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馬曼容/中國禁令審查事件簿——充滿「技術問題」的影視創作

中共針對影視娛樂所發出的禁令,對許多影視人而言,早已變成習以為常的作為。 圖/路...
中共針對影視娛樂所發出的禁令,對許多影視人而言,早已變成習以為常的作為。 圖/路透社

故園路/怎竟是不歸路?大地舊日江山/怎麼會變血海滔滔?故園路/怎竟是不歸路?驚問世間/怎麼盡是無間道。

人間道》,是1989年由已故香港音樂人黃霑所創作,由張學友演唱,為1990年知名電影《倩女幽魂II:人間道》主題曲。這首經過30年後依舊琅琅上口的經典歌曲,卻在一夕間遭中國音樂平台全面下架,外界猜測是因黃霑歌詞所影射敏感政治議題,也在六四事件30週年前夕,讓中共發動大規模的審查查封。

過沒多日的4月12日,常以諷刺極權為歌曲題材的爭議歌手李志,在被中共當局取消四川巡迴演唱會後,不只又被查封微博、微信公眾號,其所創作的《廣場》、《1990年的春天》、《人民不需要自由》等歌曲專輯,也遭網易雲、蝦米等音樂平台上全面下架。儼然這個當代廣富盛名的民謠歌手,只因渴望自由的言論發表,就消失在中國音樂界中,404查無此人。

具有「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娛樂限令

這並非中共第一次發布這樣的禁令,對多數關心影視音樂的人而言,這都已變成習以為常的作為。早在2011年限娛令頒佈時,中共的廣電總局也早頻頻對影視節目下手;2002年,全民熱捧的《流星花園》被下令停播;2006年,下令選秀節目選手必須年滿18歲,同時主持人必須張揚正向主旋律,更給當時造成火紅話題的選秀節目《超級女聲》,一記當頭棒喝。

而到了2007年,廣電禁令又圈出3個影視關鍵詞:選秀、三俗、主旋律,令文中規範各家省籍衛星電視台在黃金檔期只可播放主旋律影視作品、選秀節目持續正能量,不可呈現親友抱頭痛哭、歌迷狂熱呼叫等場面和鏡頭。甚有節目因比賽環節設計簡陋、內容格調不佳,直接被廣電總局勒令停播。低俗、下流等涉及關於性生活的話題與節目,也一概不得登於能拓及普羅大眾的影視平台。

2011年,中共國家廣電總局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上興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意見》,加強控管同質性的電視節目播出結構,並強化能夠弘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等道德類節目的播出,這樣的限制令也在日後被稱為「限娛令」。

「限娛令」涉及的範圍廣泛,也不定期開鍘、限制節目戲劇的走向播出。近年如嘻哈說唱被認為是傷風敗俗之示範,從而限制;歌唱節目也不少因未滿年紀限制,被迫退賽;偶像培育節目被要求加入來自「官方認可」的藝術家評審團坐鎮肯定;影音平台的嘻笑鬼畜視頻逐一被清查下架。

更別說自從台灣318學運、香港雨傘運動爆發後,敏感政治議題甚囂塵上,也讓中共官方的列管藝人黑名單也越來越長、越禁越多,而影視音作品只要牽涉到這份名單上的任一藝人,那內容就必須修改,不然就永不得公開播出。

儘管限令每每頒佈,對於求新求變求財的影視工作者,都是一場必須歷經調整的磨難,而中共禁令的這一條線,也不是條非常明確的線,什麼時候會踩到他們無法接受的敏感點?什麼時候這顆禁令的未爆彈又會爆發?都成為影視作品內容在製作時必須考量的因素。

2018年中國廣電總局祭出「限娛令」,禁止許多嘻哈象徵文化。圖為2017上海快樂...
2018年中國廣電總局祭出「限娛令」,禁止許多嘻哈象徵文化。圖為2017上海快樂節嘻哈演出活動。 圖/新華社

充滿「技術問題」的中國影視

此種現象更在近年尤為明顯,好不容易甫於今年4月4日上映,導演婁燁的最新作品《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也是通過種種審查機制,從獲取龍標、技術審查、到公映許可證,也加上婁燁曾因《頤和園》的政治牽涉,被勒令禁拍5年,《浮城謎事》更因電影檢查的吹毛求疵,讓婁燁憤得不署名承認為自己的作品。前面種種,使得再次於極富爭議的區域冼村拍攝的《風中有朵雨做雲》,獲取上映的過程離影片製作完成,花費整整2年時間,才得以於院線公映。當然,電影全片依然看得出不少被總局刪改過的痕跡,其中也包括那若隱若現的陳冠希一角。

就算不是被政府盯上的麻煩人物,所有的影視內容一涉及政治,皆有可能被收回修改,這也是為什麼今年第69屆柏林影展的熱議話題,就是來自中國電影的「技術問題」。

當評審團主席茱麗葉.畢諾許公開於台上惋惜,入圍主競賽單元的中國電影《一秒鐘》,因「技術問題」於放映前幾日退出取消展映,畢諾許更是強調希望還給電影的創作自由。這部由張藝謀執導的最新電影《一秒鐘》,雖主題聚焦在獻給電影的一封情書,卻因背景涉及中國文革場面,而被官方收回了龍標許可。

另一部同樣也因「技術問題」退出放映的電影,是由曾國祥執導的《少年的你》,儘管《七月與安生》的口碑好評,《少年的你》也因據傳涉及到青少年戀愛等題材,未獲得電影總局的批准放映。

時至今日,所限制的範圍也越來越廣大,從原本只求宣揚主旋律的道德節目,到看似普通日常卻處處限制不可的法令,諸如宮鬥題材允予禁止、怪力亂神的穿越題材不得出現、亦不可宣揚青少年的愛戀行為,許多節目也因此被迫改名,不能再給予青年們未知的幻想,第一人稱(我是歌手)與偶像、歌王等詞彙,也皆要求更改取代。甚至榮獲奧斯卡最佳剪輯的《波希米亞狂想曲》,也在中國剪去所有涉及同志的劇情。

所謂「限令」,不光只針對內容的題材生產,反而逐漸轉為對個人生活的監控,污點藝人的永不錄用、「一點不能少」的自我認同審查,到選秀節目上選手各式耳釘、髮色的規範,都得遵守令文上維護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視聽觀感。然而,種種的規範限制,回過頭看,都只是一場可笑、滅殺影視創作的畫地自限。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為不合時宜即封殺,中國禁令審查事件簿!。)

中國導演張藝謀的電影《一秒鐘》,因「技術問題」取消在柏林影展的展映。 圖/美聯社
中國導演張藝謀的電影《一秒鐘》,因「技術問題」取消在柏林影展的展映。 圖/美聯社

  • 文:馬曼容,1995年生,熱愛香港的台北人,著有PONY WORLD粉專與部落格。曾任金馬影展第三屆亞洲電影觀察團,喜愛各類影視聽活動,希望能以文字記錄一切自我觀察。文章散見於放映週報、娛樂重擊、釀電影、週刊編集、BIOS MONTHLY等平台。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