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冠疫苗爭奪戰(十):不打疫苗就開罰,俄羅斯強制接種會成功嗎?

六月中,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宣佈了一項新政策:強制性疫苗接種。 圖/歐新社
六月中,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宣佈了一項新政策:強制性疫苗接種。 圖/歐新社

六月中,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Sergey Sobyanin)宣佈了一項新政策:強制性疫苗接種。該命令要求市內企業安排雇員接受注射,包括醫療、娛樂等服務業在內,至少有200萬勞工,必須在一個月內達到六成以上接種率。

猶記普丁在五月底信誓旦旦表示,強制俄國人接種疫苗不切實際也不可能。然而到了六月,由於變種病毒肆虐,俄國的感染率急速上升,紀錄達單日17,000多例的數字,莫斯科平均則有6,000例以上,被視為是第三波疫情正式來臨。

接種率不樂觀的俄羅斯

目前索比亞寧已下令封鎖莫斯科,延長國定假期(俄羅斯日),讓人們多待在家以撫平感染曲線,但情況仍不容樂觀。諷刺的是,雖然俄國是世上第一個推出新冠疫苗的國家,也大量外銷,但截至六月中,俄國只有13.5%的人注射,完全接種率約為10.5%,離群體免疫遙遙無期。

儘管有數據顯示,Sputnik V效力堪比Moderna,可說是保護力最強的疫苗之一,但俄國人民仍不買單。有民調顯示,過半的俄國人不怕被感染新冠肺炎,即使在害怕被感染的群體裡,也只有37%準備接種Sputnik V,主要是因為擔心副作用,以及還在等待疫苗完整測試之故。

先前為了增加人民接種興趣,莫斯科一度向60歲以上的長者提供約13美元的優惠券,可以在咖啡店等地消費。對平均月領260美元退休金的人來說,應該具有相當的吸引力,但因為使用不便,接受的商店不多,這樣的「胡蘿蔔政策」並未明顯奏效

先前為了增加人民接種興趣,莫斯科一度向60歲以上的長者提供約13美元的優惠券,但因為使用不便,接受的商店不多,這樣的「胡蘿蔔政策」並未明顯奏效。示意圖。 圖/路透社
先前為了增加人民接種興趣,莫斯科一度向60歲以上的長者提供約13美元的優惠券,但因為使用不便,接受的商店不多,這樣的「胡蘿蔔政策」並未明顯奏效。示意圖。 圖/路透社

勞工不打疫苗,老闆就受罰

於是索比亞寧祭出更嚴格的政策,表示注射疫苗不再是個人選擇,而是要由公司或雇主負起責任。根據其命令,若個別雇主未能讓員工接種,雇主會因一名未注射的員工最多被罰690美元,大企業最多罰4,137美元,還會考慮讓其暫停營業90天。

此外,莫斯科衛生局也表示,基於新冠病毒在醫療院所傳播迅速,為了保障病人不得不公布新規則。現在只有急診、癌症或血液相關疾病患者可自由進出醫院,一般俄國人若想求診,必須先出示疫苗接種證明,才能進入醫院。

除了莫斯科外,克麥羅沃(Kemerovo)州的西伯利亞地區、庫頁島的遠東地區都發布類似命令。但強制員工接種有其難度,因此官員也表示,公司能讓尚未接種疫苗者停工,如此便可滿足行政命令規定的接種率,據稱庫頁島已經採行。

儘管越來越多的地方強制接種,但克里姆林宮否認這將形成全國性政策,只表示為了經濟需求,有些部門確實需要強制接種。勞工部長柯亞科夫(Anton Kotyakov)更警告,不排除讓未接種疫苗的工人放無薪假,等於是普丁政權最直接的表態。

那麼,俄國強制接種是否能達到預期效用?不妨先來觀察一下各國有什麼做法。

根據索比亞寧的命令,若個別雇主未能讓員工接種,雇主會因此被罰錢,除了莫斯科外,克麥羅沃州的西伯利亞地區、庫頁島的遠東地區都發布類似命令。圖為庫頁島居民前往接種疫苗。 圖/路透社
根據索比亞寧的命令,若個別雇主未能讓員工接種,雇主會因此被罰錢,除了莫斯科外,克麥羅沃州的西伯利亞地區、庫頁島的遠東地區都發布類似命令。圖為庫頁島居民前往接種疫苗。 圖/路透社

強制接種在各國的狀態

在美國,強制接種可追溯到1901至1902年麻薩諸塞州爆發天花,當時州政府要求所有成年人注射天花疫苗,如果不服從就得支付5美元(約為今日的100美元)。反對者認為,強制接種疫苗侵犯公民自由,每個自由人都應該以自己覺得最好的方式照顧自己,而非由政府操縱,有牧師因此將州政府告上最高法院

之後最高法院裁定麻州有權執行其疫苗接種計劃,並未牴觸憲法。多數法官主張基於保護公共衛生、公共安全和共同利益等考量,有時個人利益不得不屈服於州法律下,自由並非完全不受限制。此一判決迄今仍然有效,如果美國各州想要強制人民接種,應可援引此判決。

目前美國還沒有全面性強制命令,但聯邦層級的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EEOC)已發布強制與自願接種的新指南。EEOC表示,若雇主要求進入工作場所的員工必須注射新冠疫苗,並不違法,但要遵守《美國身心障礙者法案》(ADA)等規範的合理便利性,例如因身體障礙無法接種者,雇主得為其做出特殊工作安排。

由此看來,公司方面較無爭議,但學校部分就有些分歧。迄今已有數百所大專院校強制要求學生接種,除非有宗教或健康理由才能豁免,引起部分人士反對。像是有些大學雖然強制學生接種,但遭到州政府禁止、有些大學則擔心因為有色人種較抗拒疫苗,強制接種會剝奪他們的教育權,至於中小學也未達成共識,端視各州決定。

在英國,由於療養院成為肺炎災區,因此政府宣布將立法要求在療養院工作的員工,除非有健康原因,否則都必須注射兩劑新冠肺炎疫苗。其他包商如美髮師或志願者等,也必須接種後才能進入院區,若員工以宗教等理由拒絕,雇主可開除或採取其他工作方式取代。

再看歐盟,義大利已採行類似措施,對醫療人員、療養院員工與包商強制接種,拒絕者將被調職或停職,其他國家則尚未見明確立法。這裡可以發現歐盟內部對於疫苗的分歧,即使不論問世不到一年的新冠肺炎疫苗,行之久遠的白喉、脊髓灰質炎等疫苗,各國都有各自的規定,強制接種絕非常態

在英國,由於療養院成為肺炎災區,因此政府宣布將立法要求在療養院工作的員工,除非有健康原因,否則都必須注射兩劑新冠肺炎疫苗。 圖/歐新社
在英國,由於療養院成為肺炎災區,因此政府宣布將立法要求在療養院工作的員工,除非有健康原因,否則都必須注射兩劑新冠肺炎疫苗。 圖/歐新社

群體利益大於個人利益?新冠疫苗的難題

今年四月間,歐洲人權法院(ECHR)針對捷克的強制疫苗接種案做出裁決,或許會成為日後新冠肺炎訴訟的指標。此案源於有捷克家庭因為不讓小孩注射B型肝炎等九種法定疫苗,而被拒絕入學,決定向ECHR提告捷克政府,但絕大多數的法官主張,兒童強制接種在民主社會是必要之舉,裁定不得再上訴。

不過話雖如此,新冠肺炎疫苗與上述案例不同且最具爭議的可能是觀測期不足,一般疫苗經過三期測試,往往仍需數年時間實驗,第四期的監測階段則常高達十年以上,普遍才會被認為安全。但由於新冠疫情蔓延迅速,即使有的疫苗可能誘發罕見血栓,各國政府仍認為接種利大於弊,這也符合ECHR贊成強制接種以預防嚴重傳染病的觀點。

進一步來說,ECHR顯然認為公民有接種義務,若自願接種政策不足以實現群體免疫,政府可合理地推行強制接種,這不僅可保護注射者,也可保護因健康理由無法注射者。但歐盟與美國有些不同的是,前者偏向以國家力量介入、直接立法強制接種,而後者則是交由各州或私營部門決定。

回過頭來看俄國,索比亞寧剛好介於兩者之間——雖使用公權力強制,但聰明的避開扮黑臉,沒有把責任直接加於個人,而是轉嫁到公司身上。這種方式也反映出俄國特色,雖然普丁透過民選執政超過二十年,國會也以親普丁的政黨獨大多年,但俄國人民在特殊議題上,顯然不似中國人民服從權威,仍有自己的觀點。

說穿了,阻止人們接種疫苗的最大原因,就是對政府的不信任。像是美國或是香港便存在嚴重的兩極化,如美國共和黨人較民主黨人接種者明顯更少、香港建制派比民主派願意接受中國疫苗。

在這樣的情況下,若是貿然強迫人民接種疫苗,反倒會加劇社會對立。因此政府寧可祭出獎勵,像是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彩券、香港的公寓都是鼓勵措施,但多數歷史經驗已證明,自願或獎勵注射的效果,仍比不上強制。

就俄國來說,有不少人認為俄國開發新冠疫苗,僅是為了展示國力並宣威海外,因此不願意成為「人體實驗」對象。本次索比亞寧從勞工著手,先讓一部分人注射疫苗,藉由龐大罰金,應可獲得成效,莫斯科經驗也有望成為俄國未來大規模強制接種的樣板。

最後,關於強制接種的辯論已經持續了上百年,大部分都是以群體利益壓過個人利益而實踐。但目前由於全球各國缺乏足夠的新冠疫苗,強制並非主要議題,且疫苗仍存在醫學上的不確定性,勢必還得等更多的科學證據,才可能讓強制接種成為主流意見。

索比亞寧從勞工著手,先讓一部分人注射疫苗,藉由龐大罰金,應可獲得成效,莫斯科經驗也有望成為俄國未來大規模強制接種的樣板。攝於莫斯科街頭。 圖/法新社
索比亞寧從勞工著手,先讓一部分人注射疫苗,藉由龐大罰金,應可獲得成效,莫斯科經驗也有望成為俄國未來大規模強制接種的樣板。攝於莫斯科街頭。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