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靈異劇談的都是人性——專訪《靈異街11號》劇組

簡嫚書與李國毅合作演出《靈異街11號》。 圖/LINE TV
簡嫚書與李國毅合作演出《靈異街11號》。 圖/LINE TV

生命無常的悲愁,反映出人們心中許多的悔悟與脆弱,但關於死亡,仍是大多數人避而不談的問題。正因如此,戲劇常透過生死議題,展現人們如何在矛盾的心結中找到出口。

7月19日將在LINE TV及八大電視播出的《靈異街11號》,是一部大剌剌地將死亡、遺體與靈魂等禁忌話題搬上螢幕的影視作品。

主角的原型是以從事殯葬業數十年的「冬瓜」郭東修先生與兒子「小冬瓜」郭憲鴻為綜合體。郭東修早年混過黑道,後來投身殯葬業,陸續幫助2,000具無名屍入土為安,也因常上電視節目而知名度大增。不過已於2013年9月因肺腺癌過世,享年52歲,他的獨子「小冬瓜」郭憲鴻繼承衣缽,繼續經營殯葬禮儀公司。

編劇劉存菡透露,製作人張庭翡當時就建議她用此真實人物的故事為背景參加劇本創作比賽。劉存菡以推理懸疑為方向,寫成現在的《靈異街11號》。

「推理劇是一種專業,雖然本身就喜歡看這類劇種,但對我來說依然是一個陌生的文本敘事。」她回憶,當時為了寫劇本,不僅向警察朋友進行田野調查,還去上了「金車推理研習營」。即使心中對自己有千迴百轉的疑慮,隔年仍獲得文化部的電視節目劇本創作佳作獎。

「近年類型劇較受青睞,或許就是脫穎而出的原因。」雖然她覺得獲獎需要靠一半運氣,不過當時評審給出「角色塑造擁有戲劇張力」的評價,無疑替她打了她一劑強心針,讓她與製作團隊有動力繼續編修故事。

李國毅與大文在《靈異街11號》中有許多對手戲。 圖/LINE TV
李國毅與大文在《靈異街11號》中有許多對手戲。 圖/LINE TV

回到初衷:面對生死議題,也面對生命中的脆弱

從得獎到開拍,時間兜了近2年才終於啟動。製作團隊找來曾執導公視新創電影《林投記》、《靈佔》等靈異劇情片的洪子鵬擔任導演。經驗豐富的他反轉原先設定的故事架構,將原本以「精神病院」為出發的故事軸,幾乎整個砍掉重練,更花了近半年的時間與編劇互相拉扯、密集討論。

洪子鵬說明,「精神病院」軸線是男主角看到鬼後,對自己產生懷疑,進而崩潰,並被認定精神異常,入住精神病院。這與原型人物中父子深刻情感的差異較大。

他說,「我想回到原型人設的初衷,用戲劇道出人生多面向的脆弱,讓主要角色可以貼近觀眾一點。」劇本變形多次後,終於議定最終版本,講述死而復活的黑道混混被迫接管葬儀社,成為擁有陰陽眼的送行者,而接二連三的命案,竟也逐步解開他自己的生死之謎。

同時,透過描述殯葬業如何處理不同的死亡案件與無名屍,不僅觸及不同的生死議題,也修復了角色原生家庭帶來的裂痕。

然而,劇本的更改也增加了編劇的工作量,編劇要如何取得導演甚至資方的認同?甚至如何消化不斷加乘的高壓?

劉存菡說,「合作過程有衝突才會前進,對我來說這是正向的,包括導演對戲的風格屬於美式,節奏較快,而我比較走傳統情感,互相拉扯的過程對自己而言是一種進步。」

她認為,創作不能為了堅持而堅持、不願變動,而是要找到共同的目標,才能維持戲劇的一致性。「比如原版故事比較屬於用刑案來發動故事線,類型主攻推理,但後端的調整加入了人物情感,把背景挖得更深也完整。」她認為這都是達成共識後的成果。

簡嫚書在劇中飾演法醫。 圖/LINE TV
簡嫚書在劇中飾演法醫。 圖/LINE TV

驚悚懸疑片背後,是關於成長的故事

《靈異街11號》的男主角是「送行者」,女主角是「法醫」,這個特殊組合蘊藏著引燃愛情的微光。雖然沒有偶像劇的愛情基調,愛情在劇中佔比也極低,但編劇與導演都相信,觀眾會隨著故事而怦然心動。

演員李國毅及簡嫚書這回擔綱男女主角,熱血又帶著衝突性的傻氣男生,遇到高冷又面無表情的女孩時,要如何在不高調談愛的類型劇中擦撞出火花,也是這部劇要留給觀眾的全新體驗。

「驚悚或詭異性的影像,加上後面人物成長,雖然故事看似不是溫情片,但其實本質就是一個男孩變成男人的故事。」導演洪子鵬說自己在後製期間,被畫面中演員的表演深深觸動。

他以李國毅為例,「在剪接室裡有幾個同事都不是李國毅的粉絲,覺得他是耍帥的演員,但他們從第一集就認為這不是他們認識的李國毅,到了第二集就說出『他真的很可愛耶!』就像是黑粉轉為腦粉的狀態一般。」他也坦承自己在某一場親情戲的演出,「真的看幾次就哭幾次」。

相較與李國毅第一次合作,洪子鵬其實在6年前,就以助導身份與簡嫚書在電影《大稻埕》一同工作過,這回則是第一次以導演身份共事。

他說,簡嫚書以前是「怪怪美少女」,在群體中屬於觀察者的角色,保護色也比較重,「當時可能讓人有些距離,但這次再見面,或許因為當了媽媽,所以已感受不到那時的距離感,反而會主動分享。」

簡嫚書在劇中演出法醫,不僅特別去上解剖課,私底下也做足功課,看了很多解剖的書。「她完全不需要特別溝通就能精準演出。」他形容,簡嫚書幾乎一講就通,對於她的表演已是完全信任。

李國毅在劇中飾演送行者。 圖/LINE TV
李國毅在劇中飾演送行者。 圖/LINE TV

劇組至殯儀館田野調查,演員現場頭暈

除了嚇人的運鏡手法及特效,對於靈異劇來說,場景也是關鍵要素。洪子鵬指出,這部片的主景是葬儀社,他改建了一處破舊的地下室,設計成住辦合一的空間,「角色回家睡覺時,隔壁房可能有人在誦經,但他一出房門就要招待家屬。」

此外,這個空間有很多扇窗,透射感使得場景看起來大而空曠,窗戶的意念更暗示,靈魂透過窗戶可以看見自己在這裡生死輪迴。

除了地下室和窗戶,片中也安排了經典鬼片必備的長廊。不過導演點明,因為連續劇集數長,不能太常拿這些出來嚇觀眾,「觀眾會疲乏,他們在意的還是來自於對角色的情感認同,靈異感有時只是點綴和包裝。」

《靈異街11號》主軸是葬儀社,當然就免不了相關的田野調查,其中,不可避免的就是殯儀館。洪子鵬回憶,當時看見一具具真實的遺體在眼前,心裡滿是震撼。

「那時到了殯儀館的地下室,也就是存放遺體的冰櫃處,身為導演,得站在最前面,殊不知一旁館內人員突然拉出一個冰櫃,當下我滿是震驚,不過好險拉出來是一個空的。」

但當繼續往一個長廊走去時,引導人員走到一個打開的門邊就停住,當時走到門口一看,他幾乎快嚇死,「是六十幾具的遺體正等著化妝,房間內幾乎是排滿,雖害怕但為了面子,還是要保持鎮定。」除了自己要做足功課,他笑說,當然也要把李國毅拉下水。

有了第一次的體驗後,洪子鵬覺得下次的劑量就得加強,也就是觀看屍體的縫補。「這次就得讓李國毅一起加入,但最初兩人因不熟,所以我只問了『你OK嗎?』他可能還在客套範圍,很難拒絕、只好回應『OK』。」相約了幾次,都因現場工作流程無法觀看,唯一成行的一次,洪子鵬卻有事不克前往,最後只有李國毅自己去現場見習。

「當天他們看的是從山坡跌落受傷的遺體,李國毅還沒看完就扶著牆走了出來,傳訊息告訴我,『這太重口味』。」洪子鵬透露,李國毅當天帶了很多護身符,在現場因太害怕所以摸了護身符,結果一摸就暈,眼前一片天旋地轉。

李國毅與簡嫚書在劇中協助彼此辦案。 圖/LINE TV
李國毅與簡嫚書在劇中協助彼此辦案。 圖/LINE TV

從害怕到學會放下:生命短暫,煩惱都是徒勞

「後來才知道我們其實都會怕,這幾次田調都是震撼教育。」洪子鵬坦承,自己其實對靈異事物有心理障礙,所以劇中的鬼都是乾乾淨淨地呈現,也不放綠光,只在陰暗角落中出現。

他說,「拍這類題材時其實會感到心慌,睡覺時也會做噩夢,有時又覺得會不會有什麼站在門邊看你。」但沉潛下來後,他對生死議題有所改觀,「看到殯儀館工作人員面對一具具屍體,就如日常般地工作,其實都是對生命的尊重。」

不愛看鬼片,卻拍攝多部靈異劇的洪子鵬解釋,這些劇其實講的都是人性,「後來覺得人生就這麼一瞬間,煩惱太多都是徒勞的。」

編劇、導演、演員互相信任,「讓故事慢慢長大」

相較之下,劉存菡雖是編劇,但本身的職業是護理師,所以對於生死議題看得較多。田調時實際去殯儀館看入殮過程,內心算是平靜。同時,也因為她愛看恐怖片,對生命的探索有極大興趣,因此,寫下《靈異街11號》可說是完全對了自己的胃口。

但她感慨台灣拍片十分辛苦,總因為預算問題,讓台劇規格無法超越美韓,只能靠團隊的努力,將品質往上提升。

導演洪子鵬認為,故事軸心確定之後,就必須開始信任劇本,「故事很難在一開始有100分,如同這部戲在磨合劇本階段,就可能要繞一點路後回頭去看,才發現初始的那個故事發展性最好。」

兩人都認為前期一起工作是必須的,達成共識後,讓故事慢慢長大,角色會有自己發展的潛力,尤其許多拍攝期間的化學效應,其實來自於演員。

《靈異街11號》這部戲整體來說,已變成一個集體的創作,當演員投入角色中,人物就更立體,故事力道也就更強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