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娛樂至上,真相已死:「抖音」成中共特洛伊木馬?

美國參議院兩黨資深議員23日致函美國情報單位,要求積極調查來自中國的影音社群軟體...
美國參議院兩黨資深議員23日致函美國情報單位,要求積極調查來自中國的影音社群軟體「抖音」。 圖/路透社

美國參議院兩黨資深議員10月23日致函美國情報單位,要求積極調查來自中國的影音社群軟體,「抖音」海外版TikTok,對美國的言論審查以及國安威脅程度。

美國民主黨籍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和共和黨籍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致函美國國家情報總監馬奎爾(Joseph Maguire),擔憂TikTok(下統稱抖音)遵守中共審查政策,限制美國用戶權益,可能成為中共影響外國的宣傳工具,促請調查抖音是否涉嫌不當收集數據、危及言論自由

美國國會關注抖音

許多報導指出,抖音長期審查與過濾對中共不利的訊息,例如天安門事件、西藏、維吾爾族人、香港反送中、台灣等等。兩位參議員甚至警告,抖音可能被用來影響美國明年的大選。

此前,美國共和黨籍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質疑,抖音很可能被中共政府用來審查敏感內容,甚至涉及國安問題,於10月9日要求美國「外來投資審查委員會」(CFIUS)審查2017年抖音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ByteDance)對 Musical.ly 的10億美元併購案。盧比歐指出,「有越來越多證據表明,抖音在面對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市場時,以符合中共指令的標準進行審查。」

CFIUS編制小而專精,為由美國財政部長努慶(Steven Mnuchin)擔任主席的跨部會機構,負責審查涉及外來投資的交易,以確保交易不會威脅美國國家安全。

盧比歐已致信給財政部長,指出「這些中國應用程式越來越常被用來審查內容,而且屏蔽涉及中國政府和中共的敏感議題。」

盧比歐強調,他已要求川普政府全面執行反抵制法,禁止任何美國人、包括中資企業在美國子公司,屈從於「逼迫美企遵從中國政府觀點」。

抖音是款可以上傳和觀看短片的中國影音娛樂社群軟體,於2016年9月上線,在中國爆紅。2017年8月,抖音創辦國際版,以TikTok之名進軍海外。

抖音在全球同樣迅速走紅,在美國已名列最受歡迎的手機App,僅在美國下載就超過1.1億次,就走紅程度而言,抖音是中國社群媒體進軍國際最成功個案,據悉抖音國際版TikTok有5億用戶。

然而,專家與輿論日漸擔心,抖音恐怕成為中國在全球資訊滲透的利器,尤其是將中共審查制度滲透到國際主流社會,尤其對年輕族群潛移默化,灌輸符合中共之意識形態與價值觀。

抖音自清不被取信

對於各界表達對抖音滲透中共價值觀與言論審查之擔憂,甚至美國國會要求情報單位調查,抖音10月25日在其官網站發表聲明,表示中國政府從未要求刪除任何內容,抖音不受任何政府影響,包括中國政府。並且強調「如果被要求,我們也不會這樣做。」「我們數據中心完全位於中國以外,這些數據不受中國法律約束。」

然而,抖音言論審查的惡例太多,而且創辦人張一鳴去年還曾經向中共當局「悔過」,如今再多聲明也難以自圓其說。中共顯然是利用抖音的流行,將中共審查政策滲透全世界。

《華盛頓郵報》9月初曾經報導,在推特搜尋#hongkong,會出現大量香港反送中運動資訊,然而在抖音上搜尋Hong Kong,幾乎都是在香港的自拍旅遊與美食短片,沒有反送中資訊。

抖音受到中共政府控制,內容須經審查,甚至已成為中共針對年輕人的洗腦與宣傳工具。另有許多分析指出,中共當局對於抖音的色情影音浮濫之管制,遠不及對政治敏感議題之管制。抖音充斥著年輕人低俗享樂內容,甚至淪為色情溫床。

今年9月,英國《衛報》也披露抖音的企業內部政策守則,要求網管限制或屏蔽中共敏感詞,包括「天安門」「法輪功」,以及近期香港「反送中」運動資訊。也禁止批評中國社會主義制度。

《衛報》披露文件顯示,抖音總公司將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1998年印尼暴動、柬埔寨種族滅絕等,屏蔽為「無法接受」。而部分審查標準不明確,例如屏蔽約20個國家元首和敏感人物,包括川普、奧巴馬、安倍晉三、金正日、金日成、金正恩、普京、朴槿惠、印尼總統佐科維及印度總理莫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未被屏蔽。

關於台灣話題,則被抖音列入「極富爭議的話題,例如分離主義、宗教派別衝突、族群之間的衝突」,被屏蔽為「只有自己可看到」。

美國職籃NBA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推文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之後,也有美國知名科技分析師於10月8日寫道,在抖音國際版幾乎找不到「火箭隊」影片。

去年中共當局嚴厲整頓短影片社群平台,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是主要苦主之一,其極受歡迎的副品牌,喜劇短片應用程式「內涵段子」,因大量嘲諷時事與當局,遭到中共監管機構批評「導向不正、格調低俗」,勒令下架。

因此,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還沈寂一陣子,後公布「悔過書」公開信,表示「產品走錯了路」「真誠地向監管部門致歉」,悔恨「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張一鳴還向「黨」保證,務必「讓權威聲音有力傳播」。

為了偉大的事業與利益,張一鳴不都已經向中共當局輸誠、向黨「痛改前非」了?要硬對外說自己公司沒有言論審查,那不是自相矛盾嗎?要取信於誰呢?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