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呂伊庭/直面暴力,無畏無懼——記何韻詩遭潑紅漆事件

9月29日,約10萬人走上街頭參加「撐港反極權——929台港大遊行」。 圖/歐新...
9月29日,約10萬人走上街頭參加「撐港反極權——929台港大遊行」。 圖/歐新社

大型集會遊行遇雨是令任何主辦單位頭痛傷腦的事情,很不巧地,「929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正是颱風前夕。時放晴時滂沱大雨,天氣狀況相當不佳,集合時大家便在討論今天會不會人數很少,甚至調侃著所有工作人員加一加,也應是個百人遊行了。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了三個月,在這三個月中,香港人處在被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殼攻擊的生活中,極權的威脅無所不在,不管是無差別攻擊或是香港警察的暴力鎮壓,香港人的處境早已風雨交加。這場運動似乎沒有盡頭。

風雨中,總有人同行

在台灣串連集結的香港青年,和長期關注人權的公民團體,在這三個月中,無眠無日地在支持這場運動,早已疲於奔命。而關注的我們,也已沒有辦法用更多形容詞訴說我們的憤怒和悲傷。

然而,風雨中總有人同行。香港歌手何韻詩,在這場運動中曾現身香港街頭保護被攻擊的民眾,更曾在今年7月初,在瑞士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針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發表演說。

他鼓舞了非常多人,更讓所有為了這場香港反送中運動努力,甚至是為了捍衛自由、民主和人權價值而努力不懈的人,得到無比的安慰。在929這日,何韻詩更義不容辭地從香港飛來台灣參加遊行。

媒體聯訪時,一名頭戴安全帽和面罩的男子,衝到何韻詩背後朝他潑紅漆。 圖/聯合報系...
媒體聯訪時,一名頭戴安全帽和面罩的男子,衝到何韻詩背後朝他潑紅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當暴力發生時,你會怎麼做?

在這場遊行中,我負責媒體和網路工作,在遊行開始前,何韻詩已抵達現場。我接到消息說需要先做媒體聯訪,大約下午2點50分左右,去請了何韻詩到現場。當時我和許多工作人員、警力在一旁維持現場秩序,但聯訪開始沒多久,突然一陣強大的力道將我往後扯,並有一陣推擠。

一名頭戴安全帽和面罩的男子,衝到何韻詩背後朝他潑紅漆,何韻詩的頭部和背上皆是紅漆。周圍的記者和工作人員也都遭受波及,當下,我的手上、頭髮和衣服也都是紅漆,旁邊的工作人員連臉面也被潑濺到。該名男子被工作人員和警力帶開,我只聽到現場不斷有尖叫聲,空氣中都是油漆的味道,幾乎所有人都被這樣的暴力攻擊震懾。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當下我的手一直在發抖,暴力突如其來地在眼前發生,而這個暴力是你身上所有感官都能察覺到的。身旁一起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甚至有人已經眼眶泛淚。詢問何韻詩是否先暫停聯訪,他未答,只是冷靜地想想,擦一擦紅漆,就轉向媒體說,「香港人面對這樣的狀況,是不會因此退下,也不會因此而被嚇怕的。」

是的,何韻詩並沒有退下。在紅漆梳洗完畢後,他便決定要針對潑漆事件召開記者會,清楚說明當時發生的狀況,不要讓外界或是有心人士有任何誤會、猜忌,甚至是做輿論操作。這讓我驚嘆不已,他並沒有花太多時間沈澱和休息,甫才直面面對暴力和無理對待,所有人仍在驚魂未定時,是他的冷靜鼓舞了我們。一部分的工作人員旋即開始準備記者會的相關事宜,而我回到媒體區開始做臉書的聲明和發文工作。

但更令我驚嘆的是,他決定要參加晚上的晚會活動,希望可以陪伴所有在台灣參與這場遊行的每一個人。甚至直至他參與完晚會,他仍不斷傳訊關心在台灣的大家是否平安,活動是否順利。

何韻詩並沒有退下,在紅漆梳洗完畢後,他便針對潑漆事件召開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
何韻詩並沒有退下,在紅漆梳洗完畢後,他便針對潑漆事件召開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你要知道,身邊每個人都走在一起

晚會時我守在媒體區,和夥伴準備紀錄發言和立即處理後續的網路和新聞工作。何韻詩上台時說:「今天我知道很多人擔心我,我也收到很多朋友和支持者的問候,但是我很想說,其實我面對的,比起香港所有在街上抗爭三個月的年輕人、香港的市民,他們面對的過度暴力、學生被打到頭破血流。很多親中人士用各種最粗暴無理、最漠視法律與法治的方法,去攻擊一些民運人士與學生與議員,很多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說實在我有一秒鐘在想,我是否應該再走上來這個舞台。但是,我真的覺得面對這些白色恐怖,甚至,已經走到紅色恐怖的狀況,面對這種狀況我們真的不能退下來。」

聽著他的演說時,我和夥伴眼淚幾乎要落下,想起下午被潑漆時的害怕,真實且迎面而來的暴力,想起他冷靜地做每一個決定,更將這些決定化為他現在在台上鼓舞每個人的話語和行動。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堅守我此時的工作,忍住淚水地記錄他的話語,並且利用網路傳播讓更多人知道,而這也是何韻詩一直在做的事情。

過往面對無理對待與暴力,我可能因此會受到打擊和被傷害所籠罩,無法冷靜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但何韻詩選擇了「堅韌且勇敢」地去面對。「堅韌且勇敢」並非只是他在台上時的樣態,當下了台離開鎂光燈,依舊是他平時的樣態。他並沒有被嚇阻,反倒是冷靜思考接下來的每一步,和所有他當下能盡他所能實現的事。

他思考的,是如何冷靜處理自己受到的暴力和無理對待;是在這樣極權威脅下,作為一個公眾人物的角色,他能怎樣陪伴和鼓舞所有在這場運動中努力不懈的所有人;是怎樣讓他們所面對的暴力、紅色恐怖和威脅給更多人知道;是怎樣讓他們所捍衛的自由、人權和民主的價值可以受到更多人關注和支持。

當暴力發生時,你會怎麼選?會憤怒?會絕望?我在何韻詩身上看到的,是另一種選擇,他堅韌且勇敢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和信念,而這樣,更強大到能夠鼓勵且安慰到身邊的我。何韻詩說:

只要一個人願意走出來,其他人就會跟著,所以如果你有一刻覺得害怕,你要知道,你身邊每個人,都跟你走在一起。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為〈直面暴力,仍無所畏懼——記何韻詩遭潑漆事件〉。)

遊行群眾合力舉著六公尺的橫幅照片,重現日前被拆除的公館連儂牆。 圖/歐新社
遊行群眾合力舉著六公尺的橫幅照片,重現日前被拆除的公館連儂牆。 圖/歐新社

  • 文:呂伊庭,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媒體與宣傳部專員、「929 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大遊行負責媒體組工作。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