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誰該讓憲哥生氣?電視荒土觀眾自救手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污辱整個綜藝圈就是不行!」因為金鐘50評審團的重話,讓憲哥在臉書上強烈表達不滿,引發近日熱門話題。「台灣的綜藝圈是全世界CP值最高的」,被拿來與大陸、南韓綜藝比較,他也感到委屈:「台灣目前的綜藝環境,還需要我們來說明嗎?」另一位藝人孫協志,稍早之前也對評審的重話感到不平,說自己參與的節目,可說是近年來:「最認真、最盡心盡力的綜藝節目」。說實在的,他們兩位的悲憤,完全是事實(已點歌〈我難過〉)。但這次金鐘評審指出台灣綜藝節目的窘境,也一樣有人大聲叫好,認為終於把台灣電視娛樂產業 「最難看的瘡疤挖出來」。

藝人、評審、站兩邊支持的觀眾們,各自僵持。

一陣疾風吹過,捲起漫天黃沙。其實大家都站在台灣已乾涸的電視大地上。

那邊說:「你種的果子愈來愈小、沒營養,看看人家進口水果,個個又大又肥」

這邊氣:「你知道我們辛苦多久!?什麼都沒有,種得出來已經很好了!」(哭)

▎被國家政策犧牲的影視產業

製作經費短少,幾乎是大家立即想到的答案。主持費被打折,綜藝節目的製作費,在早年《超級星期天》當紅時,一集是250萬製作費,現在直接少一個0,變成平均一集20-30萬元。更不用說大陸綜藝節目,平均一集成本3381萬元,韓國綜藝節目平均一集200-300萬元,當紅的《逃跑兄弟》(Running Man)更是創一集8333萬元的天價,還已成功販賣節目版權到對岸(數字參見,〈電視為什麼這麼難看?數據告訴你真相〉)。但我們要問,為什麼要少一個0?電視台不想作好節目嗎?更何況,在全球化以及網路時代,手指動一動,觀眾可輕易看到國外的節目。這樣,我們怎麼競爭呢?

電視沃土變乾枯,不是一夕造成。葉天倫導演直指,這是政治問題:「影視從業人員不是被評審侮辱了,(而)是被國家政策犧牲了」。許多評論研討會,早就指出這個老問題。台灣電視在1990年的黃金時代,政府作了一個重要決策:開放有線電視。從此,電視業這一行由天堂掉到無間道裡。原本輔助性、地方型的有線電視系統,在如此小的台灣島上,在系統台聯合操作下,全變成頻道號碼固定的全國性電視台。

後來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無線四台加上有線電視的一百多台,彼此競爭製作經費、廣告收益、人才、工作者、觀眾、還有那些零點幾的收視率。台灣電視產業,一下子從高端、昂貴的稀少資源,變成隨處可得、削價競爭的紅海、微利行業。這種惡性循環,成為全球僅見的媒體怪象,政府束手無策。雪上加霜的是,主管機關NCC對本國節目的保護,還異常消極。近幾年,電視台播放外來節目比例已超過50%,重播節目更是泛濫,但NCC還是不願修法。買外來劇比自製劇便宜許多、風險又低,電視台只要能有基本利益,哪會願意投資、開創新節目?這種失職失能的政府政策,罵一百萬次「笨」都不為過!

那麼,真沒有人要投資作電視嗎?投資節目、擁有版權,捧紅明星、藝人,像韓劇、韓國偶像一樣賣到全世界,不是能賺更多?

▎經營系統台穩賺不賠,誰要投資高風險的節目內容?

一般民眾很少知道,對台灣影視大亨而言,有更好賺的。許多人每個月500-600元不等的有線電視訂閱費,20多年來,創造台灣電視產業最大的現金流,每年約300億元。有線電視系統台,被五大集團壟斷,在科技業毛利率總是在保四(3%-4%)邊緣、甚至更低的時代,經營系統台就好比當個穩賺不賠的房東。擁有節目上架的生殺大權,坐擁25%的毛利,誰還想投資高風險、需長期培養、又難以穩定掌控的節目內容或演藝明星呢?投資電視作節目,還不如直接砸錢買下系統台,難怪,不同財團總是前仆後繼想併購有線電視。那些評審批評的重話,「品質、創意、娛樂、知識」的所有不足,就是這樣來的。因為20多年下來,已愈來愈沒有資金活水,願意投資創新內容、願意培養產業人才,願意持續活化影視創作的土壤。電視荒地就是這樣,慢慢在我們腳邊變成事實。

所以,憲哥別氣評審,觀眾也無需再指責演藝圈。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們不過一再重覆「貧賤夫妻百事哀」的老戲碼。電視台如此困窘,光冠名權的幾百萬救不了,政府再怎麼補助也補助不完。我們能作什麼?積極一點,請下屆總統候選人談談文化政策、廣電政策、公共影視基金要怎麼設置,認真把電視環境當作全民的、國家級的公共建設。消極一點,有線電視若沒需要,下期就不用再訂了;要不就「捐款挺公視」,連老牌綜藝製作人王鈞也坦言,現在只剩公視願意投資創新節目。自己的電視荒土,還是挽起袖子自己救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