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令真相死亡的政客話術,是法西斯的前奏曲

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有人嘗試檢視川普的發言,發現他引述的資料有78%都是假的...
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有人嘗試檢視川普的發言,發現他引述的資料有78%都是假的。 圖/路透社

捨棄事實就是捨棄自由。若沒有什麼是真的,那就無人能批判強權,因為再也沒有必要這樣做了。若沒有什麼是真的,那一切就都只是奇觀。屆時,最富之人會買下最炫目的聚光燈照耀自己。

當你不再區分自己想聽的話以及實話的時候,便已臣服於暴政。這種棄事實於不顧的態度可能令人覺得自然而然又愉悅,但代價是你不再是獨立的個體——一切以獨立個體為基礎的政治系統也均將崩毀。

令真相死亡的四種模式

極權主義觀察者們,例如維多・克蘭普勒,曾指出真相會在四種不同的模式下死亡;這四種模式如今的我們皆已親眼目睹。

第一種模式是公開敵視可驗證的真相,視虛構的故事與謊言宛如事實。

美國總統川普經常如此,且次數頻繁、節奏之快。2016年大選期間,有人嘗試檢視他的發言,發現他引述的資料有78%都是假的。這比率之高,使得正確的言論反而像是在邁向全然虛構世界途中的失誤。貶低真實世界的同時,一個與現實相反的虛構世界於焉創建。

第二種模式是薩滿咒語般的語言。

正如克蘭普勒指出的,法西斯風格仰賴的是「無止盡的重複」,旨在使虛構之事狀似合理、違法之事顯得誘人。藉由有系統地使用「說謊泰德」、「騙子希拉蕊」1這些暱稱,川普將某些或許更適合用來描述他自己的特質用來形容他人。

透過在推特上不斷重複提及這些綽號,這位美國總統將有血有肉的人轉化為令群眾琅琅上口的刻板印象。他的造勢大會不斷重複「築起長城!」(Build That Wall)2「把她(希拉蕊)關起來!」(Lock her up)3這些口號並未提供任何具體的政策,卻極為誇張地建立起候選人與支持者之間的連結。

▲ 川普剛贏得黨內初選,影片2:00開始,與群眾一同誦念「築起長城!」(Build That Wall)的口號。

第三種模式稱為「魔術性思維」(magical thinking),或者說是樂於自相矛盾。

川普總統競選時的承諾包括替所有人減稅、清償所有國債、同時增加社會福利與國防支出。這些選舉支票本身自相矛盾,聽起來就像是農夫說他要從雞舍拿一顆蛋,水煮這顆蛋給太太吃,又同時做成溫泉蛋給孩子吃,最後還要把同一顆蛋還給母雞,照看牠孵出幼雛。

只有公然棄理智如敝屣之人,才可能相信如此不實且極端的謊言。克蘭普勒說過一則他在1933年失去朋友的故事,如今將之放在魔術性思維的一環裡思考,聽來真實得讓人毛骨悚然。

當時他教過的一位學生誠心希望他「完全臣服於自己的感覺,且永遠專心想著元首的偉大,不要在意當下的不適感受」。12年後,當一切暴行過去,在德國戰敗已成定局的戰爭尾聲,一名截肢的士兵告訴克蘭普勒:「希特勒從沒說過一句謊話。我相信希特勒。」

最後一種模式是錯置的信仰。

當總統說「我一個人就能解決」、「我就是你們的聲音」時,這正是一種自我造神的現象。當信仰以這種方式自天堂降至地面,就再也沒有空間能容納渺小而真實的個人判斷與經驗了。

讓克蘭普勒感到恐懼的是,這種轉變一旦發生就似乎無法逆轉。一旦真理不再緣於事實而來自天啟,證據就變得無關緊要。戰爭尾聲時,一位工人告訴克蘭普勒:「理解是沒有用的,你要有信仰才有用。而我相信的是元首大人。」

至今仍有許多研究,想了解為何多數德國人在納粹時期對希特勒陷入瘋狂。圖為1933年...
至今仍有許多研究,想了解為何多數德國人在納粹時期對希特勒陷入瘋狂。圖為1933年希特勒對3萬人的納粹部隊進行公開演講。 圖/美聯社

後真相時代:法西斯前奏曲

羅馬尼亞的戲劇巨匠尤金・尤涅斯柯(Eugène Ionesco)在1930年代親眼看著朋友接二連三被法西斯的政治語言擄獲。這些經驗在日後成為他1959年荒誕劇《犀牛》(Rhinocéros)的創作源頭;劇中,相信政治宣傳的人全都變成了巨大有角的野獸。尤涅斯柯就過去的個人經驗寫道:

大學教授、學生和知識分子正一個接一個地變成納粹、變成鐵衛團(Iron Guards)。一開始的時候,他們當然都不是納粹分子。我們大概有十五個人聚在一起討論,尋找對抗他們宣傳的論述。這很困難……隨著時間過去,其中一位朋友說:「先強調一下,我不認同他們,不過在某些問題上我還是得承認他們說得不錯,例如猶太人……」這就是受感染的徵兆。三週後,這個人就會變成納粹。他已被話術擄獲、接受一切,變成了一隻犀牛。到最後,僅剩三或四個人還在繼續抵抗。

尤涅斯柯的目的是幫助我們看清,無論宣傳口號實際上多麼荒誕,信者皆認為其再正常不過。利用荒謬的犀牛意象,尤涅斯柯試圖震撼觀眾,讓他們注意到眼前真正發生的事是什麼。

如今,犀牛在我們腦中的草原狂竄。我們發現自己相當關注所謂的「後真相」(post-truth);而且經常認為這種鄙視經驗事實、建構另類真實的作風很新潮,或很後現代。然而這些現象早在喬治・歐威爾70年前的「雙重思考」(doublethink)4概念中就幾乎都提過了。

「後真相」的哲學思維,完全重現法西斯對真實的態度——而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世界中再沒有什麼能讓克蘭普勒或尤涅斯柯感到意外了。

法西斯主義者對日常生活的真實嗤之以鼻,喜歡一些猶如新興宗教般縈繞人心的口號,比起真正的歷史與新聞,他們更喜歡編造神話。他們利用新媒體的力量——在當時是無線電廣播——在民眾有時間弄清楚事實之前先敲響政治宣傳的鼓聲、煽動人們的情緒。

現在我們所處的時代就如同前述的時代,許多民眾開始對一個有嚴重瑕疵的領導者的信仰,與對於我們所共享的經驗事實之間,產生了嚴重的混淆。

後真相,正是法西斯的前奏曲。

※ 本文為《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第十課,〈相信事實〉,更多內容請參本書。


《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作者: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
譯者:劉維人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19/05/03

《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書封。 圖/聯經出版提供
《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書封。 圖/聯經出版提供

  • 譯注:「說謊泰德」(Lyin' Ted)指泰德・克魯茲(Ted Cruz),共和黨德州聯邦參議員,他在2016年與川普角逐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騙子希拉蕊」(Crooked Hillary)指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民主黨前紐約州聯邦參議員、美國前國務卿。2016年代表民主黨參選總統。

  • 譯注:川普在競選期間屢次表示要在美墨邊界築實體圍牆,阻擋墨西哥非法移民入境。
  • 譯注:此處指「電郵門」(emil-gate)事件;希拉蕊以私人信箱辦公,使國家機密恐有洩漏疑慮。
  • 譯注:雙重思考(doublethink)源自歐威爾小說《一九八四》。書中敘述:「雙重思考就是一個人心中可以同時持有兩種矛盾的信念,而且兩者都接受……一邊蓄意說謊,一邊真心相信謊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