恨你:拒絕廉價的寬恕

當我們遭受到傷害,我們可以選擇一直停留在受害者的位置進行控訴;然而這是非常沒有能量的位置、是很令人沮喪的;我們當然也可以位移到問題解決者的位置,可以選擇報復、選擇自我療癒,須衡量這些處理方式能否使自己內心獲得平靜。

平賀與櫻一起創業的髮廊承載著兩人多年情感的歷史,雙方離婚後,平賀無心經營髮廊,認為櫻要挽救髮廊是因為同情他,但髮廊對櫻的意義非凡,她很清楚自己不是為了平賀,也非不忍平賀一蹶不振,她是為自己而做。

寬恕不是傷害他人的一方不做什麼就應得的,被傷害的一方也沒有義務必須要原諒對方,有權選擇接不接受對方所做的努力,寬恕是一個自主選擇、是一個歷程。我在實務工作中有時見傷害他人的一方以一種「我都道歉了、我做的還不夠嗎?」、「我不想再談論、我無法聽你的委屈、不要談論這個傷害就好了」等逃避、快捷的方式,來強迫對方要接受他的道歉、企圖獲得寬恕。在《教我如何原諒你?》一書中提到拒絕廉價的寬恕,廉價的寬恕指的是被傷害的人壓抑自己的需求、不接納自己的情緒與傷害、對方也沒有付出努力來獲得的寬恕。

真誠寬恕是雙方都需要努力才有可能發生,即使傷害他人的一方不做任何努力,被傷害者仍願意選擇寬恕,那前提是被傷害者如實地接納自己的感受與想法,處理與面對自己的痛苦、怨恨、失落,能自我慈悲,自己獨力或透過專業資源協助完成自我和解、自我修復的療癒之旅而選擇寬恕,如結局畫面是櫻臉上顯露自信走向獨自經營一間髮廊的夢想,我想也許傷害還在、也許尚未能寬恕,但她沒有讓生活停滯,做到一別兩寬、各自歡喜。

這讓人不禁想起,網路上有一段話是「對於寒冬,最好的取暖方式是接受和習慣寒冷,寒冬不會自己走,但生活總要繼續」。

《金魚妻》劇照。 圖/取自《金魚妻》官方Twitter
《金魚妻》劇照。 圖/取自《金魚妻》官方Twitter

※ 離婚/家事商談請洽各地縣市政府社會局/處委託之承辦單位:

  • 花蓮縣共親職支援中心——華人共親職中心(038563020)
  • 花蓮縣政府駐法院家事服務中心(038242139)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