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安樂死難題:許一個善終,完成人生旅途的《天堂計畫》

尼加拉瓜親中斷台的抉擇:力抗美國「洋基帝國主義」?

12月9日,尼加拉瓜宣布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圖為2017年1月,總統蔡英文與尼加拉瓜總統奧德嘉雙邊會晤。 圖/歐新社
12月9日,尼加拉瓜宣布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圖為2017年1月,總統蔡英文與尼加拉瓜總統奧德嘉雙邊會晤。 圖/歐新社

12月9日,尼加拉瓜外交部發表聲明,宣布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同時引用北京的三段論述,表示尼國政府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此與中國建交。

此舉引來美國不滿,華府強調台灣可以帶給外交夥伴重要的經濟與安全利益,美國鼓勵重視民主的國家擴大與台灣交往。與此同時,華府強烈抨擊主導與台斷交的奧爾特加政權(Daniel Ortega)是以詐術勝選,不具領導尼加拉瓜的合法性,其行為無法代表尼加拉瓜人民的意志。

這裡指的是11月初,尼加拉瓜舉行總統選舉,四度連任的奧爾特加,與其副總統妻子穆里羅(Rosario Murillo)毫無懸念贏得大位。包括美歐在內的四十多國表示不承認選舉結果,美洲國家組織(OAS)大會也宣布尼加拉瓜的選舉非法,但俄國、朝鮮、委內瑞拉等幾個國家則是發出賀電,支持奧爾特加政權。

選後的制裁與經貿影響

選舉爭議來自於奧爾特加政權試圖操縱選舉,並偽造選舉結果。選前的幾個月,奧爾特加政權解散三個政黨,並逮捕三十多名反對派領導人,其中包括七名總統候選人,奧爾特加宣稱這些人是恐怖份子,在華府的支持下顛覆政府。同時奧爾特加拒絕獨立的國際選舉觀察團入境,但動員了盟友——主要是各國的共產黨——來訪,充當觀察員並為其背書。

就選舉結果來看,選舉法庭將75%的選票歸於奧爾特加,並正式記錄了65%的投票率。然而,選前獨立民調顯示,只有不到兩成的人會投給奧爾特加,六成以上會投給任何候選人。另外,有獨立機構調查發現,在選舉中投廢票的選民約有八成,是歷來最高,且奧爾特加政權動用國家資源助選,像是運送選民去投票等,都是明顯違法行為。

對此,華府重申將使用所有工具——如經濟和外交——來促進尼加拉瓜的民主,具體落實在制裁奧爾特加政權的反民主行為者。總統大選後,美英等國分別實施了對尼制裁,包括限制旅行、凍結資產等禁令,美國國會還通過了新的制裁法案——《重生法》(Renacer),加大制裁力道,包括審核尼加拉瓜是否繼續適用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CAFTA)。

要知道,尼加拉瓜的出口貨物有六成到美國、三成從美國進口,這些通過自貿協定享有免關稅待遇,尼國因此對美享有大量順差。如果暫停協定,尼國經濟勢必遭遇嚴重打擊。不過,制裁固然會對國計民生造成影響,但是否會傷到奧爾特加政權還有疑問,這也是華府必須衡量的部分。

像是2018年美國國會便通過尼加拉瓜人權和反腐敗法案(包含尼加拉瓜投資條件法案,稱為NICA法案)。該法案要求尼國必須進行自由公正的選舉,否則將限制它從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獲得貸款,但是華府考慮到制裁的效用,始終沒有付諸執行,使尼國在這兩年間仍獲得六億多美元的融資

奧爾特加與其副總統妻子穆里羅。 圖/路透社
奧爾特加與其副總統妻子穆里羅。 圖/路透社

以「難民」回應美國的制裁?

進一步來看,經濟壓力的增加可能會惡化本已嚴重的難民問題。2018年尼加拉瓜經歷了政治與社會危機,當時有群眾集結抗議奧爾特加政權,卻遭到軍警武裝襲擊,據泛美人權委員會(IACHR)統計,至少有三百多人死亡。在那之後,超過十萬人逃離尼加拉瓜,轉而進入哥斯達黎加、巴拿馬等國尋求庇護,加重各國負擔。

另一方面,為了回應華府的制裁,奧爾特加政權決定祭出大招:透過簡易手續、開放國境給古巴人民,讓尼加拉瓜變成古巴難民進入美國的跳板。傳統上,渴望逃離家鄉的古巴人除了海路之外,通常會先坐飛機到免簽證的厄瓜多,然後一路北上闖入美國,其中尼加拉瓜由於較易獲得簽證,已成古巴人熱門點。

如今奧爾特加政權決定以促進商業與旅遊為由,免簽證歡迎古巴人入境,外界解讀這是用難民當作地緣政治武器,若美國繼續加強制裁,它就會縱容更多的古巴難民前往美國。難民當中固然有只想求生的老實人,但誰也無法保證是否藏有恐怖份子以及毒品等問題,等於是變相要脅拜登政府。

不過,奧爾特加能否如願還在未定之天。一個很大的原因是難民千里跋涉的過程中,就算能幸運到達美墨邊境,也往往被阻在墨西哥難民營,造成墨西哥困擾,若數量不斷增加,墨西哥也會從較中立的態度轉向反對奧爾特加政權。另一個原因是,這需要古巴當局暗地配合,若哈瓦那發現逃離者越來越多,也會下令阻止,打亂奧爾特加政權的如意算盤。

奧爾特加政權決定以促進商業與旅遊為由,免簽證歡迎古巴人入境,外界解讀這是用難民當作地緣政治武器。 圖/美聯社
奧爾特加政權決定以促進商業與旅遊為由,免簽證歡迎古巴人入境,外界解讀這是用難民當作地緣政治武器。 圖/美聯社

被迫在美中之間選邊站?

最新消息指出,在尼國與台灣斷交前,OAS於12月8日推出一項決議,得到美加等二十五國贊成、阿根廷等八國棄權、尼加拉國一國反對。該決議援引OAS成員有遵守《美洲民主憲章》(ADC)的義務,要求尼加拉瓜即刻釋放所有政治犯,並允許OAS代表團進入尼國,就選舉改革和召集新選舉展開朝野對話。

具體而言,代表團有三個目標,首先是全面選舉改革,再來是廢除尼加拉瓜所有限制政治參與和違反人權的法律,最後是與尼加拉瓜的所有政黨和異議領袖對話,準備再次舉行自由公正且具有可信度的總統和議會選舉。依照決議,OAS秘書長必須在12月17日前將外交斡旋結果匯報給常委會,否則將進入下一階段行動。

可想而知這種條件不可能被奧爾特加政權接受,雙方攤牌在即。上個月OAS常委會就已評估尼國情勢,認為奧爾特加政權沒有履行民主憲章的承諾,最糟的結果可能是停止組織會籍。奧爾特加則反過來指責OAS干涉內政,宣布將自動退出組織,打算以此要脅OAS。

暫停會籍是OAS的最高制裁形式,需要會員國三分之二同意,在70年的歷史中,只停止兩個國家——古巴和宏都拉斯(後來恢復)——的會籍。雖然派出使團的決議有三分之二通過,但不代表排除尼國也會有相同票數,奧爾特加政權似乎判斷國際制裁無法持久,像是巴西的工人黨就曾表示對尼選舉的支持,若明年巴西政黨輪替,有望成為尼國盟友。

但若不幸仍被暫停會籍,尼加拉瓜將成為一個不可靠的國家,最直接的影響是國際組織,如中美洲銀行(CABEI)、IMF 等金融實體,可能暫停提供融資和合作計劃的貸款。同時作為尼國最大貿易夥伴的美國,也可能會升級制裁,屆時奧爾特加政權的盟友在西半球只剩古巴和委內瑞拉的馬杜羅(Nicolás Maduro)政權,後兩者都自身難保。

奧爾特加政權別無選擇,只能越來越靠近那些向他祝賀選舉勝利的專制國家,包括俄國、朝鮮、古巴等,還有最有潛力與美國抗衡的中國。在美中兩極浮現對峙的架構下,選邊站是不得不為之的決策,特別是當國內政治凌駕國家利益的時刻,與台灣斷交是奧爾特加翻來覆去的的慣常手法,向華府發出靠攏中國的警告才是真意。

有趣的是,幾年喧騰一時、又胎死腹中的尼加拉瓜運河計畫,似乎又浮上檯面。今年甫被上海證交所退市的信威集團,擁有奧爾特加政權授予的運河開發經營特許權,集團老闆王靖雖然面臨窘境,但仍不忘恭賀奧爾特加選舉勝利,並獲得穆里羅的讚賞,雙方看來有意互相拉抬取暖。

這是否代表王靖能藉大國爭霸之機,獲得習政權的協助重振旗鼓?或是因運河徵收與人民再起衝突,成為壓倒奧爾特加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些都是攸關尼國命運的未知數。可以確定的是,北京非常在意台灣與立陶宛發展實質關係,背後則有美國操縱,因此用對尼建交作為反擊,未來美中雙方也會不斷利用第三方,作為競逐地緣政治影響力的象徵。

北京用對尼建交作為反擊,未來美中雙方也會不斷利用第三方,作為競逐地緣政治影響力的象徵。 圖/美聯社
北京用對尼建交作為反擊,未來美中雙方也會不斷利用第三方,作為競逐地緣政治影響力的象徵。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