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灣足球放棄治療,卻做著十年四十億的春秋大夢

亞足聯提出「俱樂部十八條」後,台灣足壇「唯二的」兩大勁旅台電、大同,不約而同自動...
亞足聯提出「俱樂部十八條」後,台灣足壇「唯二的」兩大勁旅台電、大同,不約而同自動放棄了參加亞洲俱樂部賽的機會。 圖/本報系資料照

前陣子與幾位體育媒體人餐敘,提到亞足聯提出的「俱樂部十八條」恐怕影響台灣足球未來的發展,正想著如何讓國內的俱樂部解套,沒想到就在幾天後,台灣足壇「唯二的」兩大勁旅台電、大同,不約而同的採取自殺攻擊,自動放棄了參加亞洲俱樂部賽的機會,為此亞足聯對兩隊各罰款一萬美金,兩隊甘之如飴,寧願被重罰也要放棄參賽機會,這下倒是一次解決所有煩惱,反正我們都不參賽了,以後也不用擔心被禁賽。

大家可能不明白為什麼兩隊要放棄這種難得的機會,平時不是大家拚了命也要想辦法出國比賽「為國爭光」嗎?怎麼這時候就抵死不從了呢?說穿了一切都是因為「錢」,雖然拒絕參賽會遭遇到台幣高達三十萬的罰款,但是如果參加比賽,主客場一個來回就要將近兩百萬的經費,這算盤怎麼算也打不響,雖然當年台電、大同因為政府的政策成立了足球隊,但是在商言商,虧本的生意沒人做,帳面上攤不平,什麼「相忍為國」、「社會責任」也就雲淡風清了。

政府給錢反而破壞運動產業發展

或許有人會覺得政府可以編列預算補助球隊出國,解決如今的困境,可惜事實正好相反,造成今日局面的,正是台灣長期以來體育預算濫用,只靠吸政府的奶水維生,造成台灣沒有運動產業,球隊也沒有自我經營與籌款能力的惡果,台電與大同貴為台灣實力最堅強的兩支球隊,成立迄今總共培養了幾位球迷?恐怕用兩隻手就能數得出來,這些年來沒有球迷、沒有品牌、沒有經營,否則辦一場比賽只要有個五千球迷入場,門票也能收個一兩百萬,加上體育署的補助,怎麼可能沒有辦法承擔一場國際比賽的費用,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縱使是跨國際的俱樂部賽事,台灣最大的兩支球隊依然難以自給自足,甚至沒有些微的營收能力。

現代的運動環境莫不以在地化、產業化為目標,一旦能夠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食物鏈,就再也不需要所謂的政府補助,因為好的職業運動比賽,自然會有觀眾,有了觀眾就會有門票與贊助,有了門票與贊助,球賽就會越來越精彩,台灣的給預算模式不是扶植這樣的一個體系,而是採取餵奶的方式,你要出國比賽?我機票補助你三成。你要辦比賽?我補貼你三十萬。萬一不幸出國拿了獎,再事後諸葛叫總統蓋上國光獎金卡結束這一回合。所以從學校體系到成人球隊,大家都在玩假的,為了補助而比賽,沒有補助他就不想玩,有了補助也很快就花光。

運動環境一旦能夠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食物鏈,就再也不需要所謂的政府補助,因為好的職...
運動環境一旦能夠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食物鏈,就再也不需要所謂的政府補助,因為好的職業運動比賽,自然會有觀眾,有了觀眾就會有門票與贊助。 圖/本報系資料照

而球隊也習慣於這樣的模式,政府給的錢不夠你發展,所以其實不想認真玩,但反正政府會給你錢,吸著吸著多少也回收點利益,所以繼續硬著頭皮死撐,感覺有點像是明明有工作能力,但是習慣拿政府的低收入津貼過日子,久而久之,他就習慣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拿錢,表面上看起來又好像餓不死,實際上卻已經是行屍走肉一般,錢給的越多,台灣的體育發展就越悲劇,沒有宏觀規劃的政府,正是造就了今日台灣運動文化的主因。

台電大同的比賽沒人看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缺乏競爭力導致你的比賽內容乏善可陳,好不容易有機會參加跨國比賽還急忙放棄,你去那裡找觀眾呢?有人想看這樣的球隊比賽我才會覺得奇怪。當然這並不能怪罪台電與大同,畢竟他們是私人企業,當初千百個不願意,配合政策成立球隊扛起台灣足球大旗已經阿彌陀佛,總不能期待他們還要把自己綁在火刑架上,把公司的營收拿來填補足球的虧損,台灣體育政策的畸形走向才是台灣足球被迫放棄治療的主因。

台電與大同願意配合政策成立球隊扛起台灣足球大旗已經阿彌陀佛,總不能期待他們還要把...
台電與大同願意配合政策成立球隊扛起台灣足球大旗已經阿彌陀佛,總不能期待他們還要把公司的營收拿來填補足球的虧損,台灣體育政策的畸形走向才是台灣足球被迫放棄治療的主因。 圖/取自取自台灣電力公司足球隊

十年四十億的春秋大夢

而在此同時,足協與體育署還在研擬「十年足球發展計劃」,準備爭取十年四十億的經費來發展足球,這還不包括原本年度的各種補助款,繼陳水扁總統的「足球元年」、馬英九總統的「大足球計劃」之後,台灣足球貌似又要起飛了,台灣足球人你還不坐穩嗎?

我們來想像一下四十億是什麼概念?日本東北的仙台七夕隊,成立的資本額大約四億五千萬日幣,折合台幣大約是一億兩千萬,而根據當時成立的仙台FC控股公司的股權分配:宮城縣(24.9%)、仙台市(23.5%)、日本House holdings (股;8.8%)、東北電力(股;2.6%)、Kamei(股;2.6%)、仙台CATV(股;1.7%)、藤崎(股;1.7%)、七十七銀行(股;1.7%)、河北新報社(股;1.3%)、Yurtec (股;1.3%)、東北造園(股;1.3%),政府的出資大約六千萬新台幣,四十億新台幣可以成立66支職業足球隊!台灣人卻說自己沒市場、沒錢,所以沒有發展職業運動的可能。

日本東北的仙台七夕隊,成立的資本額大約四億五千萬日幣,在球隊成立後第十年開始損益...
日本東北的仙台七夕隊,成立的資本額大約四億五千萬日幣,在球隊成立後第十年開始損益平衡。 圖/取自ベガルタ仙台

以仙台七夕隊為例,在成立球隊後第十年開始損益平衡,至今原來的資本額仍在,換句話說,當初花錢成立球隊,至今的效應依然持續,回過頭來看台灣動輒幾十億的各種計劃,最後能夠產生的效益到底剩下多少?以現在花錢的模式,不要說四十億,就算是十年四百億,對於台灣足球也不會有太大的助益,當這筆錢花光之後,大家又回到原點,企業繼續喊窮,小學生出國依然賣餅乾,世界排名一樣從後面開始找比較快。

當擁有兩千三百萬人口的國家卻沒有任何一支屬地的職業球隊,沒有一個像樣的聯賽,碰上國際大賽因為不想花錢而自動棄權的時候,繼續原來的給錢模式有用嗎?一個奄奄一息的病人你不是開藥給他,而是給他一疊鈔票,他能夠因此活過來嗎?這錢跟燒冥紙有什麼兩樣嗎?當台灣的足球政策已經放棄治療的時候,就讓我們燒著四十億繼續做著「十五年亞洲十五強,三十年世界三十強」的春秋大夢吧!

不要說四十億,就算是十年四百億,對於台灣足球也不會有太大的助益。當台灣的足球政策...
不要說四十億,就算是十年四百億,對於台灣足球也不會有太大的助益。當台灣的足球政策已經放棄治療的時候,就讓我們繼續做著足球強國的春秋大夢吧! 圖/本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