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沒了獨立特派員,台灣還想要有「舉報者」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上個月,當台灣還在一片九合一選舉的狂熱中,新聞默默地夾雜了一則公共電視《獨立特派員》節目的停播消息,這一個長久以來以深度專題報導為主的節目,在收視率及成本的考量下被做出停播的決定。而就在這個新聞發生的前一個月,一部描述韓國科學家黃禹錫幹細胞研究造假事件的電影《舉報者》,剛好在韓國風光上檔,輔上映第一週就奪下當週票房冠軍。

黃禹錫當年(2006年)頂著南韓首席科學家的頭銜,被全國期待為最有機會獲得諾貝爾獎的南韓科學家,整個科學事業處在最閃耀的顛峰。此時,韓國公共電視集團之一的MBC電視台旗下《PD Notebook》節目,接獲檢舉信指稱黃禹錫的研究團隊不僅有研究倫理上的瑕疵,更涉及論文造假的問題。之後該節目記者展開了一連串的調查及蒐證工作,此舉甚至引發南韓民眾的不滿而群起抗議,直指電視台為了炒作新聞而罔顧國家整體利益。但是就在證據一一曝光之後,案情急轉直下,整體事件轉變成民眾對於黃禹錫的失望及斥責,並衍生為南韓有史以來最重大的科學研究醜聞。

描述這個事件過程的《舉報者》,很難說它百分之百反映出當時整體事件的始末,戲劇效果當然有(民眾又不是進戲院看莒光日),帥哥美女當然要(雖然黃禹錫自己也算是帥哥一枚),但是該電影至少還原個八分樣,兼具教化及娛樂的功能。尤其影片中有一幕讓我印象深刻,就是當追查的記者猶豫是否揭穿這個重大黑幕時,他問了他的長官:「真相跟國家利益何者重要?」,長官說:「真相就是國家利益!」。就算這一幕可能是劇情改編後所加進去的橋段,卻也如實地展現出韓國文化圈對於這一個事件的態度及立場。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我們的社會裡面藏著許多隱晦的仇韓情節,骨子裡,我們常常認為韓國人好面子、重自尊、民族性強烈。所以很難想像韓國會把這樣的「國恥」改編成電影,把當年在國際社會上被狠很打臉的科學家醜聞搬上大螢幕,難道不怕危害國家利益嗎?顯然,這個被自我揭露的「國恥」並沒有打趴韓國的競爭力,這幾年我們看見韓國的文化及科技輸出在全世界攻城掠地。在又嫉妒又羨慕的同時,我們可曾意識到這個國家是以如此嚴苛的方式來面對自己的科技社會問題,並作為未來研發創新的警惕。

沒有《PD Notebook》節目裡面舉報者的鍥而不捨,可能打不到黃禹錫這一隻大老虎,也可能讓韓國社會少了一次徹底反省的機會。在台灣,媒體早已經被商業的利益給淹沒了,多數都只是羶腥八卦的餿水收集器,不然就是財團及利益的傳聲筒,我們可曾還保有最後一道自我監督與批判的媒體防線?少了舉報者而不斷自我感覺良好的社會,我們還能期待創新與重生嗎?

這幾天,經過多方意見的反應後,《獨立特派員》似乎尚有轉圜的可能。《獨立特派員》或許就像是韓國的《PD Notebook》一樣,它擔負了幫助台灣社會針砭問題、打擊不公的責任,它的價值恐怕不是表面的收視率及成本所能夠衡量。台灣並不一定非得有《獨立特派員》這個節目,但是不能沒有《獨立特派員》這種媒體角色,否則我們不會有舉報者,所能做的就只有抱在一起自我催眠。

只是,從這一次九合一選舉的結果,我們難道還不清楚自我催眠的下場是什麼嗎?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