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法律戰鼓響起:疫情全球炸鍋,美國各界向中共咎責求償

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NPO倡議組織「自由觀察」創辦人克萊曼(Larry Klayman)。 圖/路透社
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NPO倡議組織「自由觀察」創辦人克萊曼(Larry Klayman)。 圖/路透社

發生於武漢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迅速傳染全球,中共近期加強「甩鍋」卸責,同時發動正向宣傳戰與抗疫物資外交,參酌中共文宣統戰歷史似已不足為奇,然而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克萊曼(Larry Klayman)對此忍無可忍,3月18日發起集體訴訟,指控中共政府、中共軍方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違反生物武器的國際條約,求償20兆美元,約合台幣605兆。

克萊曼目前是律師以及NPO倡議組織「自由觀察」(Freedom Watch)創辦人,他在起訴書指出,病毒雖像是意外洩露,但涉嫌被製作並儲備作為生物武器,可被用來對付敵人,對象不僅限於美國人民。

克萊曼聲明「中國人民是好人,但他們的政府不是,必須受到嚴厲制裁」,並認為中共當局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涉嫌支持國際恐怖主義,不僅違反禁止生物武器的國際公約,甚至涉嫌謀殺美國人。

佛州律師集團控告中共

在此不久之前,美國佛羅里達州4名居民以及某家棒球訓練中心,於3月12日委託知名法律事務所「伯曼法律集團」(The Berman Law Group)律師摩爾(Matthew Moore),在佛州聯邦法院對中國政府、中國衛生部、中國民政部、中國應急管理部、湖北省政府以及武漢市政府等中共各級政府提出民事求償之集體訴訟。

摩爾在長達20頁的起訴書指控,中共從事「超級危險行動」,在武漢建立龐大的「病毒培養皿」,疫情失控之後,中共為了經濟利益以及維繫霸權,隱匿重大疫情,低報確診病例,拖延疫情防控,導致肺炎迅速蔓延全球。

起訴書進一步指控,中共當局知道病毒危險性並且能導致大流行,然卻行動遲緩,未負應盡責任,造成公眾痛苦。起訴書提出多項事證,包括當局禁止通報、隱匿疫情數據、拘捕8名吹哨醫師、舉辦萬家宴活動、武漢P4實驗室病毒外洩等等,強調「被告行為已經造成,並將持續造成人身傷害、死亡以及更多損失」。

起訴書另指控武漢P4實驗室「管制鬆懈」導致病毒流出,或涉嫌有成員在鄰近市場販賣實驗用動物,並指「中國研究人員有此行為,眾所週知,他們並未依法將實驗動物火化」。

摩爾在關於本訴訟的新聞稿指出,中共官員早在1月3日就已經知道新冠病毒會「人傳人」,而且已有病患在1月初因此死亡。

伯曼法律集團創辦人伯曼(Russell Berman)接受美國國家廣播電視(NBC)所屬的西棕櫚灘電視台(WPTV)採訪表示:「這起訴訟是對超級大國的一次挑戰,因為中國在世界引爆疫情大流行,讓美國和佛州的居民,天天面臨倍增的風險跟傷害。」摩爾也表示,倘若全美國受害者都參與訴訟,求償金額可達數十億美元。

美國疫情近日升溫,截至3月25日,確診人數已突破6萬人。圖為示威團體呼籲美國政府停止對伊朗的制裁、共同抗疫。 圖/路透社
美國疫情近日升溫,截至3月25日,確診人數已突破6萬人。圖為示威團體呼籲美國政府停止對伊朗的制裁、共同抗疫。 圖/路透社

政界醞釀法律行動

相對於來自美國民間的指控,美國政界也醞釀相關行動。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歐塔加斯(Morgan Ortagus)3月23日推文特別提及,台灣早在去年底就提醒世界衛生組織(WHO)對疫情嚴加戒備,反觀中國政府卻試圖隱匿疫情,質疑中國在公布疫情的時間撒謊,造成全球性的重大災難。

歐塔加斯強調,中國政府竟然關閉發表病毒基因序列該位教授的實驗室、下令摧毀病毒樣本、要求醫師封口,並且審查民眾質疑當局之言論。針對疫情爆發初期發展許多事件之時序,歐塔加斯呼籲國際社會應該「好好審視這段時間軸」。

3月23日歐盟各國外長以視訊討論疫情,歐洲對外事務部網站公布〈病毒大流行及其正在創造的新世界〉專文,文中提到疫情爆發時間點是非常重要的因素,1月份中國湖北發生疫情,中國官員卻隱暪,導致疫情更加惡化。

3月24日美國眾議院則提出兩黨決議,當日《福斯新聞》(Fox News)報導,印第安納州共和黨眾議員班克斯(Jim Banks)和麻州民主黨眾議員莫爾頓(Seth Moulton)共同提案,要求譴責中共當局對肺炎的錯誤措施,加劇疫情大流行,包括故意散佈錯誤訊息、淡化疫情風險、拒絕與國際衛生部門合作、對醫生和記者進行審查、污衊病毒源自美國、驅逐外籍記者等等。

該提案還要求WHO秘書長譚德塞收回對中國的誤導性讚美,並引用英國南安普頓大學研究指出,中國如果提早三週展開抗疫行動,全球大流行可以減少95%。

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也提案要求量化疫情危害程度,建立對中國的賠償機制,並且呼籲各國公衛官員展開國際調查,追究中國加劇疫情大流行,對美國以及全世界的傷害。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海洋法與政策教授拉斯卡(James Kraska)則撰文指出,各國可藉由國際法對中國政府或者是中共的行為提告。拉斯卡以2002年中國隱瞞SARS疫情為例,為避免重蹈覆轍,當時WHO在2005年通過《國際衛生條例》,特別提到若涉及SARS等類似疾病,成員國有義務在24小時內共享訊息。中共當局在疫情防控初期已有違反此法律之嫌。

中共當局也許可以不理會上述這些指控與訴訟,但是伯曼法律集團顧問對記者表示,有經濟方法可以迫使中國政府遵守法律程序,包括針對銀行帳戶管制或與美中協議掛鉤。

此外,原告有權向法院申請主張對被告在美國財產進行假扣押,而且向法院提告之後,法院必須對肺炎病毒系列問題展開真相調查,其過程與結果勢必持續成為全球輿論關注焦點,這些法律原則都將迫使中共當局面對現實,中共如果惡搞,恐怕插翅難逃。

疫情在全球延燒,美國各界人士紛紛提告或要求中國政府必須對延遲通報、散布錯誤訊息等行為負責。圖為美國民眾在超市外排隊等待購買物資。 圖/路透社
疫情在全球延燒,美國各界人士紛紛提告或要求中國政府必須對延遲通報、散布錯誤訊息等行為負責。圖為美國民眾在超市外排隊等待購買物資。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