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同婚周年:如何將他人放在你之前,我想體會這種無私的愛 ft. 簡維萱

圖/鳴人堂製
圖/鳴人堂製

(※ 文:許伯崧,鳴人堂編輯)

「我繼續美麗的活著,就是對反同方最好的回應……」2017年5月24日,大法官作為釋字第748號解釋,宣告當時民法親屬編婚姻章因未能使同性之二人,成立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宣告違憲。

為回應釋字748號關於「如何立法」的問題,2018年,台灣保守團體也丟出「反同」三公投,希望藉此反制與限縮同志婚姻的立法空間。在歷經挺同與反同方的激烈拉扯,立法院依照公投結果,推出同婚專法草案,並於2019年5月27日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5月24日同性婚姻正式合法化,台灣成為亞洲第一的同婚國家,獲得國際高度矚目。

2020年5月24日,是同婚上路的一周年,一年過去,阿公阿嬤還在,爸爸媽媽也沒有變成「雙親一」跟「雙親二」。依據「彩虹平權大平台」的調查,超過9成的人認為同婚通過對個人沒什麼影響,50.1%認為對社會沒有影響,但仍有近3成的人認為對社會有負面影響,也有超過4成的民眾,難以接受同志在街上接吻。

本集《鳴人放送》來賓是鳴人堂失聯作者簡維萱,雖然念的是獸醫系,但在鳴人堂發表的文章談的多是同志議題,作為已出櫃的男同志,簡維萱經歷過什麼樣的心路歷程?在少年同志時期,他又面臨了哪些處境?

簡維萱自承,他在青少年時期經常懷疑「會不會有人愛我」,或是質疑「這樣的我真的值得被愛嗎?」這樣的矛盾感令他備感孤獨、也成為實際被孤立的存在,在高中時期歷經一段被排擠的歲月。同儕之間那「你該不會是同志吧」的無意提問,也讓他感受到其背後有心的揣測。

「作為一個少年同志,如果你面前有個成人的同志樣版,對當年的我來說是重要的。」簡維萱說,他不一定得是社會所標榜的成功人士,反而是這樣「日常」的同志存在,對許多少年同志來說更加重要,因為他所彰顯的是,你不是失敗的存在;他所指認的更是,你跟我們一樣、你不孤單。

在幼稚園時期就隱然察覺到性傾向與其他小朋友不同的簡維萱,走過青少年時期的自我否認、質疑與孤獨的死陰幽谷,面對那些無法釐清為什麼「異於常人」的叩問,家人成了他背後最有力的支持。

簡維萱說,當他大學一次在餐桌上跟母親出櫃的時候,母親對他不捨地說「身為同志會很辛苦」,但縱然憂心孩子需承受社會的壓力與異樣眼神,依然選擇與孩子共同認識同志議題。「當時我經常買同志家長書籍回家,我們就一起閱讀一起瞭解」,也是因為家人對他無私的愛,讓他同樣想體驗這樣總是優先把孩子放在自己之前的「愛」,究竟會是什麼感受?

然而,縱使同婚專法保障了同性別二人結婚的權利,但依舊對跨國婚姻設下了阻礙,唯有伴侶的母國同婚合法,其婚姻在台灣才具法律效益。

除此,對簡維萱而言,他與澳洲籍的伴侶Alex曾多次討論想要有小孩的心願,但在台灣同婚專法既保障又限制的制度下,僅保障繼親收養,否決同性伴侶共同領養孩子的權利,即便登記結婚前往他國透過人工生殖生下孩子,也無法和伴侶共組家庭。

「如果你有選擇,你還願意當同性戀嗎?」節目最後,主持人向簡維萱提問。問題背後所反映的,是台灣社會對於同志族群於文化上、制度上的汙名與歧視,在這些壓迫中,如同志家長所擔心的「會過得很辛苦」,那麼,即便你有選擇,你會熱切擁抱同志身分?又或是,你寧願與身邊多數人一樣,當個異性戀就好?簡維萱的答案會是什麼?而聽眾又作如是想呢?更多關於同志啟蒙與日常生活的經驗分享,都在本集《鳴人放送》。

▍本集節目討論

  • 失聯作者好久不見:獸醫系畢業,為何不當獸醫?
  • 幼稚園游泳課,趴在教練大腿上成為我同志啟蒙的經驗
  • 作為一名少年同志,青春校園生活的現實處境
  • 成人同志的真實現身:他讓你知道「你不是一個人」
  • 搞Gay、娘娘腔、愛滋病:那些關於同性戀的負面標籤
  • 同婚上路一周年,社會對同志更友善了嗎?
  • 跨國婚姻與小孩收養:同婚專法愛恨一線間

▍收聽《鳴人放送》本周節目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