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冠疫苗爭奪戰(十六):科興兩劑不夠力?印尼面臨疫苗困境

圖為印尼民眾接受篩檢。 圖/歐新社
圖為印尼民眾接受篩檢。 圖/歐新社

由於Delta變種病毒肆虐,東南亞與拉丁美洲成為世界上最嚴重的疫區,這裡指的不只是感染人數,還有致死人數。雖然美英等國也出現大量新冠肺炎患者,但由於高接種率,死亡數相對低很多,而東南亞的疫情重災區是印尼,目前感染者超過四百萬、死亡人數超過十三萬人。

自6月以來,印尼每日新冠病毒患者人數已從每周平均六千飆升至五萬以上,每日平均死亡人數則從150人增加到最多兩千多人。以血清盛行率觀之,印度尼西亞2.7億印尼人民中至少有10%已感染過新冠病毒,部分專家認為,由於檢驗能量不足,實際染疫人數可能比政府報告的高出好幾倍。

疫情的真正規模或許可從就醫情形略知一二,印尼各地的社區診所和醫院可謂人滿為患,雅加達等感染熱區的住院率都在七、八成以上,有些醫院甚至超過百分百,只能將停車場改為臨時收容處。此外也有大量醫護人員染疫死亡,使患者更缺乏醫療照顧,衛生系統已瀕臨崩潰

印尼在大流行初期雖能避免爆發,但今年疫情失守後,維多多(Joko Widodo)政府將責任歸咎於傳染力更強的Delta變種病毒,不過這恐怕只是政府一廂情願的辯解。要了解印尼是如何步上疫情擴散的失速道路,就必須從維多多政府的防疫政策,以及人民的防疫態度等面向說起。

圖為印尼總統Joko Widodo。 圖/法新社
圖為印尼總統Joko Widodo。 圖/法新社

印尼疫情失守,因維多多政府政策失當?

去年印尼爆發第一波疫情時,當時維多多內閣的衛生部長強調祈禱可戰勝病魔、國防部長也否認國內有新冠病毒。直到疫情無法掩蓋,維多多對外表示政府為了避免引起恐慌,所以選擇性公開實際狀況,遭到外界批評,受到壓力後,才改口政府會更透明。

此外,維多多排除了全面封鎖的可能性,理由是——嚴重影響經濟。部分地方諸侯如:西爪哇省長已自行宣布關閉學校,然而維多多並不支持地方行動,僅建議人們在家工作或禮拜。但隨著印尼染疫人數升高,維多多宣佈進入公衛緊急狀態,實施大規模社會限制(LSSR),授權各地封鎖並封國。

在這段期間,維多多政府發現中央和地方的COVID-19相關數據存在差異,包括實驗室、APP、公私診所等各種碎片化資訊,導致維多多政府不得不經常性地「校正回歸」,公信力也因此下降。有學者研究指出,這是因為中央權力下放使各地能制定自己的防疫政策,造成數據重複,解決之道無他,就是中央重新整合並建立新系統。

四個多月過後,感染曲線已逐漸平緩,除了雅加達等少數地方仍維持封鎖,印尼各地開始恢復正常生活。然而,這段期間經濟活動幾乎停止,也斷了外國旅客所能帶來的觀光收益,數百萬人失去工作、數千萬人因為社交距離限制失去收入,生活在貧窮線以下。

封鎖期間的民意調查顯示,儘管許多人仍表示政府應優先考慮公共衛生甚於經濟,但仍不希望嚴格的防疫措施影響生計。反對實施LSSR的人不斷增加,原本只有三成多,成長到超過六成,這給予維多多政府足夠的正當理由去調整政策。

這段期間經濟活動幾乎停止,也斷了外國旅客所能帶來的觀光收益,數百萬人失去工作、數千萬人因為社交距離限制失去收入,生活在貧窮線以下。 圖/歐新社
這段期間經濟活動幾乎停止,也斷了外國旅客所能帶來的觀光收益,數百萬人失去工作、數千萬人因為社交距離限制失去收入,生活在貧窮線以下。 圖/歐新社

救經濟還是繼續封鎖?中央地方不同調

為了拯救經濟,維多多政府已經推出多次刺激措施,包括企業與個人所得稅減免、延遲收稅等。對於弱勢群體,也有現金補助、發放大米與食物卡等救急行動,合乎條件者每人每月最多可領15公斤大米、低收入四口之家庭每月最多可領約一百美元,各地政府還有其他補貼。

有些諸侯關心疫情擴散危及地位,往往施予嚴格的封鎖措施,但對中央來說,防疫不只是健康議題,也是經濟問題,必須更多方的思考與決策。因此,當今年疫情復燃後,維多多政府不願再祭出LSSR,而是改採微型社區活動限制(Micro PPKM),僅封鎖有疫情的社區並滾動式調整程度。

如6月印尼衛生部長建議LSSR,但遭到維多多否決,改以PPKM防疫。在第四級規定下,超市、藥店等基本生活所需不會關閉,餐廳、辦公室等場所可容納人數為原本四分之一、工地可在遵守健康預防規則下繼續運作、禮拜堂和景點都會關閉,熱區的對外交通也會受限。

不過,有些地方仍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封鎖的力道隨著經濟轉壞而師老兵疲,網開一面的執法也會使疫情擴散。部分專家與人民想要更嚴格的封鎖降低病例,但生活艱難的人民則選擇走上街頭抗議,要求解除封鎖,讓社會分歧加深。

到目前為止,爪哇和巴厘島等疫情重災區仍在實施第四級PPKM,加里曼丹、蘇門答臘等地是3.5級,萬丹、中爪哇等地是3級,西爪哇部分地區已降到2級,超市可以恢復到四分之三的容納人數、禮拜堂也可允許最多50人。這種避免扼殺經濟活動的封鎖措施,以疫情趨緩來看似乎見效。

部分專家與人民想要更嚴格的封鎖降低病例,但生活艱難的人民則選擇走上街頭抗議,要求解除封鎖,讓社會分歧加深。示意圖。 圖/法新社
部分專家與人民想要更嚴格的封鎖降低病例,但生活艱難的人民則選擇走上街頭抗議,要求解除封鎖,讓社會分歧加深。示意圖。 圖/法新社

印尼對品牌來者不拒,卻仍缺疫苗

另一方面來說,接種疫苗也是不可或缺的原因。印尼對於東西疫苗來者不拒,迄今訂購超過1.7億劑,緊急授權名單包括中國的科興與國藥、美國的Moderna、英國的阿斯利康等,光是科興就佔1.2億,西方疫苗因為歐美壟斷、印度管制出口等,能進入印尼的相當有限。

一開始,由於地方官僚的繁複手續、各地分配不均、社交媒體的假新聞與放大副作用,以及擔心疫苗是否符合清真標準等因素,導致印尼人民注射率偏低。但到今年5月後疫情擴大,降低了人民的疫苗猶豫,短短三個月內,第一劑接種率就從不到5%提高至20%。

總人口數近2.8億的印尼若想達成群體免疫,至少要4.2億的安全存量,這麼大的數目大概只有中國才能滿足,而不能仰仗瀰漫疫苗民族主義的西方。因此去年8月科興和印尼國企藥廠Bio Farma簽約,承諾提供散裝疫苗,讓Bio Farma在當地生產,預計月產3,000萬劑。

然而,對科興的過度依賴也給印尼帶來了兩個挑戰。首先,科興對印尼的全部供應都是散裝形式,意味當Bio Farma收到疫苗時必須先經過品質檢驗,通過品檢後才能將疫苗填充裝瓶,整個製程耗費時間且會造成浪費,1.1億劑散裝疫苗加工後,大概可得九千萬劑瓶裝,在疫情緊張的情況下很難快速供應。

依照維多多政府估計,今年底預計要注射兩億劑疫苗,到8月中第一劑接種人數約為五千六百多萬。儘管政府言之鑿鑿,表示每日注射目標將從一百萬劑升高到五百萬,但這有相當的難度,因為主導疫苗分發的Bio Farma只剩下一千多萬劑庫存,而9月大概只有兩千三百萬劑可分發使用。

依照維多多政府估計,今年底預計要注射2億劑疫苗,到8月中第一劑接種人數約為五千六百多萬。 圖/歐新社
依照維多多政府估計,今年底預計要注射2億劑疫苗,到8月中第一劑接種人數約為五千六百多萬。 圖/歐新社

印尼與恢復正常生活、復甦經濟的距離有多遠?

各地分配不均也是大問題,號稱千島之國的印尼卻似乎沒有千島一命。同處爪哇島的省分卻有不同命運,雅加達首都特區的第一劑注射率超過百分百,但人口更多的中爪哇、西爪哇、萬丹等省都不到三成,而中央也為了要加速開放峇里島,已將第一劑注射率提高到九成,以待國際旅客返回。

再來是對科興疫苗效力的擔憂,先前Bio Farma曾在印尼萬隆進行過第三期臨床實驗,得到約65%保護力的結論,因此允予緊急使用。但Delta變體毒性更強,已造成數十名完整接種的醫護人員染病身亡,中國也有研究顯示注射科興疫苗半年後,抗體會降到關鍵閥值以下,必須考慮加強。

此時,美國捐助的八百萬Spikevax疫苗便成了及時雨,維多多政府將用來當作第三劑,加強保護醫療工作人員,預計將有150萬人可受惠。不過這也暴露了更大的問題,如果第三劑成為必要之舉,那麼維多多政府勢必得加訂其他的西方疫苗,印尼想恢復正常生活與經濟活力恐怕會等上更久時間。

最後,儘管雅加達對實體經濟注入數百億美元,仍然挽救不了封鎖帶來的頹勢。印尼在去年呈現GDP負成長,是1997至1998年金融風暴以來首次衰退,直接反映在世界銀行將印尼由中上收入國家降為中低收入國家,而印尼花了30多年才好不容易晉級。

由於疫情擴散,維多多的支持率也隨之下滑,8月中印尼慶祝獨立日時,維多多發表國情咨文,表達其政府將在國民健康與經濟成長間取得平衡,試圖挽回民心。這可能暗示維多多將希望寄託在疫苗所帶來的低死亡率,印尼將進一步放鬆封鎖程度,但也可能會造成新一波感染高峰,印尼人民必須學習適應與病毒共存。

由於疫情擴散,維多多的支持率也隨之下滑。 圖/法新社
由於疫情擴散,維多多的支持率也隨之下滑。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