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高雄和珅一統江湖的故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貪官有多少?過去國際透明組織曾經給過一個數字,台灣六年內因為政府貪腐造成經濟損失高達約4500億。而貪官跟你要,你敢不給、就卡你件。億來億去的建案、被卡一天就多一天利息損失,所以建商能用錢打發、就用錢打發。因此葉世文之流,就能靠著建商賺大錢。

高雄第一豪宅國硯,爆發出竟然有違建的新聞,連帶也帶出一個貪官的故事。為什麼不用「大貪官」形容,因為這個貪官很聰明,每個建商請託的案子都只收一萬到十萬,不像葉世文都玩大的、動輒千萬起跳,他還被建商視為「很公道」、好配合,所以他拿得長長久久。他,就是高雄市政府建管處副處長李政賢。他跟另一位前副處長陳國雄,一人吃南高雄建商、一人吃北高雄建商,在陳國雄被政風盯上、調職後,南北高雄歸由李政賢一統江湖。

李政賢是成大建築研究所畢業,盤據高雄市政府建管處長達十九年,因為建築法規太複雜、法令太多,李政賢研究得很內行,讓他穩穩地爬到副處長的位置,在2007年時更曾經是「代」處長。他的母校,高雄市新興國小,還選他為第六十屆傑出校友。

可惜這個傑出校友把他的「傑出」用在協助建商、營造商身上。中華民國全國營造業工地主任公會還找他來當講師,加上根據檢調的發現,李政賢與廠商的「約會」,一個禮拜至少有三到四天,李政賢與建商、營造商的關係之好可見一斑。

李政賢怎麼貪?建築物使用執照申請的過程與要補上的資料非常多,廠商把建築物蓋好後,須檢附許多資料送到建管處,然後建管處分案給承辦人,課長、工程司、副處長等人審核,基本上,因為公文繁雜,通常副處長批核後,處長不會有太多意見。因此,副處長很關鍵。建商為了怕高達動輒上億的建案會「卡關」,層層的流程、一份份的「公關費」,就是最好的潤滑劑。

加上李政賢長期深耕在建管處,使得他對建管處的作業流程非常嫻熟,而且他在2007年時代理處長職務一段時間,使得他對高雄市政府建管處的掌握、比起處長黃志明更完整、更熟悉。黃志明打哪來的?這才有趣,高雄市政府在2011年,將原來的建管處長趙建喬調走後,從都發局調來一個科長黃志明,升官當上建管處長,一個都發局來的科長,怎麼比得過李政賢跟他的人脈呢?

而高雄市政府建管處的分工也很有趣,另一位夥同市政府顧問張千鳳涉貪的前副處長陳國雄(另一個涉貪的官),管第一課跟第五課,李政賢則負責二、三、四課,看不懂對不對?講簡單一點,北高雄的建商建照歸陳國雄管,南高雄的建商建照歸李政賢管,誰該從哪裡拿錢,楚河漢界、彼此互不侵犯。這樣的均衡態勢,等到陳國雄去年三月被高雄市政府政風處盯上、被調去副總工程司後,南北高雄從此大一統,通通歸李政賢管。

高雄市政府建管處的風氣一直都這麼糟糕嗎?倒也不是,曾經在2008年~2011年由趙建喬擔任建管處長的時候,他曾把赫赫有名的義大世界天悅與皇冠大飯店超容積違規建築案件,擋了下來,不准繼續蓋下去,讓義大集團的大老闆林義守非常的不爽。

但在他2011年轉任養工處處長後,在2013年5月,傳出涉入LED路燈採購弊案,廉政署指控他辦理LED路燈採購標案時,涉嫌與其兄、同樣在高雄市當主管的兵役局長趙文男,透過高雄市府顧問張國明、白手套蔡慶雲,向LED燈業者李柏收賄210萬元。這個案子,由於檢調昨在趙文男住處查扣40餘萬現金,使得趙文男以150萬交保、並停職等候調查,但趙建喬的部分則因證據不足訊後飭回。

回到李政賢身上,辦案人員發現,一名楊姓女跑照業者是他的好朋友,也是建管處的「熟客」,有證人形容她到建管處的頻率「跟上菜市場一樣」,就可以知道有多熟,也就是她,接受國硯的委託,讓明明有消防設施不合格的國硯,在李政賢涉指導如何規避檢查下。讓銷售金額高達115億元的國硯,可以順利取得取得使用執照。

這就是李政賢的手法,他拿得有多爽?檢調在李政賢家中搜出102萬元賄款,分裝在30多個紅包或信封袋裡,另外還有7萬多元禮券。同時,他還在家有個貢品房,專門收受來自各方的貢品,洋酒、禮盒、紅酒、鮑魚,各方進貢,儼然是高雄建築業界的「現代和珅」!

從他這麼大辣辣的把現金放在家裡,連滅證的想法與恐懼都沒有,就知道他有多麼習慣這種一批、又一批紅包、貢品的「生活方式」!

山西布政的五千兩在誰房裡?就在李政賢的家裡啦!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