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謊言背後——世越號事件的新舊價值衝突

二○一四年四月十六日,這一天在韓國歷史中將永不會被遺忘。 圖/路透社
二○一四年四月十六日,這一天在韓國歷史中將永不會被遺忘。 圖/路透社

(※ 本文為《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一書推薦序,時報文化授權刊載。)

二○一四年四月十六日,這一天在韓國歷史中將永不會被遺忘。這天發生的世越號沉船事件重創韓國社會,而至今人們仍在追尋事件的真相。

事件發生當時,我在韓國某大學任教。上午課程結束後,我打開電腦,隨意瀏覽著郵件與新聞,看到一則不起眼的新聞快訊標題寫著:「仁川海域附近客輪發生船難.乘客全數獲救」,我慶幸著沒有釀成大災難,也暗自稱許韓國救難系統的迅速有效率。

誰知入夜以後更多消息傳來,原來,載有四百七十六人的世越號於全羅南道珍島郡海域發生沉船事故,生還者只有一百七十二人。乘客中包括三百二十五名前往濟州島旅行的檀園高中學生和十四名教師,他們當中僅有數十人獲救,絕大多數的孩子還困在船艙裡。韓國的四月天春寒料峭,晚上睡覺必須打開暖房設備才能入睡,想到那些孩子受困在冰冷的海水裡生死未卜,心裡起了一陣寒顫。當天夜裡,我跟眾多韓國人民一樣,夜不成眠,睡睡醒醒,不時上網看最新的救援狀況,默默祈禱那些孩子們能撐過夜裡海水的低溫,等待黎明時更大規模的救援行動。

跟大多數韓國人民一樣,我相信媒體上宣稱的:政府正派出五百多名專業搜救人員進行大規模搜救。但隨著時間流逝,人們感到越來越不安,整個社會停頓了下來。螢幕上的數字彷彿凍結,獲救人數始終沒增加,失蹤人數仍居高不下。

事件發生至今三年多,韓國社會所受到的極大創傷仍未完全復原,這麼大的災難,卻仍不清楚真正原因與責任該指向何方。整個救援過程有太多匪夷所思的疑點,像是沉船最初的黃金救援時間竟未採取任何救援行動,導致那麼多生命白白犧牲;船長與船員命令學生留在船艙裡等候,自己卻率先逃跑;船公司的俞姓老闆一家人,面對此一悲劇的方式竟是變裝潛逃,軍警動員出動大規模人力搜山仍找不到人,不久後卻戲劇性的在偏僻山區找到一具屍體,宣稱就是船公司老闆俞炳彥,就此迅速結案。

這個事故突顯出韓國政府沒有效能、企業主缺乏道德良知以及毫無公共安全救援的因應體系。然而,這些現象並非韓國所獨有,在其他國家甚至臺灣也一樣看得到。從整起事件發展的過程裡,我們該如何理解韓國文化與社會結構的特殊性?

從世越號事件發展的過程裡,我們該如何理解韓國文化與社會結構的特殊性? 圖/路透社
從世越號事件發展的過程裡,我們該如何理解韓國文化與社會結構的特殊性? 圖/路透社

權力的文化脈絡

首先感到極度困惑不解的,是船長竟能不顧被要求在船艙裡等候的學生,自己先棄船逃亡。握有權力的人,不是應該負起對等的責任嗎?在韓國歷史上的其他重大公安事件也有類似情況。一九九五年,三豐百貨公司倒塌,在建築物倒塌前,早已知情的社長跟其他主管率先平安逃出,五百多名未被通知的民眾死亡;二○○三年,韓國大邱市的地鐵列車遭到縱火,並波及另一輛列車,最終導致超過三百人死傷,事故發生當時,列車長也棄乘客不顧,率先逃出列車。

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理解這件事:權力在不同文化脈絡裡的意義,以及傳統與當代社會價值之間的衝突。權力越大、責任越大,是我們在當代民主社會裡的普遍認知。韓國雖然是現代化民主國家,卻仍保留許多傳統社會的結構與價值,那就是建立於儒家文化長幼尊卑傳統之上的社會階序,以及集體行動的原則。「權力」在這樣的社會文化脈絡裡,上對下有絕對的權力,下對上有服從的義務。

世越號裡多數罹難的師生順從指示在船艙中等待,喪失寶貴的救命時間,並非是沒有思考判斷能力,而是長期處於這樣的社會階序裡,在緊急時刻很難跳脫傳統思維模式。導致上位者往往沒有負起責任的觀念,讓權力演變成為一種特權。

傳統價值與新自由主義的衝突

傳統社會階序與群體性帶來的雖不全然是負面價值,卻在當代新自由主義社會裡遭受很大挑戰。新自由主義推崇個人,利益最大化是唯一導向,很多時候連人際關係也都被商品化。這讓同時保有傳統社會倫理價值的韓國人,在現代生活裡面臨巨大的矛盾。

在世越號事件裡,也能看到這兩種不同價值間的衝突。有老師為了救學生而犧牲自己的生命、有學生把自己的救生衣讓給其他同學而喪生;然而,我們也看到船長、船員與海警對待這些乘客如同不重要的物品。傳統的群體倫理與新自由主義主導的現代化生活,產生巨大的矛盾與衝突。這種新、舊價值觀間的矛盾衝突,不僅在沉船事件中展現,也影響著當代韓國人生活的各個面向。

世越號裡多數罹難的師生長期處在長幼尊卑的社會階序裡,順從指示在船艙中等待,因而喪...
世越號裡多數罹難的師生長期處在長幼尊卑的社會階序裡,順從指示在船艙中等待,因而喪失了寶貴的救命時間。 圖/美聯社

風險社會與反身現代性

關於沉船事件還有很多值得仔細探討的面向,例如財團橫行的危機,還有韓國社會以「血緣」、「地緣」、「學緣」等「三緣」為主的社會結構,也是造成此次沉船事故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救援過程中,也看到韓國人拒絕外來者協助的排他性。但我覺得,傳統社會階序中的權力及責任概念,與社會變遷產生的價值衝突,是最關鍵的因素。

風險與災難是現代生活中不可避免的部分,面對災難與風險的準備,不能再像傳統社會一樣是其他人或整個群體的責任,而是「自己」的責任,不能坐等別人來解決這些問題,每個人自己就是主體,必須主動承擔,在必要時做出正確的選擇與行動。就像本書中的這些民間潛水員,選擇主動投入災難現場,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

哀悼這場苦難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輕易遺忘。我們必須認真思考事故發生的原因,追尋事情的真相。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