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烏賊戰術害到誰?誰來救救連勝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北市長選舉局勢緊繃,從柯文哲剃頭說、台大小護士爆料,一直到MG149,烏賊戰沒完沒了。最近,意欲按鈴告發柯文哲卻按到愛心服務鈴的羅淑蕾立委,雖被名嘴汪潔民打臉、元氣大傷,卻仍憂國憂民,燃燒小宇宙只為從MG149週邊繼續挖掘枝微末節,繼續請柯文哲說明清楚(然後對方怎麼說明她都當作沒有聽懂)。

MG149為台大醫院制度之一,羅若對此有疑慮,應該直接按鈴(別再按到愛心服務鈴了好嗎)控告台大醫院高層,如此一來,台大醫院的MG149制度若真有問題,她便順勢成為改革制度的英雄。明明從上游著手就可以達到目標,為什麼羅不去作?反而要去控告MG149制度內更下游的柯文哲?

這就像是,今天政府明明知道餿水油等食安問題到底在哪裡(就是政府審查機制出了問題),卻告知民眾有哪一些下游廠商用了餿水油,每天一家兩家三家的,搞得人心惶惶。為什麼不直接往高層打,把GMP認證哪邊出問題、衛福部和各地環保署到底哪個環節出錯,一個一個全數揪出?因為在選戰期間,與其讓矛頭完全指向執政黨,不如丟出一大堆蒼蠅蟑螂,讓大家急忙跳腳急忙撲殺,也就無暇追究,等到時間過去或是有更大案子跑出來(果真出現了殺警案),就沒人記得了。

是啊,人都是會遺忘的,台灣人的記憶力更糟。就算是最會製作懶人包的網路用戶,只要拖久了,也不一定會記得細節。所以烏賊戰術的爛泥巴能丟就丟吧,在對方身上貼多少標籤都好,反正選舉之後就算真的開庭了,也不再是聚光燈下的焦點,沒事兒沒事兒。

於是,烏賊戰術的爛泥巴開始丟了,但丟在其他候選人身上還不夠,還得一併丟到候選人的支持族群。於是,你看見蔡正元委員開始炒作「網軍」議題,把PTT的鄉民貼上遭人收買的網路傭兵標籤。再看看那一支招致負評的「如果我很有錢」的廣告,每一個鏡頭都把年輕人化作只會吃喝玩樂、不知上進的墮落形象,而導演卻叫連勝文扮演「我很有錢但我還是願意出來為國民服務」的苦行僧。難怪年輕人不高興,說不定原本中立的泛藍年輕選民都氣到了,寧願投廢票也不願意支持一個罵自己的人。

很多人都認為連勝文找錯幫手,畢竟他總是尊重他們的專業,而未由自己主導任何關於選舉的操作。但實際上,連勝文的隊友們不是省油的燈,這些對中間選民幾乎無效、甚至是惹惱年輕選民的策略,其實會在一般「不使用網路的民眾」發酵:以往選舉時國民兩黨常用的省籍牌已經派不上用場了,如今,世代牌才是關鍵。

烏賊戰所鎖定的對象,多數已經有了年紀,說不定未曾使用過網路,在媒體長期洗腦之下,把會用網路的年輕人和網軍劃上等號,把MG149當成是一個貪腐代號(像是宇昌案一樣,有誰真正明瞭宇昌案是什麼?),那麼不需要多說什麼,就會清楚選邊站了。說不定還會對連勝文要上「與PTT鄉民有約」這件事,對比成荊軻刺秦王一樣悲壯,好像是眼睜睜看著又乖又有禮貌的小白兔被送進狼群之中……

烏賊戰最可怕之處,便是用不著痕跡實際卻反智的手法,牽動著傀儡絲線,讓年輕人與長輩戰成一團,相互指責對方是「成天上網不知上進的暴民」和「佔著茅坑不拉屎的既得利益者」。成天吵來吵去,社會氣氛要怎麼好起來?

另一個影響,便是大環境只見烏賊油墨,其他的事情都被淹沒。看不到政見,你怎麼確定心儀的候選人會帶你到美好的世界去?你會自願蒙上眼睛坐上計程車,請司機帶你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嗎?沒有辦法研究候選人的政見,選民如何發揮自由思考,把關鍵一票投給足以決定台灣未來的人呢?難不成說「他長得很帥我要投給他」嗎?(國父孫中山先生率領中國國民黨革命大清朝難道只為了讓你看誰帥氣美麗就投票嗎?他在黃泉之下難道不會氣得跳腳?)

對一般民眾而言,選舉是一場斷捨離的過程:拋下差的執政團隊,斷開執念,迎向更好的生活。好的選舉更像是一場精采絕倫的運動賽事,不僅能夠激起民眾的熱血、發洩民眾積累的鬱悶情緒,更能在民眾心中種下一顆希望的種子。然,希望的種子,不是找來知名詞曲創作者來唱歌,就會長出來。烏賊戰術的本質尖銳、無情,無法點燃選民的熱情,只會把大家搞得更悶,讓每個人都想按鈴提告。

說到按鈴提告,連勝文應該很想按一下吧(記得按上面那一顆按鈕),畢竟他也算是烏賊戰術下最大的受害者:羅淑蕾天天上新聞、天天上報紙、天天上談話性節目,每一個人討論的不是連勝文,而是羅淑蕾又爆了什麼料。外籍觀光客說不定還以為代表國民黨要角逐台北市長的人是羅而非連呢。

面對如此反客為主、成天挑釁年輕世代又狂發烏賊戰術的隊友,連勝文或許也有些尷尬,畢竟他的團隊除了害他被網路使用者痛批、拉低他的民調之外,沒有多大建樹。而他,每天光是幫隊友們回應媒體、滅火就沒時間了,根本沒辦法與柯文哲、馮光遠在政策謀略上一爭高下,也只好繼續拉著另外兩人在油墨之中泅泳,拖一天算一天,這實在是身為首都市長候選人的深深悲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