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黑喵知情》菜鳥編劇養成記:如何在「寵物溝通」田調找到共感?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近期在LINE TV上檔的新劇《黑喵知情》,是國內首部以「寵物溝通」為架構的台劇。首次擔任劇本主筆的謝宗臣透露,寫作過程中的時間壓力是最痛苦的,「寫劇本期間超怕聽到鳥叫,鳥叫就表示天亮了,那就表示從早坐到晚都還沒有寫完。這壓力是無法消化的,因為一拖下去,劇組就被拖延。」

《黑喵知情》光動物演員就超過百隻,除了要寫人的台詞,動物也有,且情緒個性皆要有轉折變化。謝宗臣認為困難處在於,因每一集要有動物跟人的溝通、還要有家人之間的溝通,一寫不好會顯得囉唆、太日常,在描寫感情連結要夠細膩才行。

「前四集寫得很崩潰,因為有很多無法平衡的東西。」他透露一開始因為把故事想得太簡單,尤其該劇另用懸疑主線來橫跨全集,也期望藉由寵物溝通主題,用動物事件來解決人類的問題。「我天真以為可以,因為如果所有事件都經由與動物的寵物溝通來解謎,那麼可能很快就破解。」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從寫手到主筆:謝宗臣的菜鳥編劇養成記

謝宗臣第一部嘗試寫劇本的作品是《新兵日記》,他直言一開始寫就超想轉行,因為學校所學跟業界落差是天差地別。

「在學校寫劇本時,老師會希望你寫一些生活中會出現的對話,當時電視台需顧及閩南語市場,會有一些台語的俚語,當時不了解,還質疑導演真的要這樣嗎?這樣寫真的比較好嗎?」後來他去南部時,才發現有些長輩真的是這樣說話。當時大概寫了半年,謝宗臣才慢慢矯正一些觀念,因為當初質疑的地方,觀眾都買單。隨後寫了一段時間就進了電視台當監製,期間還監製了一齣八點檔連續劇。

他形容八點檔或許跟年輕人有距離,畢竟自己一開始心中也有遲疑,但實際參與之後發現他們有一套很完整的公式——比如結婚一定要出事,或背叛了妻子跟小三在一起,看起來幸福美滿,但幾集之內要讓他們受到報應——若違反這個公式,觀眾就會用收視率懲罰你。

「我突然發現那些強烈的情節其實都沒有違反莎士比亞,若仔細看八點檔內容,在莎士比亞每一個劇作裡都有,並沒有脫離戲劇本質。」但他認為,八點檔的劇本就無法啟用新編劇,因為劇中的主角大部分都已在社會上打滾過一陣子,要求的對話比想像中還要寫實。編劇的生活歷練要夠,若不夠到味就寫不出他們生命中驗證過的事情。

在當了兩三年監製後,謝宗臣還是無法撫平內心的創作慾望,因而走回編劇行業。只是編劇生活不穩定的焦慮仍存在,直至這回在《黑喵知情》擔任主筆,算是在不安中給了一點雨過天晴的成績。但擔任主筆所存在的壓力,是直接面對製作人、播映平台、導演等,壓力之大導致他有時會在半夢半醒間想到要寫什麼,就跳起來坐到桌子前開始苦思。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編劇最重要功課:田調後的自我內化

《黑喵知情》前期的田調功課,對劇本有相當程度的助益。謝宗臣當時田調對象除了寵物溝通師,還有獸醫、立委助理(男主角職業)等,其中對於獸醫的田調,讓他發現了獸醫不為人知的辛苦,包括每天歇業之後,他們還需要在深夜時段去進修上課。「我當時光用三天時間進獸醫院看他們作息就累到不行,醫生都沒有坐下來過。11點上診,到中午休診時,可能也是醫生的手術時間。手術完就接著看診一路到晚上9點,從來沒看到醫生坐下來吃過飯。」

進行田調的對象是小型獸醫院,不同於大型獸醫院有輪班制度,所以他們作息不是拉下鐵門後就結束,因為後續仍要繼續觀察住院動物,等回到家都快11點。有時睡到一半,會擔心住院的動物,半夜起床跑去動物醫院看住院的動物,4、5點回家又再睡。這樣的過程轉化到劇情雖有不同的詮釋方式,但仍能在劇中看見獸醫的愛與辛勞並行在他們的生活中。

該劇另一亮點就是讓動物們說話,動物角色要依不同性格發展台詞,過往較知名的《怪醫杜立德》就把動物當成人,直接對話,但這些動物開口講話後,還能保留多少動物的感覺?也有一種很文青的方式,是動物不開口講話,打字幕在旁邊,很日式的做法,但這樣就無法完整呈現這部戲的初衷。

《黑喵知情》期望融合娛樂節奏和生活趣味,所以要從動物本身在劇中的成長背景來做調整。比如劇中的天竺鼠就是國台語交雜,謝宗臣說「牠原先是阿公阿嬤家的天竺鼠,後來被連俞涵領養,但劇中連俞涵是寵物溝通師,知道天竺鼠到新環境會害怕,牠最想念每天晚上8點一邊吃零食一邊和阿公阿嬤看台語八點檔,所以領養後也陪牠一起看,因此這一段就加了可愛的台語對白。」

不過動物講話還是要符合觀眾的期待,想要看到可愛的貓講出可愛的話來,就不能是大人、韓劇式的配音。導演陳保中說當時劇組後期配音一波三折,初期找了很多專業配音員來,但太專業的配音員來配有一種不自然感,就像看到狗講出韓劇式的口氣,會很怪,所以重新來了好多次。比如劇中黃金獵犬小小必須是小孩又不能很幼稚,最後找了11歲小孩來配音。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黑喵知情》劇照。 圖/LINE TV提供

從生離死別反思生命價值

《黑喵知情》雖以「寵物溝通」為主軸,在發想階段時也了解這職業仍具爭議,不過編劇謝宗臣希望不相信寵物溝通的人也可以看這部劇,至少要知道動物是有自己的內心世界,要想辦法要讓動物舒服。

他舉例在與寵物溝通師做田調時,才知道溝通師大多吃素,「他們不敢經過海產店,只要經過,他會聽到哀嚎,因為水族箱中全是待宰生物。」他把這心境放進劇中,讓男主角在某次飯局,因上了一道活跳蝦,讓他彷彿聽見蝦子叫聲。這一幕除了是要增加趣味,也是一種對生命價值的反思。

另外,劇中免不了講到生離死別。導演定調該劇不要太沈重,盡量維持正面的基調,但觀眾難免會把故事情感投射在寫實悲傷中。編劇謝宗臣認為,現代人會把情感全都放在寵物上,覺得只有寵物需要他、一直陪著他,是一生的夥伴,所以寵物走了之後會完全無法接受。

當寵物走了之後,人要怎麼去處理這個情緒?謝宗臣坦誠,在編劇過程中,這一塊的情感推進是最難處理的。寵物溝通師或許只是一個媒介,謝宗臣希望透過《黑喵知情》提醒喜愛動物的觀眾們,愛被放下後,仍可永存在留心中。這也是他在撰寫劇本過程中,難得學會的一堂課。

(※《黑喵知情》LINE TV、民視即日起每周日晚點10點首播。)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