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1千元就想拆違建?到底是政客殺人還是違建殺人?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繼新竹違建大火奪走兩個可愛小女孩生命之後,南港違建大火又奪走一條人命,柯文哲說,要通盤檢討所有的緩拆違建.你知道嗎?這麼多年來,台灣許多包租公在低利率趨勢下,早就紛紛將房子敲掉,把三房兩廳兩衛的房子變成六間套房,本來只能租兩萬的房子變成六間八千塊的套房,這種違法改裝從北到南,超級普遍,只要是大學城附近都很難避免,今年淡江大學附近也才因為違法改建套房燒死一個香港學生。

這些違建都有要人命的潛力。

2011年,東華大學校外民營違建學生宿舍大火,1死12傷。死的是社工系的學生徐耀霆。一個身世孤苦、自小父母雙亡、由外公、外婆養大的他,因為長期接受社會幫助長大,所以他充滿愛心、希望回饋社會。這樣的孩子,因為違建,所以走了。

今年八月,淡水學生出租套房,因為違規隔間,1死2傷。

新竹的超級違建燒死兩個還年幼的女孩,令人感傷。

昨天的南港違建大火,又燒死一個人。

尤其前陣子的新竹大火,那個違建堪稱經典,本來只有一到五樓的房子、竟然能一路違法加蓋到九樓,九樓上再搭個鐵皮屋,很多人嘖嘖稱奇。

為什麼這些屋主可以這麼猖狂?如果你感到嘖嘖稱奇,那是是因為你太不了解台灣「關說工作者」,也就是這些民代的威能。全台高達六十多萬件違建,新竹這座科學城所擁有的「違建城」最出名。屋主們吃定了新竹市政府總是照慣例「預算不夠」,所以違建拆不完的說法,整個金山街有高達250棟、至少4000戶以上的違建。

預算不夠?誰審預算的?許多違建拆不了的問題,就是卡在各縣市的「關說工作者」身上,未來台北市也好,新竹市也好、或者其他縣市,同樣的狀況甚麼時候再發生都令人憂心!

這些違建搭蓋的狀況有多誇張?本來只有三樓、四樓的透天厝,一路加蓋到九樓,本來只有12間套房、加蓋之後可以擴大為36間套房。一間套房就算租六千,以滿租去算,至少可以收租將近兩百六十萬!利之所趨,所以在這座大違建城裡,大家不甩政府的繼續買、繼續加蓋,反正,新竹市政府拆的能力有限,三年也不過拆了九棟,等於一年三棟。新竹市的官員告訴你,我一年只有210萬的預算,能拆的,真的很少。

不過,我們更需要知道的是,各縣市都有龐大的違建,不只是拆不完的問題,而是各縣市的議員、民代,本身就是卡住各縣市政府拆除違建的元兇。為什麼?因為:

一、縣市議員跟民代的另一個身分是「關說工作者」。他們有選民壓力,不得不幫忙關說,甚至直接在議會刪除縣市政府拆違建的預算,讓政府沒有錢可以執行。

二、他們本身也有大違建,就像前高雄市議長許崑源被媒體報導,在屏東擁有豪華別墅在農地上。

所以像嘉義市,市議會根本就在2013、2014直接把拆除違建預算砍得只剩下象徵性的「1000」元,去年發生九華山地藏庵在頂樓搭蓋巨大佛像,民眾狂檢舉,但嘉義市政府面對超級違建、卻面臨無錢可拆的窘境,因為「關說工作者」不想讓你拆;花蓮縣議會把2011拆除違建預算砍得只剩下「2000」元,要不是發生東華大學學生被燒死的悲劇,恐怕還調不回來。而被大砍預算的縣市,更是比比皆是,許多縣市被砍得只剩下四、五十萬元而已。一次出動拆除就要花好幾萬,每個縣市都累積上萬、每年增加快速的違建,哪裡拆得完。

以新北市來說,已經有高達18萬的違建數量,每年還要新增1萬6000件,編列了3500萬預算已經冠居全國,也只能拆一半左右而已,持續快速累積中。

再看看新竹市,已經累積了近8000件,每年新增600多件,結果,200萬左右的預算,每年只能拆60件,這根本拆到海枯石爛也拆不完,遑論要拆完那有400棟的違建城,一棟至少有四五層樓的違建,拆除的難度可是更高。

把各縣市今年違建拆除預算整理出來,拿新北市與新竹市的拆除經費跟效率當指標,你就知道要拆違建有多困難,那些預算有多低。拆的,根本趕不上蓋的。但至少,你可以盯緊你的縣市議員,幹了甚麼好事。

縣市 「新」任市長 違建拆除預算
台北市 柯文哲 800萬
新北市 朱立倫 3500萬
基隆市 林右昌 75萬
桃園市 鄭文燦 2000萬
新竹市 林智堅 210萬
新竹縣 邱鏡淳 200萬
苗栗縣 徐耀昌 150萬
台中市 林佳龍 600萬
彰化縣 魏明谷 100萬
南投縣 林明溱 48萬
雲林縣 李進勇 100萬
嘉義縣 張花冠 40萬
嘉義市 涂醒哲 2013年1000元、2014年1000元
台南市 賴清德 90萬
高雄市 陳菊 300萬
屏東縣 潘孟安 50萬
宜蘭縣 林聰賢 50萬
花蓮縣 傅崐萁 80萬(2011年只有2000元)
台東縣 黃健庭 50萬

 

然後,你一定會覺得不合理,違建政府拆、全民買單,怎麼會合理,對吧?所以已經有幾個縣市通過是由違建屋主要買單,通過的縣市有台北市、宜蘭縣、台南市、嘉義縣、台中市、新北市。但問題是,這是事後向屋主追款,屋主還不一定付得出來。事前的拆除預算編列就先砍了,連拆的錢都沒有,怎麼辦?

還有,新竹市不是沒有提出這樣的條例,但是被市議會卡住了,一讀過後就卡住了。如何先擋住這些「關說工作者」,可能是解決違建問題的根本問題啊!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