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你的恐怖份子,我的愛國志士:蘇萊曼尼之死將引爆美伊大戰?

一名士兵手持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的照片。 圖/路透社
一名士兵手持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的照片。 圖/路透社

新年初始,中東局勢旋即迎來劇變。就在1月3日凌晨,美軍以無人機發動空襲,擊殺伊朗革命衛隊(下簡稱IRGC)所屬聖城旅(Quds)的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親伊朗的伊拉克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 下簡稱KH)指揮官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也在此次襲擊中喪生。

一般人大多不清楚蘇萊曼尼是何許人也,但對孰悉中東事務者來說,這是一個喊水會結凍的名字。多年來,蘇萊曼尼率領聖城旅不斷立下汗馬功勞,因此備受尊敬。甚至有民調顯示,他的聲望高於伊朗現任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被視為是國內第二號人物,僅次於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li Khamenei)。

有分析指出,蘇萊曼尼是伊朗區域戰略的設計師,負責策劃和監督伊朗在整個黎凡特的代理人網絡,像是黎巴嫩、伊拉克和敘利亞等地民兵組織的建立,都可見其身影。伊朗利用這些反美反猶勢力,與美國、以色列進行多年的代理戰爭,雖然正式軍力無法與美以匹敵,但靠著不對稱戰術也讓美以兩國吃了不少苦頭。

基此,蘇萊曼尼早就成為美國眼中釘。2011年,蘇萊曼尼曾策畫在華府襲擊沙烏地阿拉伯駐美大使,但被當時的歐巴馬政府識破,故列入制裁名單。2015年,伊朗因發展核計畫,聯合國安理會做成2231號決議案,對相關人士施以具體制裁,包括資產凍結和旅行禁令,蘇萊曼尼也在名單上。

民眾出席蘇萊曼尼與穆罕迪斯之葬禮,攝於伊拉克巴格達。 圖/路透社
民眾出席蘇萊曼尼與穆罕迪斯之葬禮,攝於伊拉克巴格達。 圖/路透社

蘇萊曼尼一直是美國的眼中釘

川普政府上任後,對伊朗施以最大壓力迫其棄核就範,除了更嚴厲實行石油禁運,並將IRGC列為恐怖主義組織。美國國務院直接點名聖城旅,說它是偽裝成國家合法的軍事組織,實際上扮演著恐怖活動的背後角色,因而決定採取各種手段制裁。這是美國首次對他國政府單位出手,暗示著不排除否認德黑蘭政權的合法性。

事實上小布希以降,美國歷任政府都曾有去除蘇萊曼尼的想法,只是投鼠忌器,擔心成本會超過收益。換言之,照他們判斷,若去除如此具有指標性的人物,固然可以打擊伊朗聲勢,但也會激起慘烈的報復,權衡之下只好先放任蘇萊曼尼恣意妄為,繼續在黎凡特推進伊朗的勢力範圍。

然而,川普政府顯然有著截然不同的盤算。依川普本人的說法是,像蘇萊曼尼這種恐怖份子,早在多年前就該被帶走;國防部官員表示,蘇萊曼尼違反聯合國旅行禁令,在伊拉克等地密謀對美不利,斬首行動是為了捍衛美國人的生命並防止進一步的流血;國務卿蓬佩奧強調,有情報顯示蘇萊曼尼正準備對美國發動攻擊,現在處理他只是剛好而已。

冠冕堂皇的官方說法縱使反映部分事實,但更像是為川普的決定自圓其說。於是,川普的國內政敵與國外反對者紛紛祭出陰謀論,批評川普此舉乃是為轉移國內彈劾焦點,並替自己在總統大選年加分。

這類觀點則屬似是而非,因為彈劾最終決定權掌握在參議院手裡,共和黨有過半優勢,民主黨極難爭取到所需票數,川普顧好基本盤,不必節外生枝即可過關。何況擊殺蘇萊曼尼是刀切豆腐兩面光,川普政府不會不了解反對者將以何種姿態因應,免費讓對手撿到槍,絕不是川普交易的藝術。

淺薄的陰謀論無法解釋斬首行動,要理解川普為何下決心,必須從他的個性與人格特質,以及華府鷹派對於中東戰略的新規劃著手。前者反映部分美國人民的自尊,後者乃是政經菁英的地緣政治考量。

葉門胡塞軍手持兩位將領的遺照,抗議美軍的刺殺行動,攝於葉門。 圖/美聯社
葉門胡塞軍手持兩位將領的遺照,抗議美軍的刺殺行動,攝於葉門。 圖/美聯社

蘇萊曼尼加入美伊戰局

時間回到2018年,川普政府對伊朗啟動最大壓力,施壓德黑蘭接受華府的核談判議程,魯哈尼政府打死不退,雙方展開激烈鬥爭。當美國要求世界各國停止購買伊朗石油,伊朗便回應將破壞鄰國的石油運輸,川普和魯哈尼更利用世界媒體與社群網路,隔空打起口水戰。

此時,蘇萊曼尼加入戰局,以賭徒稱呼美國總統,並抨擊川普發表愚蠢言論。跟著,蘇萊曼尼強硬表示,美國可以發動戰爭,不過伊朗才是決定戰爭結局的一方,只要開戰,川普就會失去所有,他與伊朗正在等待川普。或許基於身份考量,川普沒有直接回嗆蘇萊曼尼,但想必對蘇萊曼尼留下極壞的印象。

蘇萊曼尼的言論固然辛辣,迎合坊間反美份子的口味,若他是電視名嘴並不稀奇,但蘇萊曼尼是以一個將領身份發言,就透露出濃濃的政治意涵。因為公開挑戰大國元首,既代表蘇萊曼尼在伊朗的地位,也象徵著伊朗在中東躊躇滿志,企圖取代美國成為霸主。

這段期間,美伊角力進入新高峰,雖無短兵相接,但不斷利用代理人打擊對方。像是在伊拉克,有不明無人機攻擊當地的美國機構;美國盟友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設施,遭到疑似葉門叛軍胡塞運動(Huthis)攻擊,而美國認為是伊朗操縱;荷莫茲海峽也是很不安寧,IRGC曾在海峽上空以導彈擊落美軍無人機。

隨著美國持續施加最大壓力,伊朗經濟受到嚴重傷害,對美國的怨懟益發深厚。進入12月後,雙方衝突更加激烈,如有民兵向位於伊拉克吉爾庫克(Kirkuk)的軍事基地發射火箭彈,炸死一名美國承包商,並炸傷四名美國士兵,疑似是伊拉克KH所為。

嗣後為了復仇,美軍對KH位於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三個據點進行轟炸,據稱炸死至少20名士兵與當地指揮官,數十人重傷,還有許多庫藏武器損失。親伊朗的民兵圍攻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雖未引起傷亡,卻讓人想起當年伊朗革命,美國大使館被伊朗人民佔領,扣押52名人質長達400多天的黑歷史。

此次民兵侵犯美國大使館,多處縱火、洗劫文書並呼喊反美反以口號,川普憤怒表示伊朗將付出慘痛代價,而哈梅內伊則回嗆美國什麼X事也做不了。但最讓川普不忿的,應是有人在使館建築的牆壁上噴漆,寫著「蘇萊曼尼是我的領袖」等字樣,等於直接種下數日後的殺機。

另一方面,伊斯蘭國覆亡後,伊朗結合俄羅斯、土耳其等外來勢力,持續擴張勢力範圍。有別於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親美遜尼派,蘇萊曼尼總轄伊拉克​​、黎巴嫩、敘利亞各地的什葉派民兵,形成所謂的反抗軸心(axis of resistance),力壓遜尼派,企圖驅逐美國。

此外,川普政府的中東政策舉棋不定,像是撤軍敘利亞,讓伊朗聲勢大盛,逐漸呈現中東霸主的態勢。以伊拉克為例,恢復民選後的歷任總理,如馬力基(Nouri al-Maliki)、馬蒂(Adel Abdul Mahdi),都屬於什葉派,也都是蘇萊曼尼中意的人選,伊拉克內政很大程度上要看德黑蘭的態度。

圖為蘇萊曼尼所屬的IRGC盟軍,親伊朗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人民動員軍」。 圖/法新社
圖為蘇萊曼尼所屬的IRGC盟軍,親伊朗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人民動員軍」。 圖/法新社

川普政府精心計算的結果

無奈好景不常,去年以來,伊拉克發生數波大規模抗議,包括伊拉克南部和中部地區的官員腐敗、政府管理不善、經濟條件惡化,以及不滿伊朗干涉內政。抗議者針對伊朗位於伊拉克的兩處領事館火攻,情勢一度危急,此時身負聯合國旅行禁令的蘇萊曼尼,被揭露身處巴格達,確保伊朗在伊拉克的影響力。

當抗議轉趨激烈,蘇萊曼尼甚至直接架空伊拉克總理馬蒂,出席安全會議指導馬蒂政府鎮壓抗議活動。他舉伊朗抗議事件處理經驗為例,主張以優勢武力開槍鎮壓,導致數百人死亡、數千人受傷,馬蒂飽受指責,只好口頭宣布辭職以息眾怒,但尚未確定去職時間。

即使馬蒂立刻下台,以現勢觀之,什葉派議員掌握多數席次,伊拉克仍會出現親伊朗內閣,這點華府與德黑蘭都十分清楚。擒賊需擒王,直接斷除伊朗在幕後操控伊拉克的黑手,會比換掉伊拉克魁儡官員來得有用,因此蘇萊曼尼自然成為川普政府鷹派的首要目標。

進一步來說,斬首蘇萊曼尼可以說是川普政府精心計算的結果,說穿了就是吃定伊朗不敢正面對抗美國。由於美國的最大壓力,伊朗經濟面臨崩盤,難以採行補貼與福利政策滿足基層需求。政軍腐敗情事不斷,人民抗議風起雲湧,若再發生戰爭,巨大成本將使神學政權跨台

目前情勢的發展仍符合華府規劃,甚至更有利於美國。蘇萊曼尼死後,伊朗群情激憤,勢必要對美反擊,於是位於伊拉克的美軍基地,就成為報復首選。然而,伊朗雖以導彈攻擊美軍基地,但衛星照片顯示,彈著點多在停機坪等處,故有分析推測伊朗試圖避免美軍人員傷亡,在不促衝突升級的情況下報復。

再加上伊拉克為避免國土成美伊戰場,極力緩和局勢。像是馬蒂政府就對外放話,伊朗發射導彈前已有通報,這無疑會傳入美國耳中。美軍也透露早有軍用偵察系統截獲伊朗訊號,美軍參聯會議主席密利(Mark Milley)將軍因此不認為伊朗有意放水,是美國早就知悉伊朗的動態,故能避免人員傷亡。

美國反戰聯盟於1月4日,在全美70多個城市組織抗議活動。 圖/法新社
美國反戰聯盟於1月4日,在全美70多個城市組織抗議活動。 圖/法新社

中東大戰會引爆嗎?

無論如何,德黑蘭的行為顯示仍無意與美國攤牌,川普也順勢化解國內對刺殺蘇萊曼尼的批評。就在此時,伊朗卻被揭露射下一架烏克蘭民航機,剛開始魯哈尼政府還矢口否認,當證據確鑿,便轉口辯稱由於美軍的敵對行為,讓IRGC誤判誤射。這種說法當然不被公眾接受,引起群情譁然,更代表IRGC的不受節制。

於是伊朗群眾再度群集街頭,要求究責與領導人辭職。這等於是天上掉下來給美國的禮物,既瓦解世界對於川普政府刺殺蘇萊曼尼的批評,又加深伊朗內部的對立,川普更趁機發推警告領導人不要殺害示威者。德黑蘭雖不會將川普的話當一回事,但川普的表態無疑讓他重回民主領袖的制高點,也讓伊朗左支右絀。

最後,要知道伊朗可能會在深謀遠慮後做出報復,像是利用導彈和無人機攻擊海上的石油設施或油輪,從而對美國的波斯灣盟國造成損害。跟著美國又會還以顏色,許多人民也會因此付出代價,這是兩個敵對陣營的常態,也是大國競逐地緣政治的悲劇。

說到底,除非德黑蘭打算玉石俱焚,否則蘇萊曼尼遇刺案不太可能引發更大範圍或全球性衝突,中東各地仍會一如往常地出現代理戰爭。但少了極富聲望的蘇萊曼尼,將不利於伊朗推進區域戰略,甚至會影響什葉派的整合。更糟的是,如果德黑蘭將蘇萊曼尼之死視為是華府打算推翻神學政權的訊號,便會排斥與美國的談判,而伊朗的國計民生也會更為艱難。

大批民眾出席伊朗指揮官蘇萊曼尼,與伊拉克指揮官穆罕迪斯之葬禮,攝於伊朗德黑蘭。 圖/路透社
大批民眾出席伊朗指揮官蘇萊曼尼,與伊拉克指揮官穆罕迪斯之葬禮,攝於伊朗德黑蘭。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