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明哲案,勾起的是人心最深處的恐懼

李明哲被捕後,許多人都一再詢問,李明哲做了什麼?他寄了甚麼書?但這種懼怕採到中國...
李明哲被捕後,許多人都一再詢問,李明哲做了什麼?他寄了甚麼書?但這種懼怕採到中國紅線的探問,便是中國「出口恐懼」的目的。 圖/歐新社

前民進黨黨工、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失蹤11日後,由國台辦證實因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被捕,但未說明具體事證,也未說明李明哲被關押於何方。李明哲之妻李凈瑜原訂4月9日搭乘航班前往北京試圖人道探視其丈夫,但因中國在她出發前註銷其台胞證而使李淨瑜無法登機。

李明哲被捕後,許多人都一再詢問,李明哲做了什麼?他寄了什麼書去中國?他開課講了什麼?他跟中國朋友說了什麼?問出這些問題不是問題,問題是所夾帶的急切、懷疑、與批評,正代表了許多人的恐懼被勾起,因此急切地想要知道,李明哲是踩到怎樣的紅線,導致一個NGO工作者遭到中國逮捕?

台灣人的恐懼並非沒有理由。在台灣過往國民黨獨裁統治時期的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中,許多人因為閱讀禁書,因為講錯話,甚至因為無端遭到檢舉,而被逮捕,甚至連坐處罰。人民無從抵抗國家暴力,產生了恐懼,只好想辦法自我審查,明哲保身,以避免災禍降臨到自己身上。但是,這樣的自我審查,甚至彼此審查,正是獨裁者最希望人民做的事情。

透過恐懼,獨裁者可以利用殺雞儆猴的方式威脅人民,逼迫人民屈服,讓人民放棄尊嚴,以換取最低限度的自由。獨裁者創造恐懼,因為自己也有恐懼,在擔心失去政權的恐懼感驅使下,會不斷一再縮限「最低限度的自由」。統治者恐懼,一旦稍有鬆綁,哪一天恐怕整個國家機器都可能會陷入被顛覆的動盪之中。

在害怕失去政權的恐懼之下,無論是中國政府,或是過去國民黨的獨裁政權,都選擇了使用國家機器威脅人民,讓人民恐懼,進而落實自己的控制。在這樣的國家暴力之下,人民也會逐步被恐懼控制,進而產生各種威權性人格的行為,包含自我審查、自我縮限、告密。甚至出現掮客,試圖在不觸怒統治者的狀況下,販賣自己的人脈關係,博取利益。

李凈瑜原訂4月9日搭乘航班前往北京試圖人道探視其丈夫,但因中國在她出發前註銷其台...
李凈瑜原訂4月9日搭乘航班前往北京試圖人道探視其丈夫,但因中國在她出發前註銷其台胞證而使李淨瑜無法登機。 圖/美聯社

透過諸如《慈善法》、《境外非政府組織(NGO)境內活動管理法》與反分裂法的制定,中國正在把他們施加在人民身上的恐懼逐步出口。台灣人民已經擁有相當的自由民主,擁有不受恐懼的自由,但來自過往歷史的恐懼仍在許多人的心裡深處作用著,讓大家對著自己人做言論審查,讓大家自我縮限,甚至合理化兩岸掮客的存在。其實,每個人都應該擁有不受恐懼的自由。應該追問的,不是李明哲踩到什麼紅線,該問的是,為何中國可以如同流氓一樣,恣意的把恐懼出口到其他國家去?我們不斷追問紅線,就是企圖去追尋著獨裁者的標準。即使,我們心知肚明,根本就沒有什麼清楚的紅線。

李凈瑜高調救夫的行為,刺激了許多人心中的恐懼。有人認為,如同救援綁架案的人質一樣,救援應該低調,避免刺激對方。救援應該高調或低調,是一種策略,我們可以不認同策略,卻絕對不會回過頭來指責家屬。就算是綁架案,嫌犯在放回人質後,仍會面對國家公權力的追訴,但中國可是以國家公權力來綁架李明哲,就算放回李明哲,有必要時中國仍會故技重施。對中國政府出口而來的恐懼屈服一次、成功一次,中國就會持續利用這樣的恐懼,逼迫台灣人民屈服,持續軟土深掘,讓台灣人民自動去設定心中那條根本不存在的紅線,讓恐懼摧毀自由民主。畢竟,台灣人所享有的自由民主,正是中國政府的最大恐懼之一。

蔡英文政府上台後,台灣多數民意已不再希望政府承認九二共識,中國政府恐懼台灣難以再被控制,希望能透過李明哲案再一次的喚起台灣人民的恐懼,逼迫人民自我審查,並讓屬意的兩岸掮客能從中獲取利益,讓台灣再次受到中國控制。不料,這次中國卻踢到李凈瑜這塊鐵板。李凈瑜公開高調的救援行動,反而讓中國政府感到壓力,不但註銷了她的台胞證,阻止她人道探視,國台辦還自己證實這樣高調的行為會「干擾大陸有關部門依法辦案」,更證明了中國綁架李明哲的行動只是為了政治目的,希望能藉由家屬的恐懼與低調來達到出口恐懼的目的。

要打破這樣彼此恐懼的行為,唯有站出來,支持李凈瑜,以公開透明的態度一起向恐懼宣戰,告訴中國政府:

我們不會懼怕你們出口的恐懼,我們要捍衛免於恐懼的自由。

在一次又一次的記者會上強忍著淚水的李凈瑜,要拯救的不只是她丈夫的自由,還有全體台灣人民免於恐懼中國暴政的自由。

強忍著淚水的李凈瑜,要拯救的不只是她丈夫的自由,還有全體台灣人民免於恐懼中國暴政...
強忍著淚水的李凈瑜,要拯救的不只是她丈夫的自由,還有全體台灣人民免於恐懼中國暴政的自由。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