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忠孝橋引道拆穿勞動部的真面目:寧用外勞也不加薪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還在想低薪外籍白領的問題嗎?先看看外籍藍領人數失控的問題吧!

台北市長柯文哲要拆忠孝橋引道,缺工人,要靠外勞。但根據現行規定,只有達百億元以上的專案公共工程才可進用外勞,廠商若要調派或引用外勞,也必須是其它同樣百億元以上工程。拆橋工程只有2.8億,所以不符合資格,於是台北市政府向勞動部提出申請。

但,於此同時,台北市政府新工處科長張泰昌說了一句話。他說:「若未獲中央核准,也有備案;除得標廠商皇昌營造外,也會商請廠商調派本勞應變,因逢國內春節假期,不排除以3到5倍的高薪完成拆除工程。」

自由經濟市場的供需,現在的薪水找不到人,加價、加薪水去找人,天經地義,這是你知、我知、台北市政府也知道的道理。

可是勞動部卻說,為了配合台北市政府8天拆忠孝橋引道工程,所以決定放寬調派外勞規定,未來公共工程總經費只要達新台幣2億以上,且符合特定條件,就可以向勞動部申請調派外勞。

所以,不用加薪了,台北市政府不用加3到5倍的薪水去請拆除工人了。

未來承做政府公共工程更愉快的是,因為聘僱外勞的工程門檻從100億降成2億,未來政府工程處處外勞的景象,會成為台灣另一個「最美的風景」。

台灣賣菜靠外勞,企業靠外勞,連政府重大公共工程都要靠外勞。政府的重大公共工程進用外勞,已經從2013年最低點的2,304人,成長到去年底為6,413人,成長將近三倍。現在將門檻從100億大將為2億,可預期這個把關路障打開後,外勞人數又要大幅成長了,一個公共工程營造商,未來可跨足經營大型外勞仲介公司的概念。

但問題是,屬於GDP中的「政府投資」,這些公共工程的目的之一,本來是要照顧本國勞工就業的。現在外勞大門大鬆綁,政府照顧的用意高掛到哪去了呢?真的許多工作非得靠外勞,台灣的勞工就一定不願意做嗎?

外勞人數從2009年最低點的35.1萬,去年底暴增到近59萬人。若從分類來看,當看護、幫傭的社福外勞只有從16.8萬增加到22.4萬,增加5.6萬人;但藍領、產業外勞人數卻從17.6萬人增加到36.3萬人,增加18.7萬人,是外勞人數增加的主力。當然,產業外勞的工作主要工作是3K工作。(3K來自日文,「骯髒」(Kitanai)、「危險」(Kiken)、「辛苦」(Kitsui))

若從時間來看,過去2009~2012年,平均每年增幅本來為1.7萬~2.6萬人,但從2013年之後到2015年,增幅快速成長,暴增為一年增加3.7萬人、5.2萬人、3.2萬人。

這個快速增加的現象,2013年上路的「增聘外勞機制」居功厥偉。在18.7萬的外勞中,就有6.2萬人來自增聘外勞機制,佔三分之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甚麼是「增聘外勞機制」?簡單說,就是勞委會准許企業多繳就業安定費、就可以多請外勞。簡單說,就是你加價、我多給你請幾個外勞。一整個就是「加價購買」外勞配額的概念。

就業安定費是甚麼呢?簡單說,就是聘用外勞的雇主,因為請外勞可能排擠國內的就業機會,因此每請一位外勞、雇主就需要繳錢給政府,讓政府將錢用來協助國人就業使用。就業安定費每季收一次,一次繳納三個月,就業安定費以月計算,工廠外勞、家庭看護外勞都是2000元。

勞委會當時同意,多繳3000元,可以在原來的配額上限之外,多增請1~5%的外勞;多繳5000元,可以多增請6~10%,多繳7000元,可以多增請11~15%。

在這情形下,現行的製造業外勞,若將基本月薪、健保、勞保、就業安定費合計,雇主的成本約莫在24,000左右,如果企業要根據「增聘機制」的機制去多請外勞,那麼雇主雇用一個外勞的直接成本大概增加到27,000、29,000、31,000。

企業對3K工作的薪資紅線、底線,似乎就畫在27,000~31,000這個水平。當然,這未計入加班費。

也就是說,面對3K工作,企業期望是27,000~31,000就要找得到勞工。換句話說,企業期望年輕人27,000~31,000的薪水就要做那些骯髒、有生命危險、辛苦的工作。不做,就是吃不了苦,是草莓,所以政府有責任、有義務要幫企業找到這些願意做的勞工。

這裡值得檢視的問題是:當企業在抱怨「缺工」的時候,究竟是台灣年輕人面對「3K工作」的不願意?或是薪資的不滿足呢?

如果是前者,就是真的缺工,如果是後者,就是缺「便宜的工」。

如果我們的企業缺的是面對要能做「骯髒、有生命危險、辛苦」工作的「便宜的工」,政府憑藉國家的力量讓「便宜的工」不斷的補進來給企業,那勞動市場的薪資又怎麼會根據正常的供需原則上升呢?

如果遇到缺「便宜的工」,這些企業的思考方式,就是要施壓政府幫忙找,這些產業又怎麼會花腦筋去思考產業轉型呢?

台北市忠孝橋引道拆除工程申請擴大外勞,堂堂該照顧勞工的勞動部,應該大方地去實驗,拒絕台北市政府的申請,讓台北市政府用3到5倍的薪水加價招募,試試看是不是真的會找不到本國勞工願意做才對,怎麼反而是把個案變成通案,搭著台北市政府申請的順風車,直接大降公共工程進用外勞的門檻呢?

一個忠孝橋引道工程曝露的問題是:現在不但企業自己不變,連政府自己都要加入大量創造「便宜的工」的行列。

勞動部先是放寬企業招募外勞的上限,又讓企業可以外勞配額「加價購」,現在連公共工程的門檻都大幅降低。不想測試薪資增加,本國勞工是否會投入這些工作,反而一步一步放寬外勞進用的門檻,來維持藍領工作的低薪。未來藍領外勞人數爆衝,精彩可期。

至於到底是勞動部或資動部,真的看不清。

藍領也要便宜,白領也要便宜,甚麼都要便宜,天天都便宜,難怪台灣的「薪情」好不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