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國不是敵人?美國百人團聯名信,老派觀點難成氣候

本月初,《華盛頓郵報》刊登一篇由百名美國亞洲問題專家聯署致函總統川普以及國會的公...
本月初,《華盛頓郵報》刊登一篇由百名美國亞洲問題專家聯署致函總統川普以及國會的公開信,備受矚目。 圖/路透社

7月3日,美國國慶前夕,《華盛頓郵報》刊登一篇備受矚目的文章,是由百名美國亞洲問題專家聯署致函總統川普以及國會的公開信。

信中表達現今對中國政策的擔憂,認為面對中國強勢崛起以及高壓的內政,美國必須堅決因應,但是川普政府持續遏制中國,將損及美國、盟邦甚至全球利益,恐怕與美國意圖之目標「適得其反」,甚至導致美國孤立。

中國不是敵人

此題為〈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an enemy)的公開信,混淆了中國與中共的概念,內文脈絡其實是指「中共不是敵人」。其重點為7點主張,要義包括:

  1. 美國必須堅定回應中國令人不安的挑戰,但當前對中政策適得其反。
  2. 不認為北京是經濟上的敵人,或者國安威脅。相信許多中國官員和菁英了解,對西方採取溫和務實合作態度才符合中國利益。
  3. 美國的反對擋不住中國經濟擴張,壓迫盟邦敵視中國將弱化與盟邦關係,最終遭孤立的恐是美國自己。
  4. 美國的最佳回應是跟盟邦合作,創造讓中國有機會參與的更開放繁榮世界。
  5. 雖然北京已侵蝕美國在西太平洋軍事優勢,但軍備競賽並非良策,與盟邦合作維持威懾力方為明智。
  6. 應鼓勵中國參與全球體制,零和政策會刺激北京脫離體制,有損西方利益。
  7. 成功的對中戰略,須注重與其他國家在經濟與國安建立持久的聯盟。

公開信後段指出,「某些人所信不實。針對與中國為敵,華府並沒有共識。」

此信執筆者包括著有《鄧小平傳》的前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主任傅高義(Ezra Vogel)、前美國國務院代理助卿董雲裳(Susan A. Thornton)、主持過中國「最惠國待遇」的美國前駐華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研究員史文(Michael D. Swaine)。

另有95位自稱為學術界、外交界、軍事界和企業界成員參與聯署。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與前處長包道格(Douglas Paal)、歐巴馬政府亞洲政策顧問季浩豐(Frank Jannuzi),以及最近在台灣出書、向來親中反川的哈佛甘迺迪學院前院長奈伊(Joseph Nye)皆名列其中。

縱使聯署人士不乏長期批判中共或者就事論事者,聯署後也不至於會持續力挺中共,但此公開信仍被中共官方視為華府「熊貓派」站隊效忠的契約,公開讚賞。文章刊登當晚,中國央視《新聞聯播》隨即大肆宣揚、重點報導,效率甚高。

此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也肯定「信中的理性客觀聲音和觀點」,強調「中美不是敵人、合作是中美唯一的正確選擇。」「中方堅信客觀、理性、務實的聲音終將戰勝那些偏執、狂熱、零和的主張。」

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確立戰略競爭關係

美國2017年底發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列為戰略競爭對手,這種重大宣示當然不會是草率為之。美國對中國關係已難逆轉,兩國動向持續受到高度關注。

關於此公開信,首先,我認為根據「阿羅悖論」(Arrow Paradox,阿羅不可能定理),對單一主題相關人之「個別偏好」,不能將其總和強加為「社會偏好」,意即不存在「共識」,且近乎共識的範圍為何?所謂美國對中政策「跨黨派共識」只能說是傾向,是過於簡化的假議題,容易被傳媒所誤用,甚至造成政策誤判。

在美國民主制衡機制下,恐怕要看的是中共長期作為,以及近年施政是否符合美國所服膺之原則、價值與利益,甚至地緣政治影響力。這一點認知傾向,目前是跨黨派而且壓倒性的,但同中存異。

其次,在中國對外展現銳實力以及對內高壓統治,甚至「國進民退」的嚴峻市場情勢下,中共並沒有具體收斂壓制以及重返改革開放的跡象,反而濫用科技影響力外銷世界,導致國際強烈不安。

而百人團此番「熊貓派」或者「接觸派」之主張了無新意,可說是歐巴馬對華政策主張的延續,成員也大多活躍於歐巴馬時期與全球化潮流場域,甚至是30年來建構中共惡政的幫手;這些對中共政權的長期綏靖與天真,如今已經遭到大量民意警惕與反對。

老派觀點已非主流

此信聯署者大多是老輩學者,許多年逾古稀,例如高齡89歲的傅高義以及82歲的奈伊,對中國的苦難與崛起多少同情,他們的教科書還在大學書架上,但多已失去執政實務影響力,該等立場在今天美國實務界已非主流。

而今美國政策主流已認為,透過協助中國發展以促使中共傾向西方民主自由價值,已經「不可能」。美國對中共長期試圖信任,數十年來未收到預期效果,反應太慢,鉅額利益也被少數產官學界團夥把持。

而對美國更嚴重的發現是,在中國經濟科技與軍事擴張下,中共對美國明顯的威脅已經遠超過兩國合作的利益。在猛然發覺中共長期進逼後,美國若還要繼續以合作超越競爭,已經近乎幼稚;如今對中國唯一策略只有「施壓」。

我認為不必開「地圖砲」,將公開信百人團貼上非敵即友的站隊標籤,而是從信中「美中不要為敵」的主旨了解美中動態關係,協助台灣找到人物、事件與未來發展脈絡;包括上一代看法與現今主流實務之差異,以及針對中共高漲的警惕意識從何而起。

是以,此百人團公開信的意義遠非改變川普政府與國會政策趨勢,不僅不成氣候,甚至可以殘酷地說,只是上一代建制派與接觸派的老調重彈,試圖為美中重新建構新關係,進行孱弱努力。

百人團之主張了無新意,可說是歐巴馬時期對華政策主張的延續。 圖/路透社
百人團之主張了無新意,可說是歐巴馬時期對華政策主張的延續。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