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冠疫苗爭奪戰(十一):防疫模範生破功?越南採購與自產疫苗之苦

過去一年來,越南有效控制疫情,被視為防疫模範,但也因此疏於防範後來的變種病毒。 圖/美聯社
過去一年來,越南有效控制疫情,被視為防疫模範,但也因此疏於防範後來的變種病毒。 圖/美聯社

在日本贈送的第二批Vaxzevria(舊稱AZ)疫苗抵達台灣之際,越南也獲得了來自日本的一百萬劑,加上之前的一百萬,總共是兩百萬。台越率先各國獲得日本疫苗,是東京綜合考量兩國感染情況、疫苗短缺和雙邊關係後的戰略決定,正好凸顯出這兩國面對疫情的驚人相似性。

過去一年來,由於越南快速關閉邊境、實施隔離以及接觸者追蹤制度等措施,加上威權體制的團結力,以及傳統文化的服從性等社會因素,相較世界各國更有效地控制疫情,被視為是防疫模範。歷經三波感染,到今年4月底只有2千多名新冠患者,對一個擁有9千6百萬人口的國家來說可謂微不足道。

然而,就是因為初期如此成功,使舉國上下疏於防範後來的變種病毒。4月底,越南各地傳出不同的病源,讓防疫全面失守。在河南(Ha Nam)省,一名從日本返國的男性完成14天隔離,結束前三次檢測都呈陰性而返家,原本依照規定還要自主隔離七天,但此人卻沒有遵守,一周後他身體不適再驗呈陽性時,已造成大量感染。

永福(Vinh Phuc)省的病毒則是由中國人帶入,數名中國礦業公司的員工到永福省辦公,結束14天隔離後同樣三採陰,但這些人同樣也沒有遵守自我隔離規定,前往酒吧與酒吧女郎發生人與人的接觸。一周後,礦業公司員工返回中國,被檢測出陽性,而越南當地追溯他的足跡,發現已有多例感染。

再加上非法移民、醫院集體感染等狀況,也顯示越南政府的隔離或檢測程序存在問題。無論如何,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截至6月底,第四波感染人數突破15,000人大關。更麻煩的是,疫情蔓延到北江(Bac Giang)省和北寧(Bac Ninh)省的工業園區,迫使政府下令封鎖,導致三星、鴻海等大廠運營中斷。

4月底開始,越南各地傳出不同的病源,讓防疫全面失守。 圖/歐新社
4月底開始,越南各地傳出不同的病源,讓防疫全面失守。 圖/歐新社

疫苗接種率落後東南亞各國?

此次爆發後,越南人民體認到新冠疫苗的重要性,但最近三個月來只有3百多萬人接種,約占總人口3.3%,完全接種率更只有0.2%。對比東南亞各國,越南的接種率瞠乎其後,甚至不如處在內戰邊緣的緬甸,如果按照目前速度,十年內都達不到群體免疫,究竟是什麼原因拖累越南呢?

首先,跟多數無法及時獲得疫苗的國家一樣,越南也是疫苗民族主義的受害者。雖然河內已陸續訂購大批疫苗,包括3千1百萬劑輝瑞疫苗,從COVAX訂購近3千9百萬劑Vaxzevria疫苗、2000萬劑Sputnik V疫苗,和越南企業購買3000萬劑Vaxzevria疫苗,更曾傳出與台灣高端疫苗進行談判,實驗完成後將訂購3百到1千萬劑。

林林總總加起來,越南已經有超過1億劑以上的額度。不過,這些都只是協議數字,在全球供應短缺以及各國激烈競爭下,迄今收到的疫苗數量極為稀少,至少要等到2021年底或2022年初,才有機會大規模交付。

目前最大宗的疫苗來源,是COVAX在4、5月運抵的近250萬劑Vaxzevria。再來是越南疫苗股份公司(VNVC)以非營利形式轉賣給政府的Vaxzevria疫苗,今年初河內通過核准使用Vaxzevria,VNVC便根據招標規定進口該疫苗,現在大約交付近50萬劑,未來三個月內,應該還可收到200萬劑。

目前越南最大宗的疫苗是Vaxzevria疫苗。 圖/美聯社
目前越南最大宗的疫苗是Vaxzevria疫苗。 圖/美聯社

防疫未知數:國產疫苗、越中關係

另外一個困擾河內的問題是資金,購買疫苗需要約11億美元,但政府預算只編列6億多美元,剩下的錢就只能從民間募資。於是從5月起政府以減輕財務負擔為由,向人民發起了捐獻活動,成立疫苗特別基金,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呼籲公眾樂捐,不僅是為了購買疫苗,也是為了研究和生產疫苗,這才是河內的真正目標。

去年大流行爆發後,越南就有國產疫苗的打算,政府認為有助於減少對進口疫苗的依賴,對內可凝聚民族光榮、對外可提升國際形象。在四家業者當中,Nanogen的NanoCovax疫苗取得了最快進展,6月起進行三期試驗,近來Nanogen申請緊急使用,但未獲政府同意,預計要到8月才會知道審查結果。

即使NanoCovax能成為第一支國產疫苗,但其生產能量還是未知數,初期每個月大概只有8百萬到1千2百萬劑。因此,越南政府現在最主要的方向,是增加疫苗來源,例如透過外交管道向各國求助,除了前述日本贊助的2百萬劑,美國的疫苗分配計畫裡,越南也榜上有名,但數量尚不明,外界預估大概在50萬到1百萬左右。

最有趣的可算是中國的捐贈,透露出越中兩國關係的微妙。由於長期歷史恩怨與近來南海爭議,越南民間一直對中國有很多不滿,即使越南政府透過黨際關係維持兩國友好表象,但無助於鼓勵越南人民使用中國疫苗,特別是中國利用疫苗外交,推動健康絲綢之路,河內也不願因為接受疫苗而被視為靠攏北京。

當疫情緊繃,越南內部的親中派找到施力點。6月初,河內批准中國國藥集團的疫苗緊急使用,據信是甫上任的總理范明政(Phạm Minh Chính)大力推動,並與中國總理李克強表示兩國願共同抗疫,國藥已於6月底向越南派送50萬劑疫苗。

贈送疫苗本來是為了促進越中關係,不過卻發生一件羅生門事件。原本雙方對外宣稱,國藥疫苗是中國贈送給三類人使用,包括在越南工作的本國公民、想去中國求學、工作或經商的越南人民,以及生活在中國邊境想接種中國疫苗的越南人民,但基於某些原因,疫苗接種似乎沒有照計畫進行,讓中國批評越南毀諾,目前仍懸而未決。

政府呼籲公眾樂捐,不僅是為了購買疫苗,也是為了研究和生產疫苗。 圖/歐新社
政府呼籲公眾樂捐,不僅是為了購買疫苗,也是為了研究和生產疫苗。 圖/歐新社

為國產疫苗做準備

不管是他國無償或有條件捐獻,對越南而言始終是杯水車薪,只能暫時緩解疫苗採購延宕之苦。在國產疫苗尚未出爐前,河內企圖為國際藥廠代工,增加談判籌碼,並強化未來國產疫苗的能量,像是積極與WHO接觸,計畫在越南成立COVAX製造工廠,成為東南亞疫苗中心,但尚在討論。

另外,河內也和嬌生(J&J)展開談判,不僅要購買疫苗,還希望能轉移生產技術,嬌生表示正在審查計畫當中。比較可確定的是,俄羅斯將和越南VABIOTECH公司合作製造Sputnik V,先是從製造疫苗瓶裝開始,累積經驗為國產做準備。

過去十年間,透過與WHO、美國等合作,越南已成功開發預防豬流感的疫苗,不須再依靠進口,讓河內有著發展生技產業的雄心與經驗。更重要的是,原本預估接種兩劑新冠疫苗便可集體免疫,但由於病毒仍在變異,未來可能要三劑、甚至每年都得注射,河內很清楚,絕不能只靠對外採購,否則只會命懸人手,這場疫苗國產戰才剛開始。

「這場疫苗國產戰才剛開始。」 圖/法新社
「這場疫苗國產戰才剛開始。」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