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讓神木用生命告訴你,台灣社會多漠視專業

台灣第一大神木——大安溪神木 圖/作者自攝
台灣第一大神木——大安溪神木 圖/作者自攝

2016年9月11日,轟然一聲,溪頭的神木應聲倒地,臺灣自此又失去了一棵神木。

然而從事件後續的媒體集體獵巫報導,以及政府的態度,或許倒下的不僅是一棵神木而已,林業的專業價值,也因不被尊重而倒下,而這可能會為台灣其他神木,帶來前所未有的危機。

神木倒下當天,各家媒體爭相報導,其中不乏各種誇大不實的「偽專業、假專家」報導,像是:

專家指出溪頭神木早露敗象,「中空的樹幹就像直立的蓄水池」加上根部已腐朽,「頭重腳輕」倒下是遲早的事……

這則報導除了受訪專家未具名、啟人疑竇以外,其中所呈現的資訊更是錯誤百出。事實上,沒有任何一種樹,能夠中空到可以當大水池的,因為水非常的重,樹也不可能是完全密封的構造,水進去一定會漏掉。這種完全背離常識的想像文字,加一個「專家表示」就可以毫無責任的成為一則新聞,當台灣林業專家是全睡了嗎?甚至還有寫「去溪頭看神木群」的報導,寫這篇的記者也許根本沒去過溪頭,因為溪頭從頭到尾就那麼一棵神木,沒有神木「群」。不懂沒關係,但報導前請先查證好嗎?職業道德呢?

台灣媒體最糟糕的是,「專家指出」這四個字已經被濫用到作為毫無顧忌、危言聳聽的免責用詞了。這次甚至有報導寫「專家:『全台紅檜神木都有同樣問題』」這樣標題殺樹的用法,你當大雪山大神木還有阿里山香林神木都空心不成?空心也不等於會倒,全台灣最大的神木甚至空心到裡面可以搭帳篷,狀況也好得不得了。沒有「真正的專家」會用以偏概全的資訊誤導大眾,唯一的例外就是找錯專家、問錯人,且未查證的記者自己本人。只要看到報導的標題與內文裡面有「專家」兩個字,卻找不到這位專家的名字時,就可以斷定那位「專家」一定是記者自己,假的,記者業障重,阿彌陀佛。

除了不尊重專業甚至濫用專業的記者,由於事發前森林的專業同樣也不受重視才導致這次的事件,就讓我們從森林人的角度出發來看溪頭神木事件吧。

溪頭神木到底健不健康?

我必須很明白的講,每一個讀森林的,只要看就知道溪頭神木狀況很糟。祂的確活著沒錯,但狀況只能用「苟延殘喘」來形容——腐朽狀況全台數一數二嚴重的紅檜老株、生育地狀況也很糟且有大石阻生、緊臨馬路、樹頂巨大的枯幹與稀疏的枝葉——這些再再說明祂是棵健康狀況很差的老樹。

為什麼我說忽視專業?因為,所有「溪頭神木」相關的介紹,從縣政府一直到溪頭園區,全都是這樣說的:

溪頭這株包著巨石而生的紅檜神木,中空腐朽卻生機盎然屹立!代表了神木的坎坷身世與堅毅性格。

這種歌功頌德式的中國風描述,完美地展演了何謂腦補,如果翻譯成白話,那就是「這棵紅檜爛心生育地也很差」,沒了。一個每天踩單輪車的人能站得多穩?神木雖然躲過了斤斧,但那是因為祂天命將近快爛光,沒有砍伐價值的緣故。我們都知道祂總有一天會倒,但不知道是哪一天,但因為神木是搖錢樹,就算知道詳情,也不能對外直說「祂是一顆又老又病還翹孤輪的樹」。

鎮西堡,巨木神林。 圖/作者自攝
鎮西堡,巨木神林。 圖/作者自攝

為什麼幾百年都沒事,今天祂會突然倒下來?

這就是我要說的,專業也不見得能講真話,最常見對這棵神木的描述是:

躲過了無數颱風地震,土石流甚至從神木旁邊繞過都沒事,今天卻倒了。

每一棵神木之所以能成為神木,那是因為——生育地的優良!換言之,以神木千年以來的歲月光陰,能坍塌的地方早就都坍塌了,只要是神木,所在地大都是森林裡最安全的地方,因為地理環境夠穩定才能長成如此巨木,不穩定的地方早就都崩光重新開始了。但偶而也是會有八八風災那樣千年一次的例外,這就不在討論範圍內。颱風地震土石流都傷不到神木,那個叫做「理所當然」,不然祂也不會成為神木,讚嘆神木好運是多餘的。

今天神木之所以倒下,就只有一個原因而已:時間到了。就跟你清明節回家去打掃的饅頭們一樣,跟呼吸一樣正常;人家高僧圓寂大家還會膜拜,神木憑什麼不行?樹也有樹權啊!人家只是圓寂的比較大聲罷了,尊重,好嗎?

你們明知祂狀況不好,為什麼不提早預防?

這問題很複雜,首先要了解一件事情——神木不能隨便亂碰,就算知道狀況不好也一樣。什麼?鑽個洞檢查一下也不行?對,不行。在樹上開洞會造成樹木出現傷口,樹也是生命、也會受傷,任何新的傷口都會造成真菌感染的風險,哪怕百分之一,只要中了,神木就完蛋了。不信你去你爺爺手上劃一刀跟他說你要採血化驗,看會不會被你爸掐死,一樣的道理。

不能在樹身上開洞,那挖開根部的土壤,看看根部是不是腐朽,好不好?不好。根系是樹木最重要的維生暨支持器官,隨便一點小傷都有可能要了樹的命,而且老樹的根系都深到不行,你沒事把人家根部挖個五十公分一公尺深看看有沒有爛掉,很好,挖完就爛掉了。

會被稱作「神木」,通常有非常高的壽命與巨大軀體,附帶較低的生長速度與自我治癒能力。在這樣的條件下,因為太大任何檢查都無法做到滴水不漏,更有會讓神木直接受到傷害,而加速其衰敗死亡的風險。保護「神木」,最好的方法,那就是在非侵入式檢驗,也就是「目測」檢測出任何立即的病害或危險之前,都不要碰它,並且盡力讓其生育地保持原狀。千年以來的平衡,亂動一定出事。

但是,這個方法也有缺點,那就是暗藏的危機看不出來,也無法預知。就像溪頭神木以外觀來判斷生存狀況是「活得真的很差,但沒有立即傾倒的危險」,因此為了讓鄉民能更親近神木,採取不設管制區,以靜觀其變定期健檢的處理方式處理。可是,今天出事了,大家又開始吵說為什麼不檢查、溪頭不做預防措施要咎責……真要如此的話,那為何台灣林業不一開始就把神木全部砍光就好?亂檢查會把神木搞死,好好照顧祂,祂時間到了圓寂也要怪我們,根本莫名其妙。更過分的是,如果我們如果想提早避險,禁止民眾接近,還會被投訴到爆、讓民代一個個來關切呢!我們的專業呢?不要以為我隨便說說,中橫夫妻樹圍起來就引發多大的民怨?

森林人都知道溪頭神木狀況很糟,但也都知道「祂不會馬上倒」,畢竟祂已經站了上千年,會再站幾年沒有人知道。因此,聽見祂倒下的消息,無不是「好意外、好心痛……可是也不太意外。」如此的心情。

我們無法保證祂不會倒、也不保證會倒,唯一知道的是,亂去動祂,祂可能馬上就倒了。如果醫生跟你說健康檢查存活率只有50%,你這是檢查,還是不檢查?沒有人會想承擔害死神木的罪。退一萬步講,一棵地標級的神木,你會想冒著弄死祂的風險看看祂健不健康?到時出了事,就等著切腹吧。

至於那些說又老又病的神木應該釘上鋼筋水泥加以固定、保護的人,必須要有一個認知,一棵樹幾百噸,不是幾根鋼筋撐得住的重量。再說了,如果今天你阿嬤活超過百歲、時間到了要回老家的時候,你突然給她插個葉克膜和人工呼吸器,強迫她再活十年給你看,夠不夠悽慘?

金黃夫妻樹。 圖/作者自攝
金黃夫妻樹。 圖/作者自攝

政府機關一直在找人出來扛責任、處罰,卻忽略了這算是「天災」

上述原因已解釋為何無法預防「神木」倒塌,溪頭神木之死是生命盡頭到了,但因其軀幹巨大,那倒塌的威力可以算是一種「天災」。

然而媒體與政府卻到處獵巫找人負責此事,實屬不智的官僚之舉,就好像叫中央氣象局長要為颱風襲台下台負責一樣的愚蠢,畢竟誰想得到這種等級的意外天災會真的發生?這是全台灣第一棵突然就倒下的神木級巨木,在此之前我們連想像都沒想像過,這樣的事情會在風和日麗的日子發生呢!畢竟大部分的老樹傾倒,都是在不好的天氣裡啊!在人類既有認知以外的災難算不算無法預防的天災?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說懲處實在是漠視大自然的循環,令人不能苟同,更嚴重的是,此舉會造成後續各個機關的「神木迫害運動」,不得不慎。

因為病態的獵巫,全台神木的大浩劫,可能到來

一旦溪頭的相關人士被懲處,全台灣有神木的單位都會神經緊繃,開始一連串的後續動作。如果是限制遊客不得接近那倒還好,頂多是以後森林遊樂區都不用玩了,有神木也要距離五十公尺才能觀賞。最怕的是,認定神木有倒塌危險的標準變得非常寬鬆,許多可能原本五百年後才會倒的神木,也被封起來不准接近,甚至有枯幹的神木,祂的枯幹也可能被鋸掉而造成感染風險、狀況太差的神木更可能因此被「就地正法」、放倒留念,只因為祂「可能會倒」。

不要覺得天馬行空,像這樣因噎廢食的行為,非常常見於台灣各單位的管理之中,海邊出事禁止下水,山裡出事禁止上山,未來神木或許「有傾倒的可能」就放倒,管祂活的死的。這還不夠荒謬嗎?山海封了可以再開,但神木一旦放倒就永遠回不來了,就像阿里山那永遠不再有壯碩神木相伴的轉彎鐵軌一樣。神木是大地的自然歷史資產,更是屬於每一個台灣人的回憶與寶藏,就算身為枯立木的夫妻樹,也有祂重要的景觀與歷史意義,當年圍起來爭議就夠大了,你能想像祂們被放倒的場景嗎?

執政者,這一回處理溪頭的事件,必定要特別的小心,才不會造成難以抹滅的傷害,甚至以後去神木園區有一半以上都只能距離50公尺觀賞的窘境。

甚至有偽專家出來亂帶風向,令人皺眉

每當重大議題發生時,最常出現的就是大聲呼籲不知道在呼籲什麼的「偽專家」。筆者撰此文時,看到成大政治系暨政治經濟研究所的教授投書蘋果,說要建構「神木護樹體系」,通篇文章漏洞百出,不值一哂。

隨便舉一個就好,該教授所說的「神木資訊不夠透明」,不清楚台灣究竟有多少寶貴樹木,沒辦法大家一起來護樹,這一看就知道外行人:因為林務局都知道神木在哪裡,所謂「神木」也沒必要特別做什麼措施來「護」,又不是行道樹,更別提可能造成重大干擾的「資訊公開」了,這一看就知道是個大外行的杞人憂天,用不著您來煩心。

如果要關心我們生活周遭的老樹,書局有很多相關著作都已經整理得清楚明瞭了,想護樹建議從那些書籍開始,山裡的還是交給山神照顧就好,我們人類沒那個資格。再者天然林中的神木根本不是一般人看得見的,在森林裡就算死了也是森林養分循環的一環,用不著煩心。而各大森林遊樂區裡的神木們也早已編號列管,包含那些長在遊客看不見的地方的都是。

再說了,神木需要的保護只有一個——維持原狀。一個外行,投書大聲疾呼要護樹,實在令人不解要護甚麼樹?人老了會死樹老了會倒,只有園藝景觀才需要特別照顧,森林很強壯的啦!

在這個專業分工精細的年代,出了自己的專業領域可能甚麼也不是,身為大學教授更需明白這一點,瞭解自己的知識極限以及社會責任,避免傳遞錯誤的資訊誤導民眾,如果不懂裝懂,被打臉也怪不了誰了。

研海林道最壯碩的扁柏神木之一,樹形筆直,直徑將近兩米,趴在他身上猶如螻蟻一般的嬌...
研海林道最壯碩的扁柏神木之一,樹形筆直,直徑將近兩米,趴在他身上猶如螻蟻一般的嬌小,震懾著每一個過往山人,讓人迷戀久久不能離去。 圖/作者自攝

講那麼多,那我們該做什麼?

好的,終於進入結論了。我們可以做的並不複雜:

  1. 媒體人應有自覺,在重大事件發生後,應先諮詢專業再進行報導,而此專業必須是該領域的研究者,而非一般偽專家,才不會傳遞錯誤資訊後又被修理,搶快的新聞容易錯誤百出,傳遞錯誤的訊息更是使該領域的研究前功盡棄;要知道,建立一個專業知識體系需曠日廢時,但破壞他只需要即時新聞而已。
  2. 保護神木,我們只需要做一件事情:不要動祂!
  3. 有危險比如說枯幹或腐朽的神木怎麼辦?很簡單,交給專業判斷,有危險畫定安全區域保持距離即可,想抱樹去抱旁邊的小樹,不要玩命。千萬不能讓管理單位放倒任何一棵活著的神木,那千年前一直保存至今的基因,屬於全國民的資產,不能因有倒塌的風險就放倒,這是因噎廢食。人家在那邊活了幾千年,你不過偶而經過祂腳邊就要祂死,這是何等人類角度出發、自大而悲哀的管理方法呢?
  4. 萬一萬一,再有下一棵神木倒下怎辦?很簡單:面對祂跑、往旁邊閃!一棵神木再怎麼寬也不會寬過7公尺,但樹冠張開可以廣達百餘平方公尺,因此如果真的有巨木在你面前倒下,面對祂跑然後往旁邊一閃,便可平安躲過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天災,全身而退了。索隆不是堅持絕對不可以背對敵人嗎?面對倒下的大樹也一樣。

無論如何,到森林裡玩,請保持好好享受森林浴的放鬆心情才是上策,畢竟神木們都是經過千錘百鍊的生命,與其擔心祂們突然倒下,不如擔心明天出門會不會被招牌K到,還比較實際呢!希望神木們都能夠繼續平平安安地躲過一次又一次的災難,溪頭的神木精神能藉由小苗延續生生不息,也祝福傷者早日康復。更期待媒體與政府也能夠正視專業,尊重每個領域的特殊性,如果出了事只是要有人負責頂罪,不從問題根源檢討,甚至根本找錯辦法究責,對於事件的釐清與預防更是於事無補,甚至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呢。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