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當個堂堂正正的台灣人」:中華台北的濫觴與正名可能性

新冠疫苗爭奪戰(八):塞爾維亞牽手中俄,「疫苗大外宣」巴爾幹?

經過俄國的授權和測試後,塞爾維亞在六月正式成為Sputnik V疫苗的新產地,預計未來半年可製造400萬劑。 圖/美聯社
經過俄國的授權和測試後,塞爾維亞在六月正式成為Sputnik V疫苗的新產地,預計未來半年可製造400萬劑。 圖/美聯社

媒體報導,經過俄國的授權和測試後,塞爾維亞在六月正式成為Sputnik V疫苗的新產地,預計未來半年可製造400萬劑。此前,塞爾維亞已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聯手,由中國國藥協助在塞國建立疫苗工廠,若十月後能順利啟動產線,有望達到年產量2,400萬劑

在中國與俄國的扶持下,塞爾維亞有機會成為巴爾幹半島的疫苗重鎮。因為即便德國等部分歐盟國家有心放行俄國疫苗,主管疫苗審查的歐洲藥品管理局(EMA),迄今仍未允許中國與俄國疫苗上市,整個歐盟只能等候美國等生產的西方疫苗;而非歐盟成員的塞爾維亞無此顧忌,接受了大量中國與俄國疫苗,正可藉此展開「疫苗外交」,擴大在巴爾幹半島的影響力。

歐盟自顧不暇,中俄趁隙而入巴爾幹

就公布的協定數量來看,塞爾維亞已有四種疫苗,包括:中國國藥疫苗已到貨250萬劑、俄國Sputnik V已到貨近40萬,加上從阿斯利康(AZ)訂購的15萬劑、BioNTech/輝瑞疫苗的10萬多劑,讓人口約為700萬的塞國疫苗一時不餘匱乏,羨煞歐洲鄰居。

到目前為止(六月初),塞爾維亞的完全接種率(也就是完成接種兩劑的人口比例)約為34%,在全世界屬前段班,更是歐洲國家之首。近來接種率有放緩趨勢,為激勵人民,武契奇政府祭出現金獎勵接受注射,在五月底前接種的人都可以得到25歐元,大概是當地平均月薪的5%。

雖然塞爾維亞尚未達到群體免疫的目標,但透過中俄挹注,等於有了疫苗靠山。而歐洲正飽受疫苗民族主義所苦,大國們壟斷市場,致使疫苗分配不均——比如同為歐盟會員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小國,疫苗不足且接種率遠低於德法義等大國,更遑論尚未入盟的巴爾幹諸國——武契奇正是看準了此點,展開他的疫苗外交。

圖為塞爾維亞民眾接種中國國藥(Sinopharm)疫苗。 圖/美聯社
圖為塞爾維亞民眾接種中國國藥(Sinopharm)疫苗。 圖/美聯社

中俄疫苗做靠山,塞爾維亞「疫苗外交」

像是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聯邦,雖從COVAX訂購了120萬劑以上的輝瑞疫苗,但因缺乏冷鏈等儲存設備,以及相關法令配套,導致疫苗無法進口。當歐盟自顧不暇時,俄羅斯與塞爾維亞填補了空白,向波赫聯邦贈送疫苗,武契奇更在波赫聯邦內的塞族官員穿針引線下,親自飛到塞拉耶佛捐贈1萬劑AZ疫苗

塞拉耶佛是波赫聯邦首都,也是當年波士尼亞戰爭塞族軍隊與波赫共和國軍(主要為波士尼亞人和克羅埃西亞人)交戰的重心。本次武契奇藉著疫苗打開波士尼亞人的心結,他已經提議之後舉行塞國與波赫峰會,既可擴大塞族在波赫聯邦的勢力,也可推進塞爾維亞的影響力。

波赫如此,被塞爾維亞視為是神聖不可分割領土的科索沃,當然也難免獲得塞國的「特別照顧」——在未經科索沃同意下,塞國逕自向科國北部以塞族人為主的城市發送疫苗(對象是塞族醫護人員)。雖然只有55劑,且據稱醫護人員婉拒施打,而是讓給有慢性病的長者使用,但已大大惹怒科國政府。

接著,塞爾維亞又派出載有疫苗的卡車,進入科索沃北部,打算為當地塞族人接種疫苗。科索沃政府嚴厲批判塞國干涉內政,破壞美國協調的談判成果,且未經核准的藥物入境即是走私,構成嚴重犯罪。在科索沃準備司法調查前,塞國卡車立刻回返,武契奇強調:塞國只是想挽救生命,暗指科國中央阻撓。

也有論者認為,武契奇藉疫苗扮演區域慈善領袖的角色。一方面塞國在聯合國難民署協助下,為境內尋求庇護者——像是逃離敘利亞內戰的難民——注射疫苗,估計約有5,000人等待施打。另一方面,塞國一度為入境的外國人接種,以巴爾幹鄰國為主,約有2萬多人預約,但因引起外界質疑其政治意圖,目前已喊停。

即便如此,同樣的地緣政治戲碼還在其他國家繼續上演。塞爾維亞陸續捐贈給巴爾幹鄰居們,像是承諾蒙特內哥羅4,000劑Sputnik V疫苗(已送抵2,000劑),北馬其頓4萬8,000劑疫苗(已送抵8,000劑輝瑞、2萬劑Sputnik V),最新消息指出,塞國決定向捷克贈送10萬劑輝瑞疫苗,顯示朝中歐進軍的雄心。

換言之,武契奇正利用疫苗捐贈,打造塞國成為區域健康中心,特別是巴爾幹諸國可能會將塞國視作抗疫成功的榜樣——儘管塞國有70萬確診案例,佔該國人口十分之一。同時,外銷還可再轉進口。武契奇把自己描繪成慷慨和稱職的領導人,照顧各國的塞族社群,企圖累積其政府聲望。

當歐盟自顧不暇時,俄羅斯與塞爾維亞填補了空白,向波赫聯邦贈送疫苗。圖為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的普亭及川普塗鴉。 圖/美聯社
當歐盟自顧不暇時,俄羅斯與塞爾維亞填補了空白,向波赫聯邦贈送疫苗。圖為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的普亭及川普塗鴉。 圖/美聯社

老大哥互相較勁,小老弟東西制衡

即使塞國所贈疫苗不多,但此舉等於戳破歐盟公平分配的團結形象,迫使歐盟不得不拿香跟著拜,以挽回巴爾幹諸國民心。如歐盟已向COVAX捐款20多億美元,讓COVAX向科索沃、北馬其頓,還有包括塞爾維亞等巴爾幹半島國家發送AZ疫苗。歐盟也宣布從五月開始,每周分批向巴爾幹諸國分送輝瑞疫苗,總數將達65萬劑。

更進一步而言,對於武契奇聯合中俄境外勢力,企圖「影響歐洲團結」,歐盟政要了然於心。現任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曾嚴厲批評中俄發起「大外宣」,誤導歐洲人民感覺「疫苗不夠用,而中俄正是歐洲的救星」,事實上中俄人民所能獲得的疫苗數平均不如歐洲。

米歇爾也強調:歐洲公民完全可以批判他們的國家以及歐盟,在生產、分發和管理疫苗方面有著各種延誤,但這不代表中國與俄國所享有的價值觀勝過歐盟。因為歐盟不會拿疫苗當作宣傳工具,歐盟會在任何有需要的地方共享疫苗,特別是有戰略聯繫的東方夥伴國家,如喬治亞、烏克蘭等。

然而歐盟實際作為又不似如此大公無私。像是今年三月,歐盟執委會加強疫苗出口審查,將巴爾幹諸國及瑞士等17國列入名單,降低了歐盟對巴爾幹承諾的可信度。因此,德國等9國外長共同表示:大流行加劇了地緣政治競爭,其他行為者已準備好介入西巴爾幹事務,呼籲歐盟應進行戰略性審視,嚴正以待。

說穿了,歐盟疫苗採購和交付計劃的延遲,不只為北京和莫斯科提供絕佳的商業和外交機會,更有利其傳播政權。對中國而言,向歐洲提供疫苗是「健康絲綢之路」(Health Silk Road)的一部分,標榜中國生技的實力及對全球公共需求品的奉獻。同樣的,莫斯科也試圖展示其醫學與科學足以超越西方。

對武契奇來說,趁中國、俄國與西方較勁之機,正好打破塞爾維亞在歐洲的困境。由於塞國長久未能符合入盟標準,歐洲議會曾為此提出報告,批評塞國在法治、言論自由,以及打擊有組織犯罪和腐敗行為都不盡人意,武奇契憤怒回應該報告是「通篇謊言」,並表示他會盡力「使科索沃的獨立非法化」,以回敬歐洲議會。

向巴爾幹諸國發送疫苗的行為,更可視為武契奇向歐盟發出的訊號,表示即使沒有歐盟的援助,塞爾維亞亦可取得疫苗,發揮穩定區域的功效。同時武契奇也藉此警告歐洲:不要逼得太緊,歐盟應該把塞國視為重要夥伴,否則他會更加傾向中俄。

巴爾幹半島的疫苗爭奪戰遠未落幕,無論是歐洲、COVAX或塞爾維亞所提供的數量,可能都還要幾年以上才能讓當地達到群體免疫。在此期間,區域的緊張局勢也會隨著疫苗供應產生變化,武契奇的去歐洲化策略不只會讓塞國和科索沃關係很難正常化,與歐盟關係也恐越鬧越僵。

2021年4月15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在貝爾格萊德視察負責生產Sputnik V疫苗的研究所。 圖/歐新社
2021年4月15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在貝爾格萊德視察負責生產Sputnik V疫苗的研究所。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