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教育部長,請還給技職生學習自主權

教育部長潘文忠上任首場記者會振振有詞:「國民學習權取代國家教育權,以學生學習為主...
教育部長潘文忠上任首場記者會振振有詞:「國民學習權取代國家教育權,以學生學習為主體。」各級官員朗朗上口,但真有做到嗎?沒有。 圖/報系資料照

還記得教育部長潘文忠上任首場記者會,站在教育部大禮堂,振振有詞得說出:

國民學習權取代國家教育權,以學生學習為主體

從此之後,各級官員朗朗上口,但真有做到嗎?沒有。

最近我獨家報導四技二專乙級技術士證將從技優甄審資格中刪除,本月教育部提修法草案,準備將乙級以上技術士證從四技二專技優甄審入學資格中刪除,配套則是將乙級改放到甄選入學管道去處理。如此變動的主因,是過去「乙級被操作成升學工具」。然而,這只是職校教學不正常化的冰山一角。

請所有教育工作者捫心自問,現在職校的教學真能增加技職生職場競爭力嗎?我們稱讚的、頒獎的技優生,真的技優嗎?孩子們的所學真符合業界職能所需嗎?

我打個大問號。

又何止乙級,競賽也是被操作的一塊。目前競賽主要有二,分別為勞動部主辦的技能競賽,以及教育部的技藝競賽,兩者在升學加分上有所差別,難易度也不同,這使得部分學校老師派送選手時,不再以專業成長為考量,反而重於「透過怎樣的策略分派選手參加競賽,可以獲得最多獎牌(即榜單)。」

為了拼競賽,這群孩子國英數社會都不用上了,青春都耗在這件事,以職涯發展觀點來看,過程或許符合技職動手做精神,但真的「務實致用」嗎?孩子們花了數年練就一塊獎牌,真有就業能力嗎?學習內容真有對準職能嗎?還是自我對準?

本月教育部提修法草案,準備將乙級以上技術士證從四技二專技優甄審入學資格中刪除,變...
本月教育部提修法草案,準備將乙級以上技術士證從四技二專技優甄審入學資格中刪除,變動主因,是過去「乙級被操作成升學工具」。 圖/報系資料照

2015年底增訂《藝術教育法》第5條第1項,要求藝術教育課程要落實;最近課綱因部分審議委員資格爭議,社會各界擔憂課綱上路時程延宕,可見對教學內容與落實的重視。但在高職教學場域,部分老師根本沒落實課綱教學,「高一高二上課,高三升學考前衝刺」、「學期課程直接用檢定內容取代」、「實習課用來拼考試科目」等現象已是公開的秘密,這樣的教學現場異質化,行之有年,反而真正落實課綱教學、為孩子著想的技職教師成了不合群的異類、不敢吭聲。

光提每年10月起的高三跨校5次模擬考,這期間誰不拼搏在升學考試?除了練筆於統測考試科目(國英數專一專二),還做了哪些學習?對此,外界的批評,包含教育部,總是怪罪技專測驗中心考試品質不足、試題無法反應職校實作學習成果,但技職20群類,總考科至少超過50個,還被賦予開發實作考題任務,相比於指考及學測不到10個紙筆考科,技專試題開發成本絕對遠高出許多。

然而在要求更多資源投入,卻因為少子化、考招單位收入減少,仍不見政府願意出資協助,反而寧願花上72億於「18歲先就業」這樣宣示性的政策上,其中27億甚至是上次教育部法定提升的0.5%預算(約180億)而來,多少技職校院人士呼喊教育資源分配不均,何時實質改善過?

教育部並沒有把學習權交給高職生,而是在拼「虛幻的夢」。

何謂「虛幻的夢」?我們經常在職校圍牆外看到「技能檢定通過率」、「升學率」等紅布條,大人們努力在招生拼搏、經費爭取上滿足科務評鑑、校務評鑑等指標,孩子們更是辛苦,在無知的年紀,成為滿足大人期待的魁儡,或許順利升學了,但未來競爭力呢?這是主管機關在設定相關補助而產生的誘因結構的責任。

這些都是老問題,也是永遠沒解決的問題。

我們經常在職校圍牆外看到「技能檢定通過率」、「升學率」等紅布條,孩子們則辛苦滿足...
我們經常在職校圍牆外看到「技能檢定通過率」、「升學率」等紅布條,孩子們則辛苦滿足大人期待的魁儡,或許順利升學了,但未來競爭力呢? 圖/報系資料照

政府要有魄力,究竟高職是終結教育還預備教育?各領域中各級技職校院所對應之勞動市場究竟為何?教育部應該說清楚講明白,而非總是喊喊「務實致用」,好像喊久了就真的「務實致用」了。

若教育部規劃高職為先就業的勞動力培養,那就把職場勞動條件搞好、把課程對準職能,不論是透過勞動部iCap或教育部的UCAN職能計畫;又或者,高職的定位是以升學為方向來做準備那也很好,未來確實需要更多具備知識基礎的專業技術人才,只是「透過什麼過程來升學」‵「科大課程如何對準業界職能」這就成為了重點。

然而,目前我們仍看不到一個清晰的實務性人才的人力資源培育政策圖像。不論教育部的技術人才培訓目標為何,這都不是推動18歲先就業,或弄弄技職深耕、再造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期就可以解決的事。別再讓職校孩子盲目學習、短視近利,結果毫無職場競爭力,虛晃走了一圈,這只是耽誤了孩子,也耽誤了台灣未來競爭力。

不論教育部的技術人才培訓目標為何,目前我們仍看不到一個清晰的實務性人才的人力資源...
不論教育部的技術人才培訓目標為何,目前我們仍看不到一個清晰的實務性人才的人力資源培育政策圖像,虛晃走了一圈,這只是耽誤了孩子,也耽誤了台灣未來競爭力。 圖/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