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去殖民」最後一步?西非國家為何要換新貨幣?

法國總理馬克宏(左)與象牙海岸總統瓦塔拉(右)。 圖/路透社
法國總理馬克宏(左)與象牙海岸總統瓦塔拉(右)。 圖/路透社

1月中,西非經濟共同體(ECOWAS)的六個成員國領袖,包括英語系的奈及利亞(Nigeria)等五國,和法語系的幾內亞(Guinea),群集奈及利亞首都召開峰會,並於會後發表聲明,譴責同為ECOWAS成員的象牙海岸(Ivory Coast)等八國(屬於ECOWAS的次級整合體——西非經濟貨和貨幣聯盟WAEMU),反對它們單方面將非洲金融共同體法郎(CFA Franc,下稱「西非法郎」),改名為研議中的ECO

這是由於去年年底,象牙海岸總統瓦塔拉(Alassane Ouattara)聯手法國總統馬克宏,宣布象牙海岸等八國將在2020年推動新貨幣ECO,以取代使用數十年的西非法郎。事實上,ECOWAS對於區域貨幣一體化早有共識,只是礙於各國的財政狀況,遲遲無法成形。瓦塔拉和馬克宏的突襲,等於正式將西非,甚至中非都拖入這場貨幣競賽。

象牙海岸等八國將推動新貨幣ECO,以取代使用數十年的西非法郎。 圖/美聯社
象牙海岸等八國將推動新貨幣ECO,以取代使用數十年的西非法郎。 圖/美聯社

西非15國複雜的貨幣歷史

想要了解奈及利亞和其他ECOWAS成員,以及法國為何起爭執,就必須得從該區域複雜的貨幣歷史談起。ECOWAS目前有15個會員國,以官方語言區別,包括說法文的象牙海岸等八國,說英文的奈及利亞等五國,再加上說葡文的幾內亞比索(Guinea-Bissau)等兩國。各國之間合縱連橫、互有競合,但語言乃是決定親疏遠近的一個重要因素。

前述的WAEMU,乃是由法語系國家主導,聯合葡語系的幾內亞比索於1994年締結,八國人口總和約為1億人、GDP約為1.2千億美元。然而這樣的規模仍遠遜於英語系國家,因為光是奈及利亞,人口將近2億、GDP約為4.4千億美元,縱使法語系國家結成了WAEMU,若無法國在背後撐腰,也很難發揮制衡的效用。

除了幾內亞比索外,WAEMU國家從前都是法國殖民地,從1903年開始法國就發行法屬西非法郎,在該區域流通使用。二戰後美國一手打造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確立以美元為本位的國際貨幣制度,法郎也被迫盯緊美元,匯率受到節制。

此時法國元氣大傷,為避免西非法郎大幅貶值,也為保存法國在該區域的利益,於是將具有殖民色彩名稱的貨幣,改成了非洲金融共同體西非法郎。同時在中非,亦將過去的法屬赤道非洲法郎,改為非洲金融共同體中非法郎,兩種法郎的固定匯率相同,但不能互通,從此一用就是數十年。

除了幾內亞比索外,WAEMU國家從前都是法國殖民地,圖攝於象牙海岸。 圖/路透社
除了幾內亞比索外,WAEMU國家從前都是法國殖民地,圖攝於象牙海岸。 圖/路透社

西非推動貨幣一體化的坎坷路

到了1987年,ECOWAS成員國發起「貨幣合作計劃」(EMCP),決議推動貨幣一體化。當時有建議分兩個階段實施,先是於WAEMU外成立第二個貨幣區,即英語系國家的西非貨幣區(WAMZ),之後再與WAEMU合併。

於是在千禧年,奈及利亞等四個英語系國家,再加上法語系的幾內亞提出阿克拉宣言(Accra Declaration),開始推動新的區域貨幣一體化,打算發行所謂的ECO。跟著又通過了一系列有關建立共同貨幣框架的建制,像是西非貨幣研究所(WAMI)、西非中央銀行章程(WACB)、西非貨幣區協定等。

要知道西非貨幣區的構想並非鮮事,過去奈及利亞、迦納等英國殖民地,也曾使用英屬非洲鎊。二戰後各殖民地獨立,紛紛發行本國貨幣,如奈及利亞先使用奈及利亞鎊,再改為現在的奈拉(Naira),英屬非洲鎊因而貶值崩潰,從此消失。現在這些英語系國家想嘗試恢復單一貨幣,但難度之高決非在短期可克服。

這是因為西非貨幣研究所有一些發行ECO的標準,像是維持個位數的通貨膨脹率、預算赤字控制在GDP的4%以下、保障三個月進口所需外匯等,並非ECOWAS全體成員國都能達到。因此ECO的發行一拖再拖,從最初的2003延至2005年,跟著又順延至2009、2015年,迄今仍遙遙無期

象牙海岸等八國其實也不符合發行共同貨幣的標準,之所以能搶先宣布,乃是因為有法國背書。進一步來說,當初發行西非法郎,本來就是艾麗榭宮政治考量下的產物,條件是西非各國必須將其外匯儲備的一半保留在法國,法國國庫對此支付0.75%的利率;法國代表常駐西非國家中央銀行(BCEAO)董事會,且擁有否決權等。

馬克宏拜訪象牙海岸阿必尚市。 圖/路透社
馬克宏拜訪象牙海岸阿必尚市。 圖/路透社

年輕世代將西非法郎視為殖民象徵

本次馬克宏政府同意將西非法郎改為ECO,條件更隨之放寬。如不需再將一半的外匯儲備放在法國、法國代表常駐西非國家中央銀行董事會也沒有法國代表席次,但法國仍作為WAEMU的擔保人,且ECO須與歐元掛勾、採取固定匯率。

乍看法國有所讓步,不過馬克宏絕非替非洲國家做功德,他有更深層的政治計算。除了關於ECO的轉換早有配套安排,艾麗榭宮也希望藉此削弱,或至少分散英語系國家在ECOWAS的勢力,特別是GDP佔總額達三分之二的奈及利亞。

更重要的是,近年來反西非法郎運動逐漸勃發,年輕世代更將之視為是侵占非洲國家主權的殖民象徵。批評者主張西非法郎使法國公司、部分非洲菁英以及從事進口業務者受益,但不會讓全體非洲人民受益。

藉著操控貨幣,法企可獲得許多利益,像是以法郎支付從中西非進口的貨品或原物料,省去匯兌美元的損失。且西非法郎被認為長期高估,這種安排為非洲中上階級提供了購買力,使他們偏愛舶來品,放棄本國產品,如此有利於法企與進口商,卻變相打擊本土業者。

另外,西非法郎採取盯緊歐元的固定匯率制,這些非洲國家就無法採取貨幣政策,像是貶值來面對經濟危機。當景氣不好時,她們只能以財政緊縮的方式調整,減少公共支出、提高銀行利率,甚至縮減公部門或讓私營企業破產。對富裕階級來說,影響較為有限,但對普羅大眾而言,上述舉措可能會使家庭背負沉重債務,反過來拖累經濟增長。

不過,事物永遠都是一體兩面,從政治和意識形態來說,反西非法郎是合情合理,從宏觀經濟而言,西非法郎確實有穩定非洲國家的作用。西非法郎國家因為被迫遵守貨幣紀律,有助於避免財政赤字與惡性通膨,但法國代表常駐西非國家中央銀行為維持固定匯率,也得限制非洲公司的金融信貸,某種程度上了阻礙當地的工業化。

2013年起,法國在馬利等國擊退極端伊斯蘭聖戰組織與反政府民兵。圖為馬利的法國士...
2013年起,法國在馬利等國擊退極端伊斯蘭聖戰組織與反政府民兵。圖為馬利的法國士兵。 圖/路透社

去殖民化的最後一步?

以上林林總總,都使西非法郎與法國飽受詬病,但使反法情緒達到新高的,則與薩赫勒地區(Sahel)反恐戰爭的發展有關。

從2013年開始,法國就在馬利(Mali)、尼日(Niger)等國發起軍事行動,成功擊退了極端伊斯蘭聖戰組織與反政府民兵,因而受到西非人民的支持。此後法軍以反恐為名,留駐於該區域,並繼續發揮政治與軍事影響力。

隨著聖戰組織與反政府民兵改採游擊戰術、發動無差別殺戮,情勢開始轉向。當地人民認為法軍沒有盡力反恐,只是利用機會駐軍,目的是覬覦當地的礦產,並延續殖民主義,法國在薩赫勒地區因此變得不受歡迎。為此,馬克宏還特別邀集薩赫勒五國領袖召開峰會,要求他們向國民解釋,但效果顯然有限。

基於各種政治考量,此時艾麗榭宮希望透過發行ECO作為一種公關來重建形象,既擺脫西非法郎被譏為是「法國殖民非洲」(Colonial French African)的貨幣,也代表著重新定義與非洲國家的夥伴關係,再透過新貨幣繼續往來。

最後,正如前法國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當年所言,若失去非洲,法國未來將殞落至第三世界國家行列,這話雖然過於激進,卻點出非洲作為新興市場與原料供應者的地位。既使奈及利亞等國家反對法語系的ECO成為西非法郎替代品,仍無法阻止法國,而西非貨幣區可能會繼續推動英語系的ECO,但礙於現實,在可預見的未來也難以成真。

薩赫勒地區人民認為法軍沒有盡力反恐,只是利用機會駐軍,於是群起反法。 圖/法新社
薩赫勒地區人民認為法軍沒有盡力反恐,只是利用機會駐軍,於是群起反法。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