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冠疫苗爭奪戰(十二):保皇派與製藥商,泰國疫苗破口究竟是誰?

整個4月確診人數成長一倍,主要是感染Alpha變種病毒(英國變種病毒)。面對疫情爆發,巴育政府將原因歸於人民放鬆警戒,沒有好好保護自己,導致散播到全國。 圖/歐新社
整個4月確診人數成長一倍,主要是感染Alpha變種病毒(英國變種病毒)。面對疫情爆發,巴育政府將原因歸於人民放鬆警戒,沒有好好保護自己,導致散播到全國。 圖/歐新社

7月初,泰國迎來第三波新冠疫情,最高紀錄當日超過一萬名確診案例,在東協僅次於印尼的五萬多人、馬來西亞的一萬多人。為了控制疫情,巴育政府再度祭出與去年3月相當的準封鎖措施,同樣也是實施宵禁、開放超市、外賣餐廳等民生場所,預計先執行兩周後再評估解封情勢。

泰國疫情持續延燒,疫苗接種決策混亂

事實上,這一波疫情可追溯到4月潑水節假期,整個4月確診人數成長一倍,主要是感染Alpha變種病毒(英國變種病毒)。面對疫情爆發,巴育政府將原因歸於人民放鬆警戒,沒有好好保護自己,導致散播到全國。

不滿政府的人指責巴育內閣才是防疫破口——因為政府輕忽情勢,沒有做出停止節慶或民眾活動的決策。此外,疫情爆發的熱點多集中於曼谷的酒吧和夜生活場所,其中不乏富豪權貴出入,確診者包括名人和官員,不過第一個染疫的政府官員——交通部長Saksayam Chidchob強烈否認去過相關場所。

除此之外,論者更認為,由於巴育政府沒有提出快速有效的疫苗計畫,讓泰國在短短三個月內的確診人數從三萬多攀升到三十多萬。此外,政府又不允許私人企業或醫院採購疫苗,僅依靠中國科興疫苗和阿斯特捷利康Vaxzevria(舊稱AZ)疫苗,因此巴育政府必須要為不幸死亡的七千多條人命負責。

這裡即點出泰國接種率過低的問題,截至七月中,約有13%的人民打了第一劑疫苗,完全接種率不到5%。其中科興疫苗大約接種七百萬劑、AZ疫苗大約五百萬劑,還有兩百萬劑國藥疫苗陸續抵達,正在安排施打。

觀察泰國的疫苗計畫,不難看出整個決策體系的混亂與失衡。回顧過去,今年3月歐洲部分國家表示Vaxzevria疫苗可能會導致血栓而停用,泰國也拿香跟著拜,宣布暫停接種,然而巴育政府早已向該公司訂購6,100萬劑。但過沒多久巴育又宣布Vaxzevria疫苗安全無虞,並率領內閣注射以安民心。

今年3月歐洲部分國家表示Vaxzevria疫苗可能會導致血栓而停用,泰國也跟著拜布暫停接種,然而過沒多久巴育又宣布Vaxzevria疫苗安全無虞,並率領內閣注射以安民心。圖為巴育接種疫苗。 圖/美聯社
今年3月歐洲部分國家表示Vaxzevria疫苗可能會導致血栓而停用,泰國也跟著拜布暫停接種,然而過沒多久巴育又宣布Vaxzevria疫苗安全無虞,並率領內閣注射以安民心。圖為巴育接種疫苗。 圖/美聯社

「皇家」藥商不斷延遲交貨

依照泰國政府的規畫,Vaxzevria疫苗將會是接種主力。由於暹羅生技從未製造過疫苗,巴育政府特別補貼六億泰銖的研發經費,預計6月生產六百萬劑,7至11月每月一千萬劑,12月五百萬劑,總共6,100萬劑。若全數到位,今年底就可讓絕大部分的泰國成年人都注射一劑。

原來阿斯特捷利康早和泰國的暹羅生物科技(Siam Bioscience)簽約,成為東南亞與鄰近國家的唯一供應者。根據公布的合作細節,泰國作為阿斯特捷利康的代工廠,必須要確保整個地區的疫苗,泰國當地生產的疫苗只能留三分之一,剩餘三分之二則是分配給他國,以滿足阿斯特捷利康合約

然而好事多磨,暹羅生技似乎遇到量產的問題。菲律賓政府已表示,暹羅生技原本承諾在六月運送的1,700萬劑,無法準時交付,數量也不如預期,台灣、馬來西亞都有類似狀況。當大眾開始擔心暹羅生技的能力時,泰國表示6月預計的六百萬劑可以準時提供給本地,卻沒有說明是否完全來自暹羅生技製造。

更大的麻煩在於,即使暹羅生技出了問題,也沒人敢究責。因為這間公司為皇家財產局所有,幕後老闆就是現任泰皇,目前唯一敢提出質疑的是已被憲法法院解散的未來前進黨(FFP)黨魁塔那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他曾批評暹羅生技和阿斯特捷利康的合約不夠透明,被政府控以汙辱君主罪,讓其他人噤若寒蟬。

保皇派原本希望透過暹羅生技製造疫苗,宣傳泰皇拯救子民的正面形象,以挽回泰皇在疫情大流行期間江河日下的名聲,豈料該公司實在擔不起大任,使得保皇派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為了平撫疫情與民怨,巴育政府被迫改以科興當作接種主力,並嘗試採購其他廠牌,包括兩千萬劑的輝瑞、五百萬劑的嬌生疫苗等。

巴育政府特別補貼六億泰銖的研發經費,預計6月生產六百萬劑,7至11月每月一千萬劑,12月五百萬劑,總共6,100萬劑。若全數到位,今年底就可讓絕大部分的泰國成年人都注射一劑。 圖/歐新社
巴育政府特別補貼六億泰銖的研發經費,預計6月生產六百萬劑,7至11月每月一千萬劑,12月五百萬劑,總共6,100萬劑。若全數到位,今年底就可讓絕大部分的泰國成年人都注射一劑。 圖/歐新社

科興疫苗無力抗疫,是否混打添變數

不過,在這些疫苗遙望無期之際,民意調查顯示,即使多數泰國人民都不想使用科興疫苗,寧可等待輝瑞。但當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泰國人民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接受政府安排注射,卻逐漸引起公眾憤怒與質疑。

因為有醫護人員接受科興疫苗後,仍染上新冠肺炎,使泰國人民對中國疫苗的信心更加低落。有專家表示,科興疫苗可減低重症與死亡,但病毒不斷變異,所以也必須尋找新型疫苗。更有研究發現,科興疫苗對Alpha變種病毒有效,然而對Delta變種病毒沒轍,在沒有mRNA疫苗前,使用Vaxzevria疫苗會是更好選擇。

最近,泰國病毒專家提出混打疫苗計畫,提倡以Vaxzevria取代科興第二劑注射,得到COVID-19情勢管理中心(CCSA)批准。甚至有專家指出,已注射兩劑科興的人,應該再補充一劑Vaxzevria,就目前只能使用這兩種疫苗來看,可能是最佳的抵禦病毒方式。

目前還不清楚這項決策未來的發展,因為第一劑的數量尚且不夠,也只有極少數人被安排接種第二劑。有趣的是,主管防疫的衛生部長阿努廷(Anutin Charnvirakul)大力支持混打,但巴育卻援引WHO對混合疫苗的警示,要求衛生部審查混打的安全性,可能是想先表態,未來若發生問題便推到阿努廷頭上。

由於阿努廷是聯合內閣裡自豪泰黨(Bhumjaithai Party)的重要代表,保皇派一直希望能從他手中拿下防疫政策主導權。先前皇室朱拉蓬(Chulabhorn)公主跳過政府,直接引進國藥疫苗,再要求相關單位檢驗,阿努廷便表示事前不知情,也代表皇室對政府的不滿,這會給巴育拿阿努廷當代罪羔羊的理由。

前為泰黨(Pheu Thai Party)領袖蘇拉達(Sudarat Keyuraphan)率先發難,率領新成立的泰建國黨(Thai Sang Thai)正面迎戰巴育政府。先是在網上蒐集簽名、凝聚人氣,再偕同泰國律師協會宣告將起訴政府,原因是政府明知科興疫苗對變種病毒缺乏保護力,卻仍大量訂購,有違反憲法與瀆職之虞,也種下未來政爭的遠因。

此外,巴育政府押注於普吉島遊客沙盒計畫,透過七成以上的接種率,微解封普吉島給國際遊客,試圖給窒息的泰國旅遊業打強心針。由於島民接種的兩劑多是科興疫苗,前不久在島上發現一起Delta變種病毒(印度變種病毒)的確診案例,會否導致整個沙盒計畫崩潰,進而影響到10月重新開放泰國,對巴育政府造成重大的挑戰。

巴育政府押注於普吉島遊客沙盒計畫,透過七成以上的接種率,微解封普吉島給國際遊客,試圖給窒息的泰國旅遊業打強心針。 圖/美聯社
巴育政府押注於普吉島遊客沙盒計畫,透過七成以上的接種率,微解封普吉島給國際遊客,試圖給窒息的泰國旅遊業打強心針。 圖/美聯社

國產疫苗現曙光,仍難逃政府操作

另一個解救疫情的可能性就是國產疫苗,目前以泰國第一學府朱拉隆功(Chulalongkorn)大學醫學院研發的ChulaCov19最有希望。該疫苗屬於mRNA疫苗,特色是可放置攝氏25度的環境下兩周,比起目前的mRNA疫苗更容易儲存,六月中開始首期人體試驗,順利的話預計8月進入第二期試驗。

泰國病毒專家很清楚,會演變出越來越多變種病毒,既有的疫苗將不敷使用,需要二代疫苗。然而,ChulaCov19較其他疫苗更慢問世,為了節省時間拯救人命,可能會採用保護力相關性(CoP),也就是透過科學驗證、找出免疫指標,讓新疫苗視同通過臨床療效預測,省去第三期試驗。

不過,巴育政府是否會同意還在未定之天。巴育雖然曾引用台灣和新加坡為例,強調國產疫苗的重要,但在他心中應是指暹羅生技而非朱拉隆功,這從ChulaCov19開發者抱怨政府官僚作風、延遲撥款贊助研究即可了解,缺乏政府關愛的國產疫苗要成為泰國之光並非易事。

泰國病毒專家很清楚,會演變出越來越多變種病毒,既有的疫苗將不敷使用,需要二代疫苗。 圖/新華社
泰國病毒專家很清楚,會演變出越來越多變種病毒,既有的疫苗將不敷使用,需要二代疫苗。 圖/新華社

泰政府卸責製藥商,反遭打臉

最新消息指出,阿斯特捷利康表示,原訂在年底交付的6,100萬劑,將推遲五個月。巴育政府證實,7月的一千萬劑已無法準時交貨,大概只能提供一半,有官員和專家建議要限制疫苗出口,但巴育政府認為茲事體大,反將責任歸於疫苗供應商的阿斯特捷利康,讓泰國人民認為是該公司無法履約而破壞接種計畫。

此時一份阿斯特捷利康與泰國的機密文件突然被媒體公布,裡面提到巴育政府原本只要求每月三百萬劑,現在已獲得六百萬,遠超過當初額度。阿斯特捷利康再次強調暹羅生技所產出的三分之二疫苗應送他國,並列出各國所應獲得疫苗的數量與時間,顯示疫苗短缺並非阿斯特捷利康責任,而是巴育政府吃人夠夠。

換言之,6月份泰國獲得超額疫苗,意味著巴育政府挪用原應供給各國的配額,也坐實了菲律賓、台灣等國的指控。是否會有人為此下台負責尚未可知,但可確定的是,訴諸疫苗民族主義情緒阻止出口,各國雖不能接受還可同理,但將責任推給藥廠的不誠實作為,必將重挫泰國國際形象與外交關係。

阿努廷已經證實此文件為真,但強調他有回信要求阿斯特捷利康提供每月一千萬劑。且不論暹羅生技連預定產能都無法完成,無視合作意向書、以為吵鬧就有糖吃的巨嬰行為,早被阿斯特捷利康看破泰國手腳,機密文件流出代表阿斯特捷利康不再容忍,雙方瀕臨絕裂,更不利巴育政府抗疫,苦的還是等待疫苗的泰國人民。

機密文件流出代表阿斯特捷利康不再容忍,雙方瀕臨絕裂,更不利巴育政府抗疫,苦的還是等待疫苗的泰國人民。 圖/歐新社
機密文件流出代表阿斯特捷利康不再容忍,雙方瀕臨絕裂,更不利巴育政府抗疫,苦的還是等待疫苗的泰國人民。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