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被虛構的「虛構歷史」?黨國教育曾灌輸「日本在二戰轟炸臺灣」?

1945年9月2日,日本外務大臣重光葵代表日本政府,在美國軍艦「密蘇里號」上簽署《降伏文書》。 圖/維基共享
1945年9月2日,日本外務大臣重光葵代表日本政府,在美國軍艦「密蘇里號」上簽署《降伏文書》。 圖/維基共享

1945年8月15日,是人類史上重要的一日:當天,慘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於在日本向同盟國宣布無條件投降、昭和天皇對其國民錄音發布《終戰詔書》下,正式告終。

同年9月2日,投降儀式在停泊於日本東京灣的主力艦密蘇里號上舉行,盟軍以麥克阿瑟將軍為代表,接受日本投降代表團簽署《降伏文書》。身為日本殖民地的臺灣與澎湖,也在戰後由中華民國接收,之後雖有法理爭議和多次世局變化,如今仍是中華民國在世界上主權獨立、合法統治的主要領土。

國民黨捏造「日本在二戰轟炸臺灣」的歷史?

儘管二戰已結束多年,民眾對於日治時期臺澎歷史的記憶,仍不乏世代斷層與迷思。例如近年來網路流傳:戒嚴年代(1949-1987)的學校教育,引導學生相信二戰期間「日本轟炸臺灣」;觀點的提出者(如作家魚夫/林奎佑,2015)更據此強調「國民黨主政時期這種愚民教育,曾造成年輕記者不知道真正轟炸者是誰,不能任其復辟」。

此說法問世後,曾在各大網路論壇(包含PTT)引起迴響,形成病毒式流竄。此後,網友只要提及二戰美軍空襲臺澎史,如果不是附和「別再說日本轟炸臺灣了」,就是轉貼歌手伍佰〈空襲警報〉(1998)的歌詞。也有人將陳怡宏(2015)專文斷章取義,把「……有一位教授常在大一課程中詢問學生:『二次大戰空襲臺灣的是哪一國?』約有30%的學生回答是日本」訛傳為Google搜尋常見字串「哪一個國家在二戰的時候沒有轟炸過台灣?」

到了後來,甚至有論者指控「黨國教育虛構日本轟炸臺灣」,強調這是「淡化中華民國曾經參與對臺灣的攻擊、強化仇日的情結」,主張「島嶼的傷痛與記憶不應該被埋沒」。

高雄遭美軍轟炸。 圖/維基共享
高雄遭美軍轟炸。 圖/維基共享

嬰兒潮世代對歷史可能茫然,卻未必盲信

(×)嬰兒潮世代在義務教育階段學過「日本在二戰時轟炸臺灣」
(○)嬰兒潮世代在義務教育階段的歷史教育是大中華史觀
(○)嬰兒潮世代在義務教育階段學的二戰歷史與「八年抗戰」高度相關
(○)嬰兒潮世代在義務教育階段沒學過臺灣歷史

威權時代教育是否虛構「日本在二戰時轟炸臺灣」呢?雖然主張此說者往往只是「個人經驗」(例如魚夫唯一的樣本是其母親),今人也難以到319個鄉鎮一一訪談國府接收初期(已急遽凋零)的學校教員,詢問他們當年怎麼教,但如果在閒聊中隨機詢問戰後受過義務教育的民眾「你有沒有聽過二戰是誰空襲臺灣」,仍可看出端倪。

例如,本文作者從2015到2020年間累積的「經驗之談」顯示:在閒聊時,俗稱「七年級生」(1981年以後出生)的受訪者,特別是在1997年後入學,亦即在國編本《認識臺灣》國一教科書投入使用後的學生,雖有少數答錯,但大部分可回答「好像是美國」、「美國」、「中國也有吧」。而更晚出生的「八年級生」、「九年級生」不見得對此感興趣,卻多半也能肯定地答對。

至於戰後嬰兒潮世代,即「四、五、六年級生」,經歷過戒嚴時代學校教育,答錯率確實較高,卻也並非「一面倒」。部分會答錯為「日本」,也有些答以「不清楚」後會補充「父母親說好像是美國人來轟炸」,再提及從長輩口中聽來的家族死傷、飢荒往事;有些雖未能舉出答案是美國,也會報以「遮欲問我老爸/母」、「遮愛問阮厝內老的」。

更重要的是,若改成以是非題詢問戰後嬰兒潮世代「聽說以前課本教大家日本空襲臺灣,你有唸過嗎?」竟然經常得到困惑的反應,而不是肯定回答「有」,也有不少表示「沒印象」。但無論答案為何,他們多半能說明國民政府在大陸對日抗戰跟二次大戰的關聯,訪談結果與前述坊間傳言明顯出入。

戒嚴時期國編課本並未竄改歷史,而是留白了

(×)戒嚴時期,國立編譯館杜撰「日本在二戰時轟炸臺灣」的教材
(○)戒嚴時期,國立編譯館的歷史教材採取大中華史觀
(○)戒嚴時期,國立編譯館的歷史教材對臺灣歷史長期留白
(○)戒嚴時期,國立編譯館的歷史教材並未提到臺灣在二戰時的情形

「經驗之談」或許還會各自表述,戒嚴時期的「課程」卻可務實的進行文獻回顧。畢竟當時課程被教材綁定,教材又受主管機關的課程標準嚴格限制,由國立編譯館統一編纂,因此1950至1970年代出版的義務教育(小學、初級中學)課本就是關鍵證據。

先看小學教材。國立編譯館於1950年(民國39年)出版的《國語常識課本》第二冊第十四課〈空襲警報/跑警報〉裡,確實提到「空襲」,內容是:

嗚嗚嗚!嗚嗚嗚!
這是警報聲,敵人的飛機要來了。好孩子,不要喊、不要叫,趕快跑到野外去。
等到警報解除了,就好回來。

這一課是當時低年級教材,「敵人」是日本或「共匪」則不得而知。同系列高年級《國語常識課本》第七冊(1951年出版)的第二十七課〈第二次世界大戰〉,也有略述二戰情形,但僅以遠因、近因、交戰國、經過、結果等關鍵詞製圖,附錄一篇講述美國羅斯福總統生平的短文,並未提及臺澎。以上是依據臺灣省政府教育廳、民國30年11月小學國語常識兩科課程標準編纂的教材內容。

1950到1970年代,國立編譯館小學歷史課本與「二戰」、「空襲」相關的內容。 圖/作者提供
1950到1970年代,國立編譯館小學歷史課本與「二戰」、「空襲」相關的內容。 圖/作者提供

當時小學教材裡關於二戰美、日交鋒的內容,還可見於1961年(民國50年)出版的國民學校《歷史課本》高級第四冊(根據民國41年11月國民學校社會科課程標準編定),摘錄如下:

這年十二月七日,日本突然派出大批飛機偷襲美國太平洋上海軍根據地的珍珠港,使美國海軍受到重大損失,於是馬上對日宣戰。過了幾天,德國也向美國宣戰。當時美國還沒有充分的準備,所以日軍便得乘機攻占太平洋各重要島嶼,及南洋群島、緬甸、新加坡等地。

美國的軍事計劃是先打敗德國,再解決日本。所以先在歐非戰場,幫著英國去打。很快就把在法國的德軍趕走。最後德軍崩潰,希特勒死亡,德國就被美法英蘇四國軍隊分占共管。亞洲方面,日本最初雖然占了許多便宜,但正式和美軍對打的時候,卻一連吃敗仗。我軍更在各戰場上牽制大批日軍,使其疲於奔命。不久,美軍接近日本本土。一九四五年(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先後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予以嚴重的打擊。日本自知無法抵抗,就在九月三日無條件投降。歷史上規模最大、死傷最慘的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才告一結束。

今日回顧這篇課文,或許受限於大中華史觀,僅提及「我軍更在各戰場上牽制大批日軍,使其疲於奔命」,指涉對象是以重慶為臨時首都的蔣介石政府及中華民國國軍,指涉空間則在中國大陸戰場,對日治時期臺灣、澎湖的戰況隻字未提。問題是,它也不曾宣稱「日本空襲臺灣」。

前述龐大的資訊量也許超過國小學童的負荷,於是1968年(民國57年)修訂的國民學校《歷史課本》高級第四冊(依據民國51年國民學校課程標準),便簡化為:

日本軍閥對華侵略。「九一八」事變後,日本竟退出國際聯盟,變本加厲發動「七七事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就展開了⋯⋯當此時期,日本在亞洲的侵略兇燄,也正不可一世⋯⋯從一九四三年起,德、義、日的勢力,就像黃昏的太陽,快要下山了;反侵略的民主國家勢力,恰似朝陽的上升。一九四四年六月,盟軍在法國登陸擊敗德軍,光復巴黎,收復比、荷,攻入德國國境。一九四五年五月,希特勒自殺,德國無條件投降。八月,日本也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這裡摻入過多的價值判斷,當然失之主觀,對於中國戰場、菲律賓戰場、外圍臺灣戰場的經過也完全省略。但總體而言,1950到1970年代的國民小學教材根本沒有提及二戰中的臺澎。

1950到1970年代,國立編譯館小學國語常識課本與「二戰」、「空襲」相關的內容。 圖/作者提供
1950到1970年代,國立編譯館小學國語常識課本與「二戰」、「空襲」相關的內容。 圖/作者提供

接著看戒嚴時期的中學教材。1951年(民國40年)出版的初級中學《歷史課本》(依據29年修訂初級中學歷史課程標準編纂)第六冊,在第三十一、三十二課〈第二次世界大戰(一)、(二)〉裡,介紹了太平洋戰爭的始末,摘錄後半段如下:

一九四四年二月,美軍登陸馬紹爾群島,日本的「海上長城」開始崩潰,自六月至八月,又登陸塞斑島與關島,九月,又登陸帛琉群島,中太平洋的美軍聲勢浩大,便開始對菲律濱展開攻勢。十月菲律濱大戰展開,先後登陸雷伊泰島、明多羅島與呂宋島,至一九四五年六月,美軍完全佔領呂宋,菲律濱戰事漸入尾聲。以關島作基地的美軍於一九四五年二月又登陸琉黃島,四月,又登陸琉球羣島,四月以後,美軍一面以強大空軍轟炸日本各重要城市,一面以強大艦隊深入日本內海,火攻日本沿海重要城市,以作登陸日本本土的準備。七月二十五日,中、美、英以聯合通牒迫令日本無條件投降,八月初,美國以威力最大的原子炸彈投落日本的廣島、長崎,日本損失奇重,八日,蘇聯也對日本宣戰。至此日本自知陷入絕境,八月十日日本政府表示接受中、美、英聯合通牒,向盟國無條件投降。九月二日,日本正式向盟國簽訂降書,太平洋大戰至是結束。

1950到1970年間的初級中學歷史教材,在歷次再版修訂之間(1953年版第六冊第五章、1954年版第六冊第四章、1955年版第六冊第十三章、1966年版第六冊第十三章),只有微調章節順序,對太平洋戰爭的敘述都是「換湯不換藥」:皆從宏觀視野記述美、日海空決戰經過與消長結果,並在列舉同盟國時將中華民國排名在美、英之前——其實當時國民政府正在中國戰場苦戰,即使派機空襲臺灣也只是零星的戰術性轟炸,更無暇派兵參加美軍在中太平洋、西太平洋一系列的登陸戰。

至於二戰時為日本殖民地的臺澎歷史,這些中學教材都予以留白,並未從在地、微觀的視野來敘述二次大戰或太平洋戰爭。

1950到1970年代,國立編譯館中學歷史課本與「二戰」、「空襲」相關的內容。 圖/作者提供
1950到1970年代,國立編譯館中學歷史課本與「二戰」、「空襲」相關的內容。 圖/作者提供

由前可知:國民政府在1950到1970年代的義務教育教材(按:1968年前義務教育僅有國小6年;此後為9年,納入初級中學),在小學、中學階段對二戰歷史的敘述史觀,皆以「中華民國所主張為國土的中國大陸」為主體,雖能由淺入深,並在中學階段介紹二戰各主要戰場的脈絡,且交代美、日太平洋戰爭經過,卻對於臺澎各地在二戰中的角色隻字未提。它們並未虛構「日本在二戰轟炸臺灣」的說法,而是將二戰時期的臺灣史完全留白了。

以某些留學考試的是非題為比喻,當時教材對臺澎二戰歷史的敘述,既不為「是」(有提到且內容正確),也不為「非」(有提到但內容杜撰),而是第三種——「未提及/無從判斷」(not mentioned)。

課程架構長期缺席,教學殘留迷思概念

(×)戒嚴時期,學校歷史教育課程與教學捏造「日本在二戰時轟炸臺灣」
(○)戒嚴時期,學校歷史教育課程為大中華史觀、教學未能澄清迷思概念
(○)戒嚴時期,學校歷史教育課程與教學的缺陷,導致部分學生抱著迷思畢業

事實上,戒嚴年代裡的學校教育,不只忽略了二戰美軍空襲臺澎史;在當時大中華史觀框架下,所有臺灣史——包含日治時期(1895-1945)的狀況,都長期缺席。用「課程」角度來看,這是學者E.W. Eisner(1979)形容的「空無課程」(null curriculum),即具有重要性,卻被有意無意地忽略、應教而未教、在實體課程裡缺席的內容。而當時課程將日治時期功過全數抹煞,也留下了學習內容的斷層。

從「教學」角度來看,戒嚴年代歷史教材所稱的「我國」,是「主張擁有整片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未說明臺澎在二戰時仍為日本殖民地。如果教師又囿於言論管控的氣氛,沒有澄清迷思,則部分學生將概念錯誤連結為「我國的臺澎參加對日抗戰,並遭受攻擊」,並不奇怪。偏偏早期的教學以單向講授與背誦為主,不鼓勵討論或發表,學生縱使偶有疑惑,也往往就此沉埋,最後「對長江黃河琅琅上口,對濁水溪與淡水河極度陌生」。

再回歸「現實」層面來談。儘管1987年(民國76年)解嚴後,社會邁向自由開放,1993年(民國82年)教育部修訂課程標準,讓臺灣史進入國中課程、鄉土教育進入國小課程,此後臺灣史重回中小學課程,但戰後嬰兒潮世代早已脫離學校,導致如今仍然時有迷思。誰知在名人放大炒作、網友不明就裡跟風下,一夕間彷彿四、五、六年級生「全數」以為日本在二戰轟炸臺灣了。

追根究柢,戰後嬰兒潮有一部分誤解「日本在二戰轟炸臺灣」,真正原因是當時臺灣史在歷史課程缺席、教師教學未能釐清迷思,並非戒嚴時期課程如此杜撰,而他們也從未被這麼灌輸過。

課程「留白」應該警惕,指控「虛構」大可不必

昔年學校教育對臺灣史的「留白」,絕對值得檢討警惕。只是如今部分論者指控黨國教育「虛構」日本在二戰轟炸臺灣云云,連在白色恐怖高峰、1950到1970年代的國編本教材裡也沒有這麼編寫。如果提不出證據,又把「未提及」過度解讀為「虛構」,不僅是邏輯謬誤,更是自行示範何謂造謠。

可嘆的是,當今資訊取得如此便利,這個歷史問題原本有機會澄清,卻被去除脈絡,加油添醋,止於「尋找對象洩憤」的層次。而不求甚解的群眾,也跟著陷入激情而盲目的輪迴。

實在像極了愛情。

臺灣總督府圖書館建築物在轟炸後的殘跡。 圖/維基共享
臺灣總督府圖書館建築物在轟炸後的殘跡。 圖/維基共享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