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隱密的角落》:理解離異家庭的複雜情感,接住渴望愛的孩子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你相信童話還是現實?」這是近期最火紅的陸網劇《隱密的角落》中,反覆出現的一句話,現實往往殘酷,而有些人必須相信童話才能活下去。周末我追完這部劇,最後兩集讓我落淚,因為我心疼劇中的孩子。

整部劇共12集,描寫一大三小的「壞」,四位主角分別是婚姻中被太太與岳家所鄙視的成人張東升、父母離異後與母親同住的青少年朱朝陽、因父親吸毒而被送入育幼院的青少年嚴良、因為父母雙亡進入育幼院的小女孩普普。透過此劇,可見原生家庭對孩子成長歷程中性格養成的影響,本文以14歲的數學資優生朱朝陽的故事,來看離異家庭中孩子的處境與心理需求。

承受父母痛苦的孩子

朱朝陽的媽媽周春紅,在離婚後曾多次情緒失控對他大吼「你以為你爸爸愛你嗎?他要是愛你,當年就不會拋棄我們母子」,將朱朝陽同樣擺放於「婚姻受害者」的位置,媽媽於離婚後努力工作、盡力照顧孩子生活起居,為了朱朝陽而拒絕追求者,但當媽媽面臨情感挫折,在半夜痛哭時,朱朝陽知道唯有努力學習以保持全班、全年級第一名,才能回報媽媽為自己的犧牲。

某段劇情中,媽媽每晚熱一杯牛奶要他喝、不准他吃垃圾食物,只要媽媽在家,他一定照做。一幕他不願喝牛奶惹媽媽生氣後,朱朝陽只好一口氣喝下那杯象徵媽媽對他滿滿的愛的熱牛奶,接著承受媽媽的情緒發洩,一個情緒不穩定的主要照顧者,也讓朱朝陽難以長出穩定的自我。

另外一幕是已再婚的爸爸朱永平載朱朝陽去買鞋,爸爸問他「以前你都坐前座,為何現在坐後座?」但對朱朝陽來說,坐在前座就必須直視爸爸與現在妻女的全家福照片,也更靠近爸爸再也不屬於自己的事實。於是朱朝陽只回答「坐後座寬敞些」,其實也代表暫時不面對令自己難過的事實,他的心也寬敞、舒服點。

爸爸再婚妻子對朱朝陽的敵意不僅顯現在態度、言語、行為上,也影響了她教育女兒的方式:這個哥哥是來跟你搶爸爸的。小女孩故意踩爸爸剛為朱朝陽買的新鞋,朱朝陽則一貫隱忍各種欺凌,只是低頭看了一眼白鞋,這一幕很悲傷,他就像爸爸再婚家庭中多餘的外人,大人的婚姻不合、衝突的苦痛都是孩子在承受。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被忽略的情感需求

父母離婚後,朱朝陽偶爾與爸爸見面。去見爸爸之前,媽媽會要他帶上成績單,朱朝陽的成績象徵周春紅離婚後帶著兒子獨自生活的成績,她用兒子的第一名來面對被前夫拋棄的不堪,所以她只要朱朝陽專注於學習就好、人際關係不好無所謂。周春紅雖將朱朝陽的生活照顧的無微不至,但卻從未關注與察覺他的情緒需求。

與母親同住的朱朝陽,渴望多與爸爸相處,但爸爸連他的生日聚餐都爽約了,甚至他優異的學業表現,爸爸也是從牌友口中聽來的,直到同父異母的妹妹過世,朱朝陽才有更多與爸爸的互動,例如一起游泳。爸爸送他昂貴蛙鏡、教他憋氣,朱朝陽還戴著蛙鏡於家中浴缸中練習,這是一種與爸爸同在的感受,他在日記寫下「18歲的目標:和爸爸橫渡珠江」,這給了他與爸爸持續維繫關係的希望感。

14歲的朱朝陽外表陰鬱,不知道如何交朋友,被班上同學形容為怪咖,面對校內的霸凌,他同樣選擇隱忍。童年好友嚴良說朱朝陽在小學三年級以前是愛說、愛笑的,但劇中可見對朱朝陽性格的巨大影響,不在於父母離婚這件事,而是父母沒有給予愛與陪伴、傾聽與理解。

朱朝陽面對父母兩個大人各自的生活處境,他只能壓抑對親情的渴望,活得小心翼翼、戰戰兢兢,他知道母親的犧牲、父親的無奈,於是他只能透過媽媽覺得他獨立、成為媽媽的驕傲,還有讓爸爸覺得他懂事等方式,克服內心「失愛」的恐懼。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如果我乖一點,你們是不是就不會離婚了?」

一幕他與爸爸吃糖水的畫面,他告訴爸爸:「我努力學習,因為如果我乖一點,爸媽當年是不是就不會離婚了?我希望代替妹妹死去,死的是我,爸爸就不會難過。」此時爸爸無法回應而低頭大口大口的吃,直說好吃,再叫一碗。畫面呈現出爸爸面臨喪女的巨大的悲傷與對兒子這番話的虧欠與自責,那複雜的情緒,只能一口一口不斷吃下。

其實朱朝陽真正想問爸爸的是「比起妹妹,我是你最愛的人嗎?在爸爸心中,我有存在的價值嗎?」不同於試圖補償的爸爸,媽媽對朱朝陽的愛是控制、只看見成績的,這麼多年來,她並沒有走出丈夫外遇的痛苦,並以朱朝陽的人生為她的人生,不留適度的界限與空間允許孩子做自己。

育兒專家康妮曾說「在當媽媽之前,我首先需要是我自己,自己的內心豐盈了,我的愛才能滿溢給其他人」,朱朝陽的媽媽內心充滿恨與委屈,爸爸的內心則抱著無奈、為難、虧欠,因此他們都沒有多餘的空間給予朱朝陽要的愛與陪伴。

如我工作中常見的離異父母,他們的內心有各種複雜情緒,卻總以為佔滿與孩子的相處時間就是愛,於是他們在離異後與子女會面的時間討論上互不相讓,但他們的孩子告訴我,相處的「質」如陪伴與傾聽、允許他們有選擇運用共處時間,甚於相處的時間「量」,如果朱朝陽的父母能夠理解孩子需要的是情感關注,也許就能避免朱朝陽在關係中遇到挫折之後,選擇隱忍至冷血報復,成為下一個劇中的張東升。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面對現實,「共分親職」承擔家長責任

我很喜歡微信公眾號《婚姻與家庭雜誌》上,筆名陳妍媽媽於本劇心得中的一段話,「如果你選擇離過婚的男人,就要做好接受他的過去(包括他的前妻跟孩子)的心理準備,因為那都是他到你身邊來的路」,我也於法院辦理的家事父母教育課程中告訴重組家庭中的繼父母,如果你的配偶持續與前一段婚姻中的子女聯繫與會面,那是他在盡為人父母的責任,請支持他。

劇中張東升問孩子們「有沒有特別害怕失去的東西?」並說「有時候為了這些東西,我們會做不願意做的事」,很多人沒有準備好當離異父母、甚至重組家庭的繼父母,故需要內在整理以面對失去、變動,當能適時運用資源處理個人內在情緒紛擾時,才能放棄與另方父母在對抗的位置,繼續承擔為人父母的責任,透過專業人員協助與對方共分親職。

香港、新加坡的離婚率遠低於台灣,但分別於2014、2019年在當地成立4到6間離婚家庭專門支援服務中心;台灣則是於2020年,成立第一間由花蓮縣政府委託花蓮兒家協會辦理之離異家庭專門支援服務中心——華人共親職中心,協助離異前、中、後的大人與孩子度過家的變動。

婚姻不是童話,如果做不成夫妻,請面對現實,思考該如何繼續共分親職、共享親職,才是身為父母的責任。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隱密的角落》劇照。 圖/愛奇藝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