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殘值》:人的價值與生命,能用金錢衡量嗎?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總是被各種道德價值觀束縛的人們,為了跨過生命窟窿,所逼出的會是人性的醜陋,還是良善的一面?一台車要是使用了十年,十年後的殘值大約僅剩15%至20%;如果放在「人」身上,人的殘值又該如何計算?

公視人生劇展近期以「為黑暗世界點一盞光」為概念,精選《大潮》、《盲人阿清》、《殘值》與《風中浮沉的花蕊》四部作品,藉由探討社會造就的人性黑暗中,如何找回人的價值與希望的微光。目前四部作品已在影展中結束上映,但將陸續在公視頻道播出。

作品之一《殘值》,試圖向觀眾拋出「人的價值到底能不能用金錢衡量」的問題。本片導演詹淳皓,在聽聞國外有「保單貼現」的爭議後,深入訪談保險從業人員,並參考在台灣發生的真實案例,決定以此作為題材,展開拍攝計畫。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人的價值能用金錢衡量嗎?

《殘值》描述擔任保險業務的阿濱(陳竹昇飾)活到40歲,才驚覺自己墜入未曾經歷過的人生谷底。放高利貸的西哥從他身上嗅到了商機,認為保險可以解決一堆爛帳。於是,西哥替借款者買保單,再讓借款者用自己的「一部份」作為交換。阿濱也藉此幫忙處理保險理賠,只要保險金下來,借款者得以還債,西哥也可收到賬款,大家的問題就解決了。

面對老婆婉珍(陸明君飾)要求離婚,兒子(阮柏皓飾)的撫養權還得歸她,阿濱不想放棄這個家,更不想放棄風光的大好機會,畢竟人生若能夠呼風喚雨,總比鞠躬哈腰好太多,有誰不渴望這筆交易?正處於低潮的他從沒想過自己也可以當聖人,只要輕輕蓋個章,就能改變別人的後半輩子,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划算?

在灰色地帶中好不容易燃起一片燈火輝煌,內心的扭曲是否能在作出荒謬選擇之前及時剎車?《殘值》所描繪的人性掙扎,正切中了實際卻又辛酸的人生課題。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人的價值是重如泰山,還是輕如鴻毛?

現實讓人急於快步向前追逐成功,而當名利擺在眼前,誰又真的做到瞻前顧後?在人性貪念的粗鄙面下,他人背後的苦苦掙扎與辛酸無奈,有時甚至可以被當作視而不見。影像可以深入我們生活中接觸不到的底層,挖掘更多的人生悲情;而劇中關於道德的那扇窗,哪怕最後迎來的是良善的光,但這是否就代表,我們對於人生有所醒悟?這其實仍是個問號。

《殘值》中最為亮眼的角色,是丁寧所詮釋的煙花女子。以肉體為生財工具的她,在無數賣笑的背後,是無以計算的酸楚。劇情給了她利用失智的母親來做為詐騙保險金的設定,讓她企圖透過保單詐領金錢,來解決生活上的困頓。在演出上,丁寧從環境、生活壓力、良心和道德等不同層次,步步轉進,帶觀眾直視身處困境的她,如何在無形枷鎖中找回人性殘值。

而這時陳竹昇所詮釋的保險業務員,彷彿就像扶弱濟貧的血性男兒。在人生悲喜關頭下的熱情義助,除了是來自金錢的誘惑,也可能是來自人的良善信念。因為詐領保險金的背後,都將是每個人的生命轉機,與窮潦人生路程的改變。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殘值》劇照。 圖/公視提供

金錢與道德的人性拔河

《殘值》在金錢與道德中進行人性拔河,劇情安排下可能是一場失控的競賽,只是名利加身後的驀然回首,渴望和期待的結局還會一樣嗎?畢竟在道德迅速潰堤之際,人生加分的到底是什麼?是良心難安,還是無可奈何?能不能讓一切重來,回到初心的溫暖?不論結局為何,都正代表小人物在貧瘠生活中的真實樣貌。

編導用詐領保險金的不正當性,除了要讓觀眾看見慾望如何無情地改變了人心,同時也讓觀眾在自我道德良知的批判、以及躊躇蹣跚的尊嚴下,猛然發現那些不堪的現實,提供了檢視自身價值的機會。哪怕最終命運乖舛,或許還能為自己的良善,帶來些許安慰與滿足。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