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亞洲的食慾,非洲的危機——與野保作家上田莉棋對談

為避免犀牛被盜獵,保護區會將犀牛去角,只要獸醫小心切角,不會對犀牛造成傷害。但這...
為避免犀牛被盜獵,保護區會將犀牛去角,只要獸醫小心切角,不會對犀牛造成傷害。但這也意味著與同類打架時,遇到有角的對手會受重傷。 圖/歐新社

面對人類不斷侵逼,野生動物存續遭受威脅,香港旅遊記者上田莉棋,遠赴非洲數個野生動物保育中心擔任動保志工,將親身經歷寫成《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無獨有偶,日本也有年輕的法律學者本庄萌,為致力人與動物更友善的關係,走訪世界八個國家二十五所包含流浪動物與野生動物的中途之家,親赴現場紀錄考察,出版《世界的浪浪在找家》。

年輕的她們企圖在當前大量歐美研究為主流的觀點之外,以亞洲人視角探問「人與野生/流浪動物共生共好的可能」,並希冀帶回第一現場的見聞,讓讀者有所借鏡,返身關照亞洲國家自己當地的動物們。近期上田莉棋來台舉辦《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新書發表會,並與「動物當代思潮」三位學者黃宗慧、黃宗潔、吳宗憲針對野生動物保育議題進行交流。

有朝一日牠們滅絕,都是你們亞洲人害的!

「其實我會去非洲當志工,犀牛是很重要的關鍵,也是我接觸野生動物保育的起點。」2013至2014年間,身為旅遊記者的上田莉棋因雜誌任務外派,讓她得以有機會跟著保育人士追蹤犀牛。

「那時距離很遠,犀牛就像草堆裡的石頭,我甚至認不出來,觀察很久才看到牠耳朵動一下。」但這個畫面就足以讓她感動良久,她慢慢想到,犀牛的始祖從5000萬年至今,度過了比人類更漫長的歲月還安然在世,卻在人類手中,在未來短短八到十年將面臨絕種。

我心中瞬間混雜了牠們的美麗,與我的悲哀慚愧。雖然我從來並沒有消費過牠們,好像這不是我個人的責任,但我就是亞洲人,從外國人眼中看來,犀牛會絕種,就是因為「你們」。

背負著亞洲惡名,上田莉棋在非洲當志工,一開始也很難獲得當地人信任。她說,住在城市裡的我們,常常忘記動物與自己的關聯,但其實野生動物距離我們並非那麼遙遠,例如香港是全球非法象牙的貿易轉運點;例如上環、西環一帶,可以看到壯觀得令人心寒的曬魚翅畫面;例如台灣魚翅食用人數,是排名全球第三。

《甄嬛傳》走紅時不時出現劇情裡的「東阿阿膠」,也因中國富起來後的需求,導致遠在非洲貧困農民賴以為生的驢子被偷走殺害;光是在南非,每八個小時就有一隻犀牛因亞洲人對犀牛角的需求而被盜獵致死;而象牙的需求,更使大象每十五分鐘就有一隻因盜獵死亡……

我很想做點什麼,但怎麼做、什麼時候做,都等到2016年才得以實現。那時覺得,倘若書寫能發揮一點小小的影響力,我很想寫野生動物保育。相信台灣已有相關作品,但這個議題在香港很缺乏,大家只知道動物瀕危,可是沒有這方面教育機會。

犀牛的始祖從5000萬年至今,度過了比人類更漫長的歲月還安然在世,卻在人類手中,...
犀牛的始祖從5000萬年至今,度過了比人類更漫長的歲月還安然在世,卻在人類手中,在未來短短八到十年將面臨絕種。 圖/路透社

二元對立外的第三種可能:慈悲的保育

上田莉棋在非洲共跑了三個國家。在納米比亞,野生動物是麻煩製造者,獵豹、狒狒、鬣狗、大象,均與牧農發生衝突,動保人雖保護野生動物,但解決的卻是人的問題。而在南非,保育更是血淋淋的戰爭,這裡是犀牛與大象盜獵最猖獗的地區,這個殘酷世界,盜獵人的目標也包括保育員的性命,每年都有上百名護林員在任務中死亡。

馬拉威又是不同的保育景觀,這裡是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多數人民每日收入低於一美元,在極端貧窮之下保育的意義是什麼?馬拉威荒頹景象,是否正是人類最後資源殆盡的未來預言?這也是上田莉棋亟欲尋求的答案。

致力動物保護研究的台大外文系教授黃宗慧表示:

當初出版社邀約為這本書寫序時,其實我很怕看到科學至上的觀點,這是當前野保主流,人文思維經常被忽略。但書中提到近年動保界「慈悲的保育」(Compassionate Conservation)觀念,把可靠的科學和情感加以結合,做為動物保育的基礎。在書中,我們看見它確實發揮了功能,這在台灣很有發展空間。

上田莉棋說,在非洲,單是講獅子的保育方式,當中的矛盾就很大了。

例如「合法狩獵」的討論,科學派覺得是OK的,可以收費拿錢來做保育,但如此一來,是否意指有錢狩獵的人,就比沒錢而盜獵的人高尚呢?

這件事在保育界爭議很大,話題敏感,也無法公開討論。但以南非的盜獵問題而言,上田莉棋參與的保育中心,就成立非洲第一支全女性、也全黑人的防盜隊伍「黑曼巴」,她們透過訓練,同樣做男生的工作,並把保育概念帶回她們的村莊,證明她們可以通過愛護動物來謀生,學習愛動物之外,也改變自己與動物的困境。

「她們沒有武器,不會與盜獵正面衝突,而是靠人力架起一道防護網,在那裡我也會一起參與巡邏。」上田莉棋說,台灣讀者可能很難想像非洲保育區有多大,在半個台灣的範圍內,有很多巡邏的工作,包括巡查保育區的圍籬內有無盜獵者入侵的跡象與證據、尋找盜獵或村民投放的陷阱等等。其實附近農民也會因肉食或巫毒的需求,跑到保育區來放陷阱,一周可以搜出五、六十個,所以黑曼巴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

研究動保政策的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吳宗憲說:

黑曼巴用柔性力量達到最初、最基層的防衛,正好呼應我最近看到的一篇文章〈社會設計的兩種方式〉,談的就是社區資產設計的概念。

過往向來把柔性力量當作同情、沒用、缺乏效率,但黑曼巴的例子明顯透過組織,把傳統認為沒用的柔性能力整個轉換,用來保育當地的環境。亦即只要加到系統「對的地方」,就能產生很大作用,但我們常忽略這種角色,忽略女性、忽略環境、忽略動物,這些都是隱微的,不容易被看見,需要有人組織,也需要有人把它寫出來。

黃宗慧也表示:

我還發現在納米比亞的例子中,透露出對農民的理解。現在「鍵盤正義」很容易陷入二選一,例如保育大象很重要,但農損誰來同情?可是在書裡我們看到保育人士了解農民的苦處,嘗試幫助他們,儘管方法可能會失敗,可是一但成功,對保育、對農民都有好處,不用無效的濫殺。

這樣的案例寫出來很有幫助,告訴我們問題很棘手但不是無解。面對生命不能什麼都沒做就預設結果,我發現他們很努力想解決問題,透過很多的溝通,尋求第三條路線,不斷嘗試修正。

「黑曼巴」會赴各個學校宣導保育的重要性,也會結合上田莉棋等志工一起幫學校油漆、翻...
「黑曼巴」會赴各個學校宣導保育的重要性,也會結合上田莉棋等志工一起幫學校油漆、翻新教室。 圖/啟動文化提供

「黑曼巴」是非洲第一支全黑人女性的防盜隊伍,見證女性也能為保護動物出力。 圖/啟...
「黑曼巴」是非洲第一支全黑人女性的防盜隊伍,見證女性也能為保護動物出力。 圖/啟動文化提供

迷信犀牛角?那生病咬自己指甲就好!

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黃宗潔:

我覺得寫書對我來說最大的痛苦是,寫的速度永遠追不上崩壞的速度,就像莉棋說的「犀牛不能等」,我想做動物議題的人都有這種心情。我的書第一章寫動物園,每天google都發現又有動物死掉的新聞;包括今年我在動物保護學院開課,資料已經必須全部更新,因為根本趕不上動物的消失。

第二個痛苦是你大聲疾呼的事,跟民眾所接觸的世界是斷裂的,例如有學生以為鱉是神獸、兔子只有兩隻腳,因為彼得兔這麼告訴他,如果我們下一代連動物樣貌都是空白的,還談什麼保育?

「就像迷信犀牛角的功效,那何不生病的時候咬自己的指甲就可以治病?因為成分並無不同。」上田莉棋說:「是人類的無知、貪婪,將動物逼上絕境。」

黃宗慧:「我想這點可以延伸到對國人的旅遊建議上。」畢竟每到暑假就會出現許多旅行團,將海洋世界跟動物園當成主要的促銷項目。前幾年學術界曾有過調查,發現70-80%的台灣人去動物園,純粹是為了娛樂跟趣味,而不是獲得教育與知識。

上田莉棋說:

有些人會從書名《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聯想我是否完全反對動物園,當然我不認為那是適合動物的環境,尤其現在動物園素質太過參差,雖然對動物很好的單位的確也有,可是更多純粹是商業取向,營利大於動物福利。

動物園歷史很長,幾十年來設定的標準已經不合時宜了。但我們對動物園的理解很理想化,認為小朋友就是靠那裡來認識動物。像海生館裡的海豚用不正常的姿勢趴在岸邊讓小朋友摸,大人還說「將來長大會成為有愛心的人」;或是很多人去野生動物咖啡廳打卡,以為這樣就是愛動物的表現,殊不知貓頭鷹白天要睡覺,卻為了你被迫加班。這也是IG為何會提出「動保條款」,禁止用戶張貼與野生動物自拍的hashtag,但還是很多人毫無意識。

書裡有個保育人員提出一個重要觀念,他說,「今天你拍這張照片是為了自己?還是對動物有好處?」其實沒有一隻動物因為你這張照片得到任何好處,可是大家不這麼認為。總之我們要不斷重複講一樣的事情,有時難免很洩氣。

左起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黃宗潔、台大外文系教授黃宗慧、《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作...
左起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黃宗潔、台大外文系教授黃宗慧、《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作者上田莉棋、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吳宗憲。 圖/陳宥任攝

動保書單推薦,用正確知識保護牠們

如前所述,喜歡動物實在應該避免無知,並且請用正確知識做為保護牠們的後盾。上田莉棋推薦《狼與森林的教科書》。她說:

作者是日本人,告訴我們被視為「壞人的動物」可能是很重要的關鍵物種,而且確實影響日本,他們缺少掠食性動物,所以草食動物繁殖太多造成問題,滿值得一看的。

另外推薦珍古德《希望的理由》,很多動保人常感灰心洩氣,而她在這個領域這麼多年,做了那麼多偉大的事。2016年她來香港,我看到她就是個非常瘦小的老人家,可是親和力很強,還有溫柔的力量,這麼多年她不斷重複那麼多的事情,卻依然熱忱,我很佩服她。其實我也是悲觀的人,我不認為世界會變好,可是書的力量帶給大家希望。

黃宗潔呼應上田莉棋,也提出日本作者寫的《烏鴉的教科書》,同樣講述都市裡的「嫌惡動物」,該如何與牠生活在同一個社區,內容輕鬆有趣。另外她還推薦這兩年給予比較大啟發的《樹之歌》跟《森林秘境》,這兩本書把人放回大自然的系統裡思考,而非用科學調查的數字,來做為高高在上的人類控制動物的基礎。《意外的守護者》談外來種跟人生存的關係,也是錯亂系統的背後相對客觀的思考。

吳宗憲則推薦The Politics of Zoos: Exotic Animals and Their Protectors(動物園的政治:外來動物及其保護者),提到動物園背後的交易買賣,以及動物園管理者與被管理者的權利關係,「這種書比較少,站在動保政策與公共行政的角度,我推薦這本書。」

黃宗慧用「懶人推薦法」,推薦黃宗潔的《牠鄉何處》,裡面就有相當多的各類書單,此外還推薦《昆蟲誌》,她說:「動物的處境很慘、但昆蟲是更被漠視的,作者兼具科學背景與人文訓練,觀照昆蟲的角度獨特迷人又具有知識性,很值得一讀。」

野生動物生而自由,我們可以怎麼做?

上田莉棋在書的後記裡提到,保育是一門專業科學,不是憑著「愛」字就能夠完成,但一般人還是可以從身邊做起,例如查看食物中是否有危害紅毛猩猩棲地的棕櫚油、避免使用一次性餐具以減少海洋生態的破壞、不要胡亂參加宗教放生破壞生態平衡、旅行時拒絕騎乘大象、拒絕與受困籠中的野生動物拍照、一週嘗試一兩天吃素等等。

更重要是不要飼養野生動物,因為你再多的愛也無法給予牠天生所需的自由。

原文授權轉載自「Openbook閱讀誌」,原標題為「亞洲人的食慾與非洲野生動物:上田莉棋與動保學者黃宗慧、黃宗潔、吳宗憲對談」)

動保學者推薦書單。 圖/openbook閱讀誌提供
動保學者推薦書單。 圖/openbook閱讀誌提供

|延伸閱讀|

更多Openbook閱讀誌:WebFB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