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從《世上最美麗的離別》與《最後的禮物》看見韓國不同形式的「家」

《世上最美麗的離別》劇照。 圖/可樂電影
《世上最美麗的離別》劇照。 圖/可樂電影

韓國電影與電視連續劇裡,「家」一向是重要的主題,「母親」也幾乎是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很少有電影像《最後的禮物》(下稱《最》)與《世上最美麗的離別》(下稱《世》)這二部電影一樣,呈現身處在不同的家庭形式中的母親形象。

《世上最美麗的離別》講的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韓國家庭,這樣的家在台灣也不陌生,然而,很少有人真正從一名主婦的角度來思考看似平凡、實際上卻很難維繫的幸福。《最後的禮物》則少見地談到了韓國多元文化家庭與隔代教養的現況,與《世》中傳統平凡的家形成強烈對比。

藉由這兩部電影,我們可看見當代韓國家庭中的母親形象,並回過頭思考「家」的真正核心。

世上最美麗的離別:努力維繫家庭幸福的女人

《世上最美麗的離別》是作家盧熙京的小說。盧熙京作品中台灣人比較熟悉的,應該是《沒關係,是愛情啊》以及《LIFE》。1996年末,MBC電視台邀請盧熙京將這本小說改編為只有四集的短篇電視劇

盧當時只是剛出道一年的新人作家,只有兩套作品曾在MBC最佳劇院(單集特輯劇)時段播出。《世》播出後,沒想到受到極大的迴響。這部連續劇在2010年被改編成話劇演出、2011年被改編成同名電影、2017年又被重製為同名電視劇播出。很少有一部作品,像《世》經歷過這麼多次的改編,可見這部作品觸動到多少韓國人心裡的最深處。

這部作品的原著小說是為了懷念盧熙京因癌症逝世的母親而寫。她的母親在發現罹患癌症前,不是在家裡被家人呼來喚去,就是被無視。家人帶給盧的母親許多重擔,患失智症的婆婆總是咆哮地要求她盡快煮好飯菜餵她;身為醫生的丈夫不關心家務、也不關心妻子身體的不適,只是叫她在家吃藥,拒絕她希望到醫院求診的願望;弟弟沉迷賭博、老是伸手向她要錢;兒子學業不成,連年重考失敗,還差點讓女友未婚懷孕;女兒跟有婦之夫在一起,不願意離開對方。盧作家的母親正式被醫生宣判患上子宮頸癌時,家裡每個成員受到震撼,才開始珍惜與她相處的最後時刻。

這樣的場景大家應該感到很熟悉,不管是在韓國還是在台灣。女人總是被期待要為家人而活,家人對她們的付出也常視而不見、或是當作理所當然。在傳統文化的影響之下,通常女性進入婚姻、家庭後,就被迫放棄自己的時間、夢想、甚至是自己的姓名;她不再是自己,而是某人的夫人、或是某人的母親。

而在電影《世》中,女主角金仁熙(母親)是家庭的核心,支撐起家裡,讓家人可以各自沉浸在自己的煩惱裡。一開始我不太能理解,為什麼仁熙可以這麼有耐心地照顧折磨自己的失智婆婆長達十五年,失智婆婆退化成像小孩一樣,不斷造成麻煩,更讓她疲於奔命。

後來才知道,原來婆婆年輕時一樣扛起一家人,丈夫中風後無怨無悔地照顧他,丈夫過世後獨自承擔起照顧家人的責任。因為彼此處境相似,互相疼惜,仁熙卻在得知自己不久於人世之後,差點失手用棉被悶死婆婆,或在少數婆婆清醒的時刻,要她盡快想辦法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不忍此後婆婆成為家人的重擔。仁熙看到婆婆就想到她自己,而她也告訴女兒,女兒就是她自己。

女性之間,代代傳承,撐起每一個家庭。

▲ 2017年《世上最美麗的離別》同名電視劇。

▲ 2011年《世上最美麗的離別》同名電影。

最後的禮物:「血統不同」的母親

在《最後的禮物》中,生活日常的傳承除了跨越世代,更是跨越了文化與國境。

七歲的德求與妹妹德熙,和爺爺一起住在一個小村莊。幾年前,德求的爸爸因交通事故過世,爺爺卻發現印尼媳婦竟一口氣把兒子過世後拿到的賠償金都領光,一氣之下把她趕出門。之後,爺爺只能四處打零工,努力扶養兩個孫子,但老人能作的活有限,甚至連想給德求買輛玩具車都負擔不起。

看到這裡,大概會覺得很符合媒體裡對外籍媳婦刻意塑造的刻板印象——來淘金,拿到錢就閃人——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當德求將進小學時,爺爺發現自己得到癌症,時日不多,擔心年幼的德求無法照顧自己和妹妹,再加上小孫女因為沒有大人的照顧而發展遲緩,因此準備了最後的禮物要給他兩個孫子,就是去把被他趕出去的印尼媳婦找回來。

當他千辛萬苦以自己死後的壽險做擔保借錢買機票出國、跑到印尼找媳婦後,才發現原來媳婦先前也有過一段婚姻,丈夫過世、女兒罹病,才又改嫁到韓國。而那筆被領走的壽險賠償金,是用來讓印尼女兒開刀的醫療費。這個印尼媳婦並沒有捲款潛逃,而是正在韓國某處的工廠裡,沒日沒夜地工作存錢,好還錢給韓國公公。

《最》裡,我們可以看到韓國社會裡家庭結構的轉變。爺爺每天睡前都要求長孫背誦一次家譜,確認韓國式的家族血緣主義能在長孫的心中傳承下去。然而,因緣際會的有了一個血統「不純正」的印尼媳婦,在面對人生終點之際,終於除去心中的種種限制,放開雙手擁抱這個血統不同的「家人」。

真正的愛,能戰勝一切外在的限制,擁抱並接納彼此的不同,成為真正的一家人。

這部電影是少數談到新移民、多文化家庭的韓國電影,許多韓國觀眾認為這是近期最溫暖人心的一部作品。這也是資深演員李順載甚至決定無酬演出本作品的關鍵,在某次訪談中,他提到演員不能只是考慮到錢,也要考慮到作品的社會責任。台灣社會也正面臨著多元文化家庭的議題,相信這部電影會讓台灣觀眾有所共鳴,一起思考什麼才是「家」真正的核心。

《最後的禮物》劇照。 圖/車庫娛樂提供
《最後的禮物》劇照。 圖/車庫娛樂提供

▲ 2018年電影《最後的禮物》。

  • 《世上最美麗的離別》與《最後的禮物》將於10/12-11/4於台北東吳大學、南投國立暨南大學及國立台東大學巡迴放映,詳情見駐台北韓國代表部官網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