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和豔星的轉身:「道融法師」劉藍溪與「恆述法師」費貞綾 | 曹郁美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公共圖書館員》:如何定義公眾?公共場所真的該向所有公眾開放嗎?

玉女和豔星的轉身:「道融法師」劉藍溪與「恆述法師」費貞綾

劉藍溪與導演徐克出席新藝城電影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劉藍溪與導演徐克出席新藝城電影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道融法師圓寂了,網友一片哀悼聲。原因是她生前形象良好、行事低調,是藝人出家之中受人尊敬的典範。相形之下,同為有著藝人背景的恆述法師爭議太多、太「脫線」,讓人吃不消。

本文就來談談這兩位比丘尼(女性出家者):劉藍溪(道融法師)、費貞綾(恆述法師)。

回憶與劉藍溪的共事時光

我與劉藍溪在新格唱片曾有一段短暫共事過的時期,但是對彼此並不熟悉,連「劉藍溪」三個字是否為她的本名我都不清楚,「藍溪」這個名字真是太美了!我們鮮少互動是因為,合約上載明公司一年會為她出版一張專輯,總共也不過出過四張,數量少,互動機會也少;再者,她走的是影視、歌唱路線,與當紅炸子雞的校園歌曲「金韻獎」路線大相逕庭,自然缺少共同話題。

還記得有一天,她錄完影到公司走動,大家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她忽然對我說:「我覺得〈小雨中的回憶〉好像唸經哦!」說完自己呵呵笑,我先是一愣,接著跟著傻笑。

我不知這算不算一語成讖,幾年後她結婚、隨夫婿赴美、修學佛法。忽然有消息傳來她追隨妙境長老出家,果然「唸經」去了。出家是為了甚麼?如果想成「感情受創傷」就消極、誤解了,現代人出家常是「懷抱大志」。

現代人出家的原因大多是「不喜世俗生活」——結婚生子、努力工作或經營家庭、煩惱配偶小孩、在乎上司與同事、擔心生活斷炊,對他們來說都是無聊事。我們不妨看西方的神父修女,也大多持此想法。

那麼出家就沒煩惱、「青燈古佛伴此一生」嗎?當然不是,利益眾生、服務人群才是終極目標。所以出家人通常很忙,絕不輕鬆。25年前,道融法師曾接受過電視節目「點燈」的訪問,親自回答大家的疑惑,值得一看。

再回到她的歌唱生涯,當時流行瓊瑤電影,娛樂圈瀰漫浪漫唯美風,劉藍溪的兩首成名曲也確實如此:〈野薑花的回憶〉、〈小雨中的回憶〉。歌詞優美、曲調舒緩、情境夢幻,成為她的招牌曲,再加上笑容甜美、青春無敵,她算是閃耀一顆星。

劉藍溪的第二張專輯《風兒別敲我窗》。 圖/滾石提供
劉藍溪的第二張專輯《風兒別敲我窗》。 圖/滾石提供

由於「新格」當時氣勢旺,不免吸引許多創作人才投入。劉藍溪後來唱紅王夢麟的〈夏夜〉、侯德健的〈小時候的願望〉、林威德的〈北風〉、邰肇玫的〈雲霧〉。他們皆出身於金韻獎,創作的歌曲讓藝人來唱,有互相幫襯、拉抬的效果。也因這個緣故,劉藍溪常被視為民歌歌手;不過實際上,她在「新格唱片」的定位裡,其實是一位橫跨影歌視的藝人。

當時歌壇有五姝閃閃發亮,分別是「新格」的劉藍溪、「歌林」的張艾嘉沈雁江玲、「海山」的銀霞,她們的歌聲響徹了華語世界的天空。然而沈雁與劉藍溪分別於2020年12月、2022年1月先後病逝美國,當時盛開的花朵已凋謝兩蕊,粉絲如何能不心痛?

劉藍溪於31歲出家,法號「道融」,61歲示寂,這30年間過著自修、度眾的僧團生活。然而生命無常、終須一別,道融法師已功德圓滿、往生佛國了。

由左至右為劉藍溪、張艾嘉、沈雁、江玲、銀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由左至右為劉藍溪、張艾嘉、沈雁、江玲、銀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劉藍溪於31歲出家,法號「道融」。圖為1993年道融法師出席達賴喇嘛來台參訪活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劉藍溪於31歲出家,法號「道融」。圖為1993年道融法師出席達賴喇嘛來台參訪活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同是出家人:無拘無束的恆述法師

與道融法師相較,藝名費貞綾、走秀場美艷路線的恆述法師,發言勁爆、佛教尺度超越太大,就讓傳統佛教界看不順眼。

費貞綾於1985年與佛教結緣,1991年在美國接受宣化上人的剃度,法號「恆述」。後來投身道教,被張天師第62代傳人龔群保舉受旨「太上盟威經籙」,道號「張大慧」(她本姓張,「費貞綾」是她闖蕩娛樂圈的藝名)。2004年她成立「藥師佛文教事業發揚會」並自任會長,2021年又創立「自在禪宗」,自任教主。

這一連串過程給人一種「想怎樣就怎樣」、「過度自由」的形象。我曾看她在電視上談起過去穿旗袍的模樣,說自己的身材「橫看成嶺側成峰」,笑煞觀眾。

她生活奢華,費用從哪兒來?據說兩個弟弟張菲、費玉清會供養她,讓她身披昂貴僧服、道袍,臉上化妝,行頭十足;除此之外,她還曾參與投資,虧損之後則怪罪弟弟不肯伸出援手。

張菲、恆述法師、費玉清姊弟齊聚一堂。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張菲、恆述法師、費玉清姊弟齊聚一堂。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在電視談話性節目,她簡直是「綜藝女王」,內容百無禁忌。以流行歌曲旋律唱佛教經文還算正經,談起自己大大方方地吃魚、吃肉,她會說:「吃草若能成佛,那麼天堂不就牛馬為患?」「你去南傳佛教國家看看,他們的食物都是托缽而來,哪來的吃素?」並批評大眾以為佛教一定要吃素是「孤陋寡聞」。結論是「我大戒會守,小戒不拘。」人家建議她還俗,她說「我出家32年了,這顆頭是用多少眼淚換來的,這生我都不會還俗。」

這就是恆述法師,快人快語葷素不忌,她是在「度化眾生」嗎?自詡「萬法皆空」、「人性化修行」嗎?我是不以為然,只能說台灣的宗教自由十分寬容。

過去,劉藍溪與費貞綾的風格本來就南轅北轍,出家後的道融法師與恆述法師更是天差地遠。藝人出家值得讚嘆,畢竟要放下紅塵俗事不容易,我們懷念道融法師,也要祝福恆述法師。

早期走秀場美艷路線的「恆述法師」費貞綾,發言勁爆、尺度相當大膽。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早期走秀場美艷路線的「恆述法師」費貞綾,發言勁爆、尺度相當大膽。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