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不當黨產將脫產?國發院土地爭議未解,北市府應撤建照

北市府都發局於2月20日通過審議,核發開發許可給元利建設。圖為中興山莊土地,攝於2005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北市府都發局於2月20日通過審議,核發開發許可給元利建設。圖為中興山莊土地,攝於2005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2005年將木柵國家發展研究院(簡稱國發院)土地售給元利建設興建豪宅一案(即國發院土地案),正由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簡稱黨產會)及台灣台北地方檢察署(簡稱北檢)偵查。

黨產會認為國發院土地案涉及黨產追徵,建議停止該案之都市設計審議,監察院也提出糾正建議停審,但台北市政府(下稱北市府)卻屢次忽略黨產會意見,都發局更於2月20日通過審議,核發開發許可給元利建設,引發網路熱烈討論。

北市府副發言人黃瀞瑩強調,最高法院在2011年判決,認定此案並沒有遭到脅迫,或以無償或交易時明顯不相當對價取得等情況,因此市府並沒有暫緩核發建照的法令依據。然而,這個說法是否合理?這得從國發院土地案的爭議開始談起。

國發院土地案的兩大爭議

這一案事實上有兩大爭點,第一,是國民黨取得土地的爭議;第二,則是國民黨將土地售予元利建設的爭議。

國家發展研究院的前身是「革命實踐研究院」(簡稱革實院),是國民黨專屬的黨員訓練機構。1954年起,就以耕地租約向葉家租用這塊他們自日本時代就在耕作的田地。但是,革實院卻在該年1月14日起,片面將葉家租給革實院的土地,讓給國民黨的另一個內部機構——中央委員會——所使用。之後,就再也沒有向葉家付過租金。

到了1960年,葉家的葉中川受不了國民黨不繳租金、使用者與簽約者不同的問題,以申請書及存證函向國民黨中央委員會表達抗議。他要求依法終止耕地租約,如果國民黨不願意繳納租金,願意以每坪200元的合理價格出售給國民黨。

1962年1月16日,葉中川與國民黨簽下了買賣契約(當時稱「杜賣契約」),以每坪105元的價格將土地出售給國民黨。然而,這則買賣契約有不少疑點,葉家曾在法院主張,當年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代表郭驥及木柵鄉鄉長張榮森,帶著佩槍的四名壯漢,突然到葉家帶走葉中川,挾持他到代書蘇錦榮的辦公室,辦理了葉中川土地買賣移轉事宜。

在簽下這則契約時,葉家的土地依法仍是耕地,國民黨不是自耕農,無法買賣農地。但是,這張買賣契約上登記的地目,卻全部都是「建地」。同年4月21日,這些土地突然變更地目為建地,申請的名義是葉中川,但葉家稱這是遭到冒名申請,申請書上也有不少塗改痕跡。

葉中川寫給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的存證函文獻(1960年9月5日)。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葉中川寫給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的存證函文獻(1960年9月5日)。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國民黨與葉中川在1962年1月16日簽立的「杜賣契約」存檔內容。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國民黨與葉中川在1962年1月16日簽立的「杜賣契約」存檔內容。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另外,關於國民黨能否買賣土地,當時也有一些爭議。國民黨並非法人,理應無法購買土地,因此戶政事務所請示上級機關該怎麼處理。結果台北縣政府指示,可以依照「前例」來進行辦理,但該前例卻只是依據內政部訂定的行政命令,沒有合法的依據。1964年11月19日,戶政事務所收辦了相同的文書,四天之內,戶政事務所就快速審核通過了這個案子。

葉家曾於2006年提出民事訴訟,希望可以取回這些原由葉家持有的土地,但最高法院的判決認為,國民黨可以由郭驥等人代表國民黨來登記這個土地。對於葉家聲稱申請地籍變更為遭冒名申請,最高法院並不認同。至於葉中川遭脅迫的部分,由於審理當時葉中川已經過世,只有家人轉述,法院不予參採,認為買賣契約有效。

但不爭的事實是,這塊土地當時葉中川開價36萬元,但國民黨僅以19萬1100元就買下。事後國民黨提存了交易價格的10%,即1萬9100元支票到法院,葉家稱其至今都沒有領取。

自使自終,這個交易都有不少疑點。作為當時執政黨的國民黨,確實可以透過各種方式,讓買賣契約「順利」進行。這也是為何監察院的調查報告會寫,「葉家處於弱勢」的原因。看起來,國民黨確實提出了一個「讓人無法拒絕」的交易啊。

圖為中興山莊基地位置示意圖,1974年航照圖。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圖為中興山莊基地位置示意圖,1974年航照圖。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30多年來多次變更地目

在這塊包含葉家土地的中興山莊土地(下稱「中興山莊」)上,其實其他土地也有爭議。中興山莊的土地分為北部基地及南側基地,北側基地是國民黨中央黨部在使用;南側基地則是國民黨革實院在使用。

葉家土地位於北部基地,另有一塊位於南部基地、文山區華興段4,600多平方公尺的祭祀公業土地,在白色恐怖1951年被國民黨政府以「軍事需求」為由,低價強制徵用,後來也成為中興山莊土地的一部分。但是,這塊土地之後卻被轉移給國民黨,成為黨產的一部分。

1969年4月28日,國民黨籍市長高玉樹任內,台北市頒布了木柵、景美二區的主要計畫修訂案,把國發院南、北二側基地都變更為「機關用地」。機關用地是國家設立公家機關服務人民所用的土地,北側、南側基地都是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和黨員訓練機構在使用,為何可以變更為免稅的政府機關用地呢?

1975年至1994年間,南側基地的革實院與陽明山莊的國防部青邨幹訓班互換駐地。為何黨務機關跟政府的駐地可以這樣交換使用?這恐怕也凸顯了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下,黨產跟國產之間混淆使用的狀況。前面所提到的祭祀公業土地,就在1972年時被過戶給革實院,成為國民黨名下黨產。

1986年3月19日,中興山莊又再度涉入了都市計畫的變更。國民黨籍市長許水德任內,台北市再度頒布了木柵、景美二區的細部計畫的修訂案。這次,台北市市長把中興山莊北側基地變更為「行政區用地」。其中一個理由,是北側基地實際上並非政府機關使用,所以把北側基地變更為較為寬鬆的行政區用地。

到了2000年4月10日,文山區永建國小因為校地不足,函請教育局協助取得中興山莊北側的土地,作為該校遷校的地點。同年10月,永建國小的家長及社區居民連署成立國小遷校促進會;隔年1月,教育局也成立了永建國小健全發展規劃小組,以討論校地不足及遷校的問題。

中興山莊土地異動的時間軸示意圖。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中興山莊土地異動的時間軸示意圖。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國民黨出售土地,價差20億

經過數年的討論,2005年的都市計畫草案中,國民黨捐出名下的「行政區用地」,與少量同為行政區的公有土地,一同變更為「學校用地」,以供永建國小遷校之用。其餘的行政區及機關用地,因為上述學校用地的捐贈,得以變更使用分區為住三用地、保護區用地、公園用地及道路用地。而國民黨以外的絕大多數私地主,其土地皆被劃入「保護區用地」的範圍內。

然而,都市計畫公展的前幾日,也就是2005年4月6日,國民黨就像已經知道都市計畫的結果一樣,早已在其中央黨部辦公大樓召開中興山莊土地出售會議。會中以籌措黨務經費為由,決定以公開招標方式,出售中興山莊土地大約2萬3,759坪。

2005年4月12日,市府公展了民國94年中興山莊都市計畫草案的內容;而同一天國民黨公開標售中興山莊土地的廣告,竟也同步在報紙刊登。

為了出售土地,當時國民黨還委託估價業者中華徵信所,採都市計畫實施後內容的土地價值,製作「不動產時值鑑價報告」。依照2005年中華徵信所的鑑價報告,都市計畫實施後,國發院中興山莊的土地將有以下變更及價值:首先是住三用地,可由原本的907坪另外增加1萬3530坪,來到1萬4,437坪,約原本面積的16倍。

另外,國民黨還可取得保護區用地2,485坪、道路用地777坪、公園用地225坪。而住三用地經評估,每坪至少有40萬的市值,也就是中興山莊土地變更後的主要價值所在,而上述四類的土地估計市值約可達58.7億元。

由於鑑價市值58.7億元,因此首次公開標售的時候,國民黨的底價是65億元。經過多次的議價、減價,最後在2005年8月23日簽約時,元利建設取得國發院中興山莊土地的價格為38.3億元,中間的價差至少達20億元以上。

國民黨於2005年4月到8月標售中興山莊土地的議價時序表。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國民黨於2005年4月到8月標售中興山莊土地的議價時序表。 圖/取自黨產會調查報告

蓋成房子,土地恐將無法追回

綜觀前述可發現,國民黨在取得這塊土地時,挾行政資源的優勢直接賤價買下。之後又經政府多次變更地目,最終以疑似不相當的價格出售給元利建設。

從這塊土地的取得,到這塊土地之後的使用,都充滿著國民黨自恃為獨裁政權政府的痕跡。這些黨國不分、明顯違法的粗糙手段,正是黨產會要處理的問題。更不用說最高法院的判決,只能處理葉家買賣契約的合法問題,無法處理國民黨「是否使用執政優勢取得」,或是「交易時顯不相當之對價取得」的問題。

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之下,國民黨利用執政優勢,曾經佔用、借用或租用許多土地,之後以低價用公帑買下,再轉移給自己使用。這樣的行為,事實上就是系統性地貪汙。

如果國發院案的土地經過黨產會調查後認定為不當黨產,黨產會就可以處分的方式,要求國民黨返還原本的財產。如果這些土地被元利建設拿去蓋了房子,恐怕就無法返還土地,而只能追徵價額了。這就是為何這麼多人站出來,要求台北市政府暫緩審議該案的原因。

但是,台北市都發局審議委員會恐怕不是這樣想。北市府通過這個案子時所說的理由,是「政治歸政治、專業歸專業」。但這樣有爭議的案子,甚至還涉及國民黨利用執政優勢、以顯不相當的價格取得土地,真的不用釐清,直接用一句話帶過嗎?

不諱言的是,黨產會成立後雖積極調查,但黨產相關案件多,且每一案都要讀遍幾十年來的相關公文以釐清真相,非常耗時費力,所以此案尚還在調查中。然而,我相信抱持仔細調查的態度,才是對轉型正義最好的交代。

最後,我希望北市府在發言前應該先詳查案件內容,而非跟隨網路風向,或是聽信元利建設片面之詞,就替國民黨這樣挾黨國執政優勢所進行的系統化貪汙行為護航。

2005年,國民黨欲將國發院現址變更地目後出售,原地主葉頌仁拿出存證信函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05年,國民黨欲將國發院現址變更地目後出售,原地主葉頌仁拿出存證信函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